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黄河炸堤以水代兵对不对?百姓流离失所吃光树皮

  作者:山野

  黄河,是中华的母亲河。然而,这条河在历史上经常泛滥成灾。

  史载,从公元前602年到1949年,黄河大改道7次,平均每10年决口4次。特别是从民国以来,堤防失修,为患更甚。

  历代王朝都高喊治河,但官吏以此作为一条苛敛门道。清代以来,官吏渎职更甚。当时流传说:“广州的洋务,扬州的盐务,开封的河务”,都是发财致富的美差。

  (一)

  图注:奉命炸堤的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汤恩伯。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长驱直入,1938年5月19日包围了徐州。

  蒋介石百万大军仓皇突围西移,日寇跟踪追击,6月5日攻陷开封,郑州危急,武汉震动。

  谁知,蒋介石为阻拦日军西进,采取“以水代兵”的战术。他命令汤恩伯在黄河南岸郑州至中牟之间的花园口、赵口两处挖掘河堤,企图以此阻挡日寇前进,水淹日军。

  蒋介石没有料到,这道命令,带来了一场巨大灾难。

  数千年来,黄河沿岸的人民群众不断修筑大堤,把大堤修的十分坚固。奉命炸堤的工兵连夜挖掘,多次爆破,都没有把大堤炸开。蒋介石接连3次问责:“为何大堤迟迟不能炸开?”

  蒋介石或许没有料到后果。大堤炸毁后,刹那间,滔滔黄河水带着浑浊的泥沙,犹如万马奔腾,把沿途的村庄、庄稼、树木全部吞灭,美丽富饶的中原大地出现了大面积的黄泛区。

  图注:逃难的百姓。

  河南、安徽、江苏3省40多个县市,3000多平方公里的田园变成了一片汪洋,900万亩耕地被淹没,90万人的性命被吞没,上千万人流离失所。三省中以河南灾情最重。据地方史记载:河南扶沟县原有987个村庄,受灾后只剩下91个村;灾前人口315500人,灾后只剩67100人,水灾死亡达到80600多,逃亡达到169800多人,房屋几乎全毁,牲畜几乎全死。中原人民不仅饱受日本鬼子的野蛮掠夺,又面临国民党人为制造的灾难。伴随着这一场灾难,还间接地导致了惨绝人寰的“1942”。

  国民党河南省社会处1947年3月编印的《河南省泛区灾况纪实》供述:“当时……悲骇惨痛之壮,实有未忍溯想,间多登树登屋,浮木乘舟,以侥幸不死,因而仅保余生,大都缺衣乏食,魄荡魂惊。其辗转外徙者,又以饥饿煎迫、疾病侵夺,往往横尸道路,填委沟壑,为数不知凡几……每多以含毒野菜及观音粉充饥,食后面目浮肿,肌肤绽裂,便秘脱肛,伏地惨呼……厥壮之惨,未忍卒述。

  到了这个地步,老百姓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图注:滔滔黄河迅速淹没村庄。

  图注:黄泛区日军逼迫中国乡民拉车。

  (二)

  到了1946年12月27日,蒋介石为了便于进攻解放区,再次下令在花园口堵口,让黄河水在破烂堤防中自由泛滥,蓄意淹毙冀鲁豫三省解放区军民。我解放区军民虽说全体动员,紧急救险,仍造成严重灾害。

  至于当地肆意掘堤的事,前后竟达10次之多。如1940年5月,国民党“泛区游击支队”阮勋阴谋水淹当时在敌后与日寇作战的我淮阳支队,就在西华县的郭屯挖开了黄河堤,致使三四十个村镇没入水底。

  黄河泛滥还留下许多祸根:泛区原有的几条淮河支流——疑河、贾鲁河、沙河、洪河等,在十年黄泛期中,洪水带来的泥沙,已把这些河流和附近的湖泊洼地统统淤高,许多地方淤高了2~3米,特别是各条河流注入淮河的水口,多数被堵塞,之后便造成了1949年和1950年淮河流域接连的两次大水灾。

  泛区自1938年起的十年间,灾难频仍。1942年大旱,赤地千里,庄稼无收。接着又发生蝗灾,蝗群过后庄稼及树叶被吃得精光。更凶残得还有汤恩伯部队及当地的“游击队”(实为土匪),故而河南人民有“水、旱、蝗、汤”四大害之说。

  图注:花园口决堤,间接导致“1942”,百姓只得吃树皮。

  (三)

  1947年8月,刘邓大军挥师大别山,通过黄泛区时,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幅幅凄惨的景象:遍地泥水,草木萋萋,房舍无踪,白骨露野,千里不闻鸡叫,惟闻野雁悲鸣。

  邓小平和随行人员向战士们讲述了1938年蒋介石下令炸毁黄河大堤带来的惨痛,说这是蒋介石欠下人民的一笔血债!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挺进中原,早日打倒蒋家王朝,解救全国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