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们说,我们对你的兴趣是:观看他人如何使用工具

  以前,体育杂志每期会推出大幅的新鲜美女照,足球宝贝之类。

  赏心悦目啊,亲爱的宝贝,这几乎是我这种体育白痴拿起体育报纸的唯一理由——看别的那也得我看得懂才行。

  不过听说最早推出美女照的时候有些读者还不高兴。体育报纸……98﹪都是男读者吧?体育报嘛又不是少林寺,读体育新闻还读成了少林寺主持高僧了你,听上去未免很不对劲。

  由来体育比赛现场美女如云,田径、篮球、网球、赛车……理由——其实所有赛事全都是为她们准备的,其他的男性爱好者嘛,你要么下场比赛去,要么你就是沾了美女的光才有比赛可看。

  事情是这样的,咱们大可以把现在漂漂亮亮的田径赛场移到大草原上去,把美女们变成猿人时代的美女,不过还是宋世雄老师的画外音:“标枪铅球比赛开始了……”

  美女们肯定觉得标枪铅球冠军最最最性感了——以后打个野兔什么的肯定没问题,俺们愿意和他生个娃儿!

  标枪铅球冠军也高兴得要命——苦练了那么久我容易吗我,终于可以找个美女替我生个娃儿!

  然后短跑长跑比赛也开始了,美女们觉得冠军们也不错不错真不错——哎呀那位帅哥跑得比兔子还快哎,嫁给他以后咱们家的小人儿就天天有肉吃啦!

  而冠军们向美女们求婚的致辞则可以是:“俺可以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为你天天撒腿就跑……逮兔子/狐狸/黄鼠狼!!!”

  进化之树上,所有同类竞赛均为求偶而举行,赛场上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你怎么可以想象在体育竞赛场上可以像玩麻将似的搞个“缺一门”?

  同样,怎么可以想象报道体育赛事的报纸上没有美女?

  那太无趣变态了。虽说那是物化女性的陋习,但面对参差多样的价值观,好像也不必一概愤慨。

  亲爱的宝贝,真高兴见到你,虽然同为女性,不过,科学家们说,我们对你的兴趣是:观看他人如何使用工具。

  本文文字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