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阅读理解中“一道诡异的光”,它又双叒叕来了……

  巩高峰近照。新经典文化供图

  中新网北京11月18日电(上官云)时隔数月,大家还记得今年高考语文结束后,上了微博热搜的“草鱼”吗?这源自浙江省高考语文试卷中一道阅读理解题,选文描述了农村家庭吃鱼的经历,末尾写到“现在,它早死了,只是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该题要求赏析文章结尾,那道“诡异的光”难倒了一众考生。原文作者巩高峰也因此意外走红。

  11月,巩高峰出版了全新的小说集《父亲的黑鱼》。有趣的是,其中一篇小说中,仍然写到了鱼,使用了“诡异”一词,令提前读到的人感叹,“一道诡异的光”又杀回来了!对此,在接受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专访时,巩高峰说,自己真不是刻意使用“诡异”这个词儿,“对当初的走红,现在还是觉得有点懵”。

  省下生活费买书的“文学青年”

  有位作家曾经说过,热爱写作的人大多也都热爱阅读。这话对巩高峰同样适用。从小学起,他开始读经典名著,“最初没意识到读名著的意义,就是觉着看这些书,显得自己喜欢文学”。

  《父亲的黑鱼》立体书封。新经典文化供图

  他还记得,陈忠实的《白鹿原》一度“洛阳纸贵”,“中考完去县城,跑了好几个书店都买不着。后来在合肥书店里看到一整个书架上都是《白鹿原》,如获至宝。当时我能把每个月的生活费省下一点买书”。

  “我喜欢毕飞宇、阎连科、莫言、余华的作品。”巩高峰承认,这潜移默化影响了自己的写作风格,“我现在写的文章,说是小说,小说性又不太强;说是散文,也不太像,可能就是因为想把这些大作家写作的优势都吸收进来,形成了现在杂糅的文风”。

  不过,当年的“文学青年”巩高峰有点懒,直到现在,在写作方面都不是特别拼命,“我有一些朋友,每天要求自己必须写够多少字。我是状态不好的时候,能一两年一个字不写,我的‘文学路’,有时完全靠灵感撑着”。

  28块钱稿费“刺激”出专栏作家

  说到巩高峰的“文学路”,他最初迈步的原因颇具喜感。

  巩高峰生活照。新经典文化供图

  “读初中的时候,会订一些课外读物。我看完后,觉得自己能写,就悄悄投稿。”巩高峰的处女作投给了一家报纸,报纸名字相当接地气,叫《农村孩子报》,“竟然真发表了,还给了我一笔稿费”。

  攥着28块钱稿费,巩高峰很激动,“那是1994年,28块钱意味着啥?尤其农村,我们一个学期学费才50块钱”。拿着这笔钱,他给正准备结婚的姐姐买了个礼物,“她特别开心”。

  因为发了一篇文章,本来成绩平平毫无存在感的巩高峰成了学校的名人,每天有好多读者来信,“这事儿特满足虚荣心:原来作文写得好有这么好的鼓励,就开始写了”。

  由于工作原因,巩高峰的写作中断了一阵子。但等稳定下来,又开始想动笔。他说:“2005年秋天,我尝试写小小说,还是不自信,感觉驾驭不了大的框架跟题材”。

  生活中的巩高峰很随和。新经典文化供图

  一边工作,巩高峰一边给杂志写专栏、随笔,多见于《三联生活周刊》《南方人物周刊》《青年文学》等,慢慢地开始有人称其“作家”。他说,除了自己喜欢写作外,那真是有点儿被当年投稿成功“刺激”出来的。

  无意间走红“有点懵”

  从2005年到现在,巩高峰写了12年小说,大多数都是不温不火。直到2017年高考,他早些年的作品《一种美味》被选为浙江高考语文阅读理解题。

  《一种美味》讲了一个农村家庭吃鱼的经历。只是,这道大题最后两道小题的问题,让许多考生苦不堪言,“理解《一种美味》”、“文章结尾赏析”,该文章结尾是“现在,它早死了,只是眼里还闪着一丝诡异的光。” 无数考生不理解,鱼眼睛里为什么就发出了“诡异的光”。

  “那天我正好在扬州大学做活动,回到酒店打开微博,一下发现上午刚发的微博好几万评论转发。”正摸不着头脑的巩高峰收到朋友发来的截图,“他们说,快看,你跟‘草鱼’都上热搜了”。

  巩高峰在签名的时候画了一条鱼。上官云 摄

  意外走红的巩高峰到现在都有点懵,“有人看我小说比较多,还分析说我就是喜欢用‘诡异’这个词儿,但我真没什么印象了,最初就是想给文章留白,让大家有思考的空间,没什么特殊意义”。

  说起当时网上考生的吐槽,巩高峰说完全理解,也不介意自己的文章选为阅读理解题后被阐发出新的含义,“我的很多文章被选入过语文试卷,早就脱敏了,随意评论不会介意”。

  写作仍是生活之外的精神追求

  走红之后,出版机构主动联系巩高峰出书,像小说集《父亲的黑鱼》、《一种美味》,以及《再见了,青春》系列三部曲……巩高峰自嘲,“成了网红,对我生活工作倒没什么影响,但估计是让出版社有了点儿信心”。

  巩高峰说,写作是他生活之外的精神追求。新经典文化供图

  “《父亲的黑鱼》所选文章比较关注现实,有的是我个人或者身边人的经历,通过小说技巧描述出来。篇目搭配挺有可读性。”巩高峰坚持要选入12篇文章,“因为到今年,正好是我认真写作12年,我想让文章数跟这个年数吻合,有点儿仪式感”。

  有了名气,很多人觉得,巩高峰可以考虑当一名专职作家了。但他没这么想过,“写作属于生活之外的精神追求,我对文学没啥野心,就是喜欢写,写的时候开心,写完了有成就感”。

  话虽如此,但巩高峰还是在内心埋藏着一个期待,“我希望在小说创作方面有突破,最终成为小说家。如果说具体点儿,那就是希望能像莫言、余华那样,写出更好一些的作品。当然,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