朱婷海外过第三个春节:训练比赛作伴 不忘给黄晓明点赞

腾讯体育讯(文\叶珠峰)“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春节是一个可以暂时放空自己、安心享乐的黄金假日,但也有许多游子因为打拼事业无缘回到家中,中国女排头号球星朱婷便是如此。在来到“女排NBA”土耳其超级联赛打球后,朱婷已经渡过自己在海外的第三个春节了。虽然过年氛围比不上国内热烈,但在海外与枯燥的训练比赛作伴,她并不孤单……

赢球给春节送大礼 不忘给黄晓明点赞

大年二十八前后,在中国国内上班的很多人都已经“放羊”了。很多一线城市的游客会选择前往“网红”旅游胜地伊斯坦布尔。这座横跨欧亚大陆的都会中,博斯普鲁斯海峡西岸的“欧洲区”更受全球游客青睐。为讨好中国游客,不少繁华地段的商家也会挂上灯笼,营造一些“年味儿”。

然而这些“年味儿”,与朱婷无关,起码从她自己家周围环境来看,朱婷很难体会到过春节的氛围。她住在海峡东岸的“亚洲区”,没有什么旅游景点,白天街道上相对冷清了许多。其次,自己还要应对繁重的训练、比赛任务。因此,朱婷不会休息,更不会与国内一同处在休假的“节奏”上。

大年二十九,朱婷仍要比赛,瓦基弗银行长途跋涉参加客场对阵吕尼费尔的联赛。作为“明教”铁粉,朱婷赛前特意给偶像黄晓明点个赞,之后的比赛中,瓦基弗银行干净利落脆地3局完胜。朱婷收获“大礼”后心满意足,火速回伊斯坦布尔家中休息调整,准备迎接除夕的到来,哪怕除夕下午,朱婷还要与全队进行备战欧冠的训练。

调整期间,朱婷抽空主动给小家“制造”了一些过年氛围。厨房门被朱婷挂上了“年年有余”的字符,大柜子门也被贴上了红色大“福”字。

听说朱婷要过中国春节,瓦基弗银行队友都充满好奇心跑来问她:“朱,1月1日新年和中国新年有什么区别啊?”“为什么每年中国新年的日期都不一样?”这可难倒了朱婷,一想到“农历”、“除夕”这些词,真不知道该如何用英语描述其传统文化和典故。朱婷表示放弃去解释了,打趣称:“你们知道今年2月4日是Chinese new year就好了,Happy Chinese new year!”

从大年初一开始,朱婷依然在与训练比赛相伴,面对腾讯体育的采访都要再三抽时间进行,紧张程度可见一斑。大年初二2月6日,瓦基弗银行有欧冠比赛,正月初六2月10日,瓦基弗银行将面临浩克银行女排的挑战。

除夕夜没那么想家 科技拉近的距离

朱婷有一个小遗憾,今年春节没能与爸爸妈妈一起过。“我本来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把爸妈都接到土耳其过年,跟他们也都提了这个想法和计划。后来家里人一合计,既然大姐和二姐过年都能赶上点儿回家陪爸妈,大家也就懒得再折腾出国了,想着过段时间再来。”

唯一在异国他乡陪伴朱婷渡过除夕夜的,是餐饮赞助商派来的“厨师姐姐”。趁着下午自己去训练的功夫,厨师姐姐精心准备了两道凉菜、5热菜1汤、附加一例水果拼盘的丰盛“年夜饭”。朱婷结束训练回家后,又与厨师姐姐一起包了些饺子下了吃,就算是“相依为命”过了年。

俩人还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央视网络春节晚会,刚一开机朱婷就惊呆了:“主持人撒贝宁、高博他们竟然都是人工智能虚拟出来的,太神奇了。”看节目的过程中,朱婷也开始在自己的各个微信群里发声,跟家人、郎平指导和中国女排的队友们依次拜年,发表情,抢红包忙得不亦乐乎……

