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 预计今年还有两次加息

  这是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开始紧缩货币政策以来的第七次加息,也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加息。

  腾讯证券讯 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机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于美国东部时间周三下午2点(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点)公布了货币政策声明,决定将基准利率的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从此前的1.50%到1.75%调高至1.75%至2%,符合市场广泛预期。这是美联储自2015年12月开始紧缩货币政策以来的第七次加息,也是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加息。

  美联储公布的联储官员利率预期中位值点阵图显示,八位联储官员预计今年全年加息四次或更多,3月公布的点阵图显示持这一预期的官员有七人。这意味着,联储决策者预计今年还会有两次加息,将年内合计加息四次,明年将共加息三次。

  声明指出,美国就业市场已继续增强,经济活动一直都在稳健上升。最近几个月以来,平均而言就业增长一直都很强劲,失业率已有所下降。考虑到已实现及预期的就业市场状况和通货膨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上调至1.75%到2%。

  在此次会议上,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全体委员均投票支持其利率决定。

  日前美国公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都为美联储可能在此次货币政策会议上启动今年以来第二次加息提供了支持。美国实体经济活动二季度强劲增长,失业率低至3.8%,这已经触及了3月美联储SEP的水平,快于美联储的预期,且薪资增速同比增长2.6%,处于稳健态势;美国4月核心PCE物价水平同比增长1.8%,逼近美联储2%的目标。

  美联储6月货币政策声明的全文如下:

  自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5月份召开会议以来所收到的信息表明,就业市场已继续增强,经济活动一直都在稳健上升。最近几个月以来,平均而言就业增长一直都很强劲,失业率已有所下降。近日数据表明,家庭支出的增长已有所加快,而商业固定投资则继续强劲增长。按12个月基础计算,整体通货膨胀与扣除粮食和能源以外项目的通货膨胀都已变得接近于2%。整体而言,长期通胀预期指标基本保持不变。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正在依据其法定使命来寻求培育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预计,进一步逐步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将符合经济活动的持续扩张、强大的就业市场状况、以及从中期而言接近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2%对称目标的通货膨胀。经济前景的近期风险看似大致平衡。

  考虑到已实现及预期的就业市场状况和通货膨胀,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上调至1.75%到2%。货币政策立场仍将保持宽松,从而为强大的就业市场状况和通货膨胀持续重返2%提供支持。

  为了判定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未来调整的时机和规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对有关其最大就业目标和对称的2%通货膨胀目标的已实现和预期经济状况进行评估。这种评估将把一系列广泛的信息考虑在内,包括有关就业市场状况的指标、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指标、以及有关金融和国际形势发展的读数等。

  在此次会议上投票支持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货币政策行动的委员有: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副主席威廉·杜德利(William C. Dudley)、托马斯·巴尔金(Thomas I. Barkin)、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W. Bostic)、莱尔·布莱恩纳德(Lael Brainard)、洛丽塔·梅斯特(Loretta Mester)、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K. Quarles)和约翰·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星云)

  中国央行是否会跟随“加息”?

  自2016年以来,除了2017年6月美联储加息,中国央行并未跟进以外,历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后,央行都上调了以公开市场操作(OMO)、中期借贷便利(MLF)等为代表的政策利率予以跟进。从具体操作看,通过定向降准置换MLF或是最佳的政策选项。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表示,“从利率的绝对水平和汇率来看,中国长期没有‘跟随加息’的必要,尤其是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反而应该支持利率市场化,但短期的确可能通过提升公开市场利率来应对美国加息,哪怕是5bp。”事实上,中国央行“加息”包含两层意义,一是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二是指以逆回购、MLF等为代表的货币政策工具操作利率。近两年来,后者成了央行主要的价格调控工具。

  主流观点认为,相较于海外央行,中国货币政策的目标众多,“因此不能一味地参照西方进行价格型调控,降准(数量型调控)和公开市场利率调整(价格型调控)更要相机决策。”盛松成表示。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加息与否需权衡考虑目前内外部因素。“中美利差和人民币汇率是外部因素,对我国央行会否加息有一定影响。但国内经济基本面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扩内需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成为经济金融工作的主要目标,内部环境制约货币政策收紧,加息面临的压力较大。”他进一步指出,央行可能会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5bp并结合MLF等进行流动性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期MLF的质押范围扩大,一定程度上使得短期内再次大幅降准的预期有所降温,但各界认为降准的必要性仍然存在。

  6月,有2595亿元MLF到期,三季度将有7015亿元MLF到期。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测算,前期降准释放的9000亿元用于偿还MLF到期量的资金将逐月部分置换到期的MLF,这一置换时间将持续到明年4月,但绝大部分资金(将近8000亿元)将在今年5~9月这段时间内置换完毕。

  新兴市场不能承受之“重”

  在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路径中,除了加息,美联储还拥有缩减资产负债表这一“大杀器”。同时由于大规模减税和财政支出增加,美国财政部需要“海量”发债填补漏洞,进一步吞噬了美元流动性。这两方面因素叠加,成为了新兴市场不能承受之重。

  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于2017年10月启动,缩表将采取停止到期资产再投资与主动出售中长期国债和抵押支持债券(MBS)相结合方式。预计整个进程超过5年。分析机构预测,从去年10月开始,美联储起始缩表规模为每月100亿美元,预计今年10月前,缩表规模将达到每月500亿美元水平,并于明年12月达到1万亿美元的规模。有观点预计到2020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规模将从原有的4.5万亿美元控制在3万亿美元左右。

  彭博数据显示,去年10月美联储资产负债规模为4.47万亿美元,而6月最新规模则为4.319万亿美元,8个月的时间缩减了1510亿美元。与加息将提高资金成本,抑制贷款活动相比,“缩表”相当于美联储“停止印刷”货币。换句话说,美联储将债券资金从美国政府手中收回,而不是将其重新投资于债券市场。美联储称此举为“减少过剩流动性”,而这种过剩流动性势头的转变,将导致新兴经济体外汇储备增长放缓。

  与此同时,由于美国政府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导致其财赤不断增加,美国财政部被迫进行“海量”发债填补漏洞。据预测,美国财政赤字今年会超过8千亿美元,并于明年逼近1万亿美元,美国财政部今明两年的发债额都将逼近1.2万亿美元。一季度美国财政部就发行了近5000亿美元国债,较此前预期超出近500亿美元。仅在本周,美国财政部又发行了逾1580亿美元国债。

  日前,印度央行行长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称,导致新兴市场资产近几月来被不断“血洗”的原因不是美联储连续加息,而是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使美元融资吃紧,以及美国财政部大幅增发美国国债,进一步吸走金融市场的美元流动性。文章呼吁,美联储需把美国增发国债的因素纳入考量,调整缩表速度,以平衡美国政府借贷大增而吸走的这部分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