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全面接管去哪儿 明星高管空降任CEO

  合并后的去哪儿战略定位一直较为模糊,同时,美团在中低星酒店领域的迅猛发展给了携程系压力。激烈竞争之下,携程试图大力改造去哪儿以御敌。

  (资料图)

  《财经》记者 刘一鸣/文 宋玮/编辑

  “去哪儿应该要被携程全面接管了。”在收到人事调动内部邮件后,一位去哪儿员工对《财经》记者说。2017年12月6日,去哪儿发布员工内部信,携程高级副总裁陈刚任去哪儿CEO,原CEO谌振宇升任去哪儿董事长。

  “现在正值携程与去哪儿合并两年,去哪儿到了一个转折点。”上述去哪儿公司人士表示,“新CEO上任后,将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新任CEO陈刚在给去哪儿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现在,增长是去哪儿的唯一目标。当所有外部因素变化时,应该首先问自己是否做的足够好,而不是将问题归因于其它。”

  陈刚此前任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地上交通业务群CEO,在其带领下,火车票SBU高速发展成为地上交通业务群。陈刚是携程内部较有创业基因的高管之一,他把火车票SBU业务带出了巨大流量,并且成为了携程内部的明星项目。

  此外,受携程董事长梁建章和CEO孙洁颇为重视的创新工场体系,亦是陈刚一手带起来的。携程上一次发现自己变得臃肿、缓慢时是在2013年,当时携程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刚结束6年的学术生活,临危受命重掌携程,而携程彼时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落后,连续5个季度多项财务指标持续恶化。

  梁建章曾表示,他回归后发现,阻碍携程发展的,正是之前老化的庞大组织管理机制和创新血液的缺失。自此,梁建章大力推行事业部CEO制,把公司的组织机构分成一个一个小的事业部(BU)。

  为适应互联网行业的快速变化,梁建章在2016年再次退隐前,为携程引入了创新工场机制,在内部孵化“Baby Tiger”。由于携程的大流量导入,创业公司一般需要18个月试错,但在携程内部6个月可见分晓。在携程APP首屏,除了机酒外,全球购、景点玩乐、美食林,以及再往下的微领队、行李寄送等等都是携程的“Baby Tiger”。

  “如果各项指标做的好,‘Baby Tiger’在携程APP上宫格就能提升,如果做的不好就去掉。”孙洁在此前的采访中对《财经》记者说,“这不是一个革命的过程,而是一个进化的过程。”

  “2017年的去哪儿非常需要新鲜血液。”上述去哪儿公司人士说,“今年上半年庄辰超由于创业便利蜂项目,带走了一批技术、产品人才,同时也有一些员工在集团内流动去了途家。”

  多位去哪儿公司人士都对陈刚履新寄以期望,此前去哪儿内部有一种悲观观点:去哪儿以前的灵魂就是庄辰超,他走了以后去哪儿就再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所有企业文化都是以前留下来的,没有人去挑起新的大梁。

  “但陈刚是携程内部的新星,这几年升得很快。”上述人士表示,他如果能为去哪儿注入创新的活力,可能会扭转局面。

  2015年10月,携程与去哪儿合并,2017年3月去哪儿从纳斯达克以44.4亿美元退市,去哪儿随后人事大调整,由于庄辰超离去,由谌振宇任CEO,同时担任集团创新人才委员会主席;去哪儿总裁杨海俊同时晋升为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集团公关关系和政府关系;原去哪儿网平台事业部CEO甘泉晋升为携程集团CTO。

  彼时,德意志银行下调去哪儿评级,其认为由于去哪儿与携程的业务高度重合,即使随着竞争下降,市场推广支出费用减少,但业务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如果携程要求去哪儿走差异化路线,其转变仍需较长时间。

  自2015年12月31日起,携程合并去哪儿财务报表,但随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亏损,并且在2016年Q1出现了15.8亿元的巨亏。同时,由于合并同类项,去哪儿机票、住宿预订两大业务收入环比增速明显下降。

  据一位艺龙公司人士透露,携程、去哪儿、艺龙正在整合酒店后台数据库。以前三家都有自己的供应商体系,有不少重合部分,整合可以削减市场费用,但这项整合至今依然在进行。

  “携程对去哪儿的整合没有特别激进,给双方都留足了空间。”一位去哪儿公司人士表示,合并后的去哪儿微观定位一直不是特别清晰,除了重合度高的业务外,各个事业部都还在摸索自己的方向,很难说出3-5年后,去哪儿会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执惠旅游分析师王延超对《财经》记者说,被收购后去哪儿的发展从属于携程大战略,去哪儿实际上是携程在低线级城市阻击美团的一个布局。来自携程的高级副总裁担任去哪儿新CEO,一上任便公布三四线城市酒店业务保持80%同比高速增长,反映了这一点。

  同时,这意味着,未来去哪儿和美团将在中低星酒店领域以及门票、度假产品领域,会有更直接的竞争。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对《财经》记者表示,陈刚在携程内部把火车票和汽车票做起来了,他到去哪儿任职亦会加强大交通的力量,去哪儿的定位也将更加综合。

  “当去哪儿经历了几年前指数型增长的阶段,又经历了灵魂人物庄辰超和一批高管离职的震荡,再想实现二次增长就需要寻找到一个强力的业务点,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也是陈刚能给去哪儿带来的最大贡献。”一位从去哪儿离职的行业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