回忆起往年的春节,朱婷也是在感慨,自己的感受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产生了一丝变化。她还记得,以往家人除夕会在一起拍一张全家福合影,以往全家人除夕忙得热火朝天,自己因为个子太高“笨手笨脚”帮不上忙……而现在,她的思乡情却稍微寡淡了些。

“头一次来土耳其过年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嘛,当时觉得自己还挺孤单想家的。但现在科技也真是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毕竟随时随地都可以跟爸妈视频连线,爸妈也知道我平时都在干啥,也不会特别操心我的生活。我在这边训练、比赛比较专注,想家真的还好。”朱婷笑言。“我给爸妈转账发红包了,以前每年爸妈过年还会给我红包的。”

还有很多快乐,可能一去不复返,成为了尘封的记忆……朱婷回忆起,当年在河南青年队时,与队友一起过年的疯狂举动。按队里的要求,大家要一直坚持训练到除夕。“其实我们心里早都长草了,就琢磨着去哪里玩。”大年初一的时候,朱婷和几个队友跑去郑州郊区的一家滑雪场滑雪。“大家都是图新鲜,不会滑,结果摔跤摔得四仰八叉的,大家互相拍照,嘲笑彼此,这应该是我最疯狂的一次过年了……”

扛着俱乐部国家队向前走 焦虑中求个稳字

春节不休息,2019年全年,朱婷恐怕也没有太多时间休息。因为比赛一项接着一项,眼瞅着,2020年就是东京奥运会了……

朱婷简单回顾了一下去年至今年的比赛,透露了队伍发挥起伏较大的原因。在朱婷看来,“累”就是最主要的因素。“其实从去年来看,我们队(瓦基弗银行)因为都是各个国家的主力,打世锦赛就已经很累了,回到俱乐部一直在比赛也没歇着,所以球队有疲劳的积累,发挥有起伏也都是正常的。我自己也一样,最疲惫的时候总感觉手臂酸疼,吃饭胳膊抬不起来。当然,排球运动员每年都会遇到这样魔鬼的一段时间。”

眼下,朱婷无暇顾及其它,精力要集中放在土耳其联赛、杯赛、欧冠三条战线上。三项赛事,瓦基弗银行都有可能遭遇最大的拦路虎—伊萨奇巴希。与金软景的对抗势必要引爆新一轮话题圈,朱婷只希望自己保持状态,在比赛中贡献出优质的临场发挥即可。

再向远望去,除了俱乐部比赛,朱婷还要率领中国女排踏上世界杯卫冕之旅。东京奥运资格赛也将展开,中国女排将同土耳其、德国和捷克队争夺奥运会入场券。现在的恩师古德蒂到时候又要成为朱婷的“死敌”。

中国女排正进行新老交替,朱婷作为队长肩上的担子千斤重。郎平就曾直言,里约奥运会时中国女排有惠若琪、徐云丽和魏秋月,那时的朱婷只需要专心做好自己就行。而现在,朱婷是队长,她需要更加有耐心,带着队友一起前行。

12年前,朱婷首次接触排球,一个生肖轮回后,朱婷希望自己的2019年不要那么冒进,想求一个“稳”字:不要受伤!保持稳健的临场发挥!为此,朱婷通过去跟主教练古德蒂“撒娇”,换来了部分轮休。“我是亚洲人,体质和欧美人当然是不一样的啊。”

外界都认为朱婷如日中天,收割各项荣誉,但朱婷自己却时常会感到焦虑。她看到女排队里的很多老队员因为伤病,能力发挥不出来,或因为伤病被迫退役。朱婷也会害怕1994年出生的自己,会以同样的方式过早地被1999年出生的孩子淘汰。“从排球来说,‘稳’可以稳定军心、稳定大局;而从我自己整个人生或者家庭来说的话,我更希望把‘稳’这方面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