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武袭击求生:他身带12瓶解药 却仍未逃脱神经毒剂谋杀

  《吉林日报》今天开始刊载核武器防护常识,用一整个版面图文并茂来向读者进行国防教育,体现了我们民族未雨绸缪的危机意识。不过,仅仅考虑核武防护,距离全民民防教育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作为核生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另外一个重要成员,化学武器成本更低廉,使用更隐蔽,致死性更迅速,需要丰富的识毒经验、熟练的急救技能才能挽救遇袭者。今年2月,一位男子在马来西亚的机场被人用不明毒剂袭击身亡,而最令人惋惜的是,男子随身还携带了足量的解药,但由于现场的混乱延误、缺乏训练和经验等因素,解毒剂最终却未能发挥作用。

  《勇闯夺命岛》中的VX毒剂,足以杀死数十万旧金山居民,堪称穷人和叛军的核武器

  为防不测他随身带解药

  这位护照姓名显示为金哲的男子被化武袭击的地点正是在吉隆坡机场大厅内,两名分别来自越南和印尼的女子受人雇用,将沾有VX神经毒剂的毛巾投掷在金哲面部,致命的液态毒剂分别通过皮肤、眼角膜和呼吸道进入受害人体内发挥作用。虽然受害人紧急联系机场安保人员求救,但仍然迅速出现流涕、步履蹒跚直至休克的症状,并在两个小时内宣告不治。

  受害人步履蹒跚,黑色背包里其实装有解毒针剂

  日前,马来警方公布了一些最新的细节:受害人早已预备了12支阿托品注射液,就放在随身携带的黑色双肩背包里,但不知何故却未能及时进行注射。

  根据说明书来看,阿托品是一种本身带有毒性的抗副交感神经药物,能够抑制或者刺激中枢神经系统作用。很多人去眼科配近视眼镜时,医生会用一点阿托品眼药水来放大瞳孔。这种作用效果,恰好和神经毒剂对神经兴奋传递机能的破坏效应相抗衡,因此阿托品被用来针对神经毒剂以及剧毒农药的解毒。

  神经毒剂进入受害人体内后,通过循环系统迅速遍布各个器官,从面部、眼睛、血液到尿液都有检出,由于未能及时注射阿托品解毒,其大脑、肺部和肝脏都严重受创。

  由于图片过于惊悚,只能用图示来讲解神经毒剂的流涕症状了

  解毒剂必须实战训练

  受害人身携阿托品针剂,但未及注射就丧失了意识,可见化武的高效致命,堪称穷国的核武器!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看,临床用的解毒剂针剂,本身也存在致命缺陷:它并不适合紧急情况下的野战急救。受害人需要在眼神模糊、肌肉失控、呼吸停顿乃至大小便都开始失禁的情况下,取出注射器、装好针头、敲开针剂玻璃瓶、抽取准确剂量的药剂,然后才能给自己进行注射,要知道这一系列操作即便健康常人也不大可能手脚麻利地完成。

  给活人打针常人不见得能下手,电影《低俗小说》中杀手给中毒患者注射肾上腺素要鼓起十二分勇气

  为了给民防部门和军队提供一种便捷的解毒剂,欧美医疗企业提供了各种解毒剂自动注射器。最典型最常见是北约的Mark1型解毒套装。这款解毒剂套装包括两支自动注射器,一支为0.7毫升/2毫克剂量的阿托品注射液,另一支为2毫升/600毫克的解磷定注射液。

  1号为阿托品,2号为解磷定,依次注射

  1-2-3,就这么简单

  这两支注射器都用压缩弹簧做动力,使用非常简便,只需拔掉保险盖,用注射器头部顶在大腿或臀部肌肉厚实、没有神经和骨骼的部位按压,针头会自动弹出刺穿衣物和肌肉,将解毒剂注入人体。

  自救的注射位置在臀部上侧,要避开神经和骨骼

  互救的位置类似

  苏联时期也有类似的防化解毒剂,但原理上类似用压缩气体做动力注射

  自动注射器有明显的优点:预装剂量准确,不会因为过量带来副作用;且能隔着衣物直接注射,毕竟生死关头必须争分夺秒。

  战争并非儿戏,即便解毒剂如此易用,军民在配备这些解毒剂后,还需要用模拟器材反复进行大量操练,以尽可能挽救自己和他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