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关:实验室冰箱里的玫瑰花

  印象中北方的女子更重视情人节。

  她们在电话中说,情人节呀,你怎么过呀。

  怎么过?南方的天气一件单衣一件外套地在街上徜徉,只是花在这天特别地贵。

  北方不一样,寒风凛冽,花那么难得,男生站在楼下瑟缩地等,环境恶劣方显出感情弥坚。于是北方女子纷纷在那么冷的情人节被感动,鸟一般地投向爱的怀抱。

  几乎不记得情人节这回事,一年四季,南方的鲜花像青菜一样地好买。

  况且青黄不接的年纪,不再容易感动。

  记忆中有过穷朋友提前买回含苞欲放之玫瑰,预备在情人节送给心仪的女孩。

  当时天气转暖闷热,那束玫瑰跃跃欲开。

  他急了,师兄师妹们都在一旁出馊主意,让他将其包上保鲜纸放到冰箱里。

  次日,他拿着自我们实验室的冰箱中取出的那一大把含苞欲放去赴约,说着准备好的台词,终于达到理想中的预期效果。

  曾在电话里告诉北方的女生们这桩南国“冰镇含苞欲放”的公案,她们在那头骇然,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就是这样,电影里的浪漫也全都是预先设和排练。

  但凡有人肯花这一番心思来讨你欢喜也不容易,或许在某时某刻真的用心在意过。

  不过说的也是久远之前,那时候送花还不算套路,花也少见。

  换成今天,最贵的鲜花,女孩们也自己买得起。

  嗯,别嫌她形式主义和落俗,别嫌他送的花不好和笨拙,多年以后,也许会想起些什么,也许,就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