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老人突然性情大变六亲不认!来深一查结果惊呆了

  在老伴眼里, 70岁的史先生(化名)一直都是一位性格温和、头脑精明的伴侣,但不知为何,从2017年7月开始,史先生突然间精神错乱:一会儿变得淡漠,一会儿又胡言乱语,有时还暴跳如雷,甚至认不出家人。

  2017年9月,史先生在家人的陪伴下辗转千里从山东老家来到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就医,医生们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发现史先生的病根竟是早期肺癌。经过多学科医生们的联合救治,最终史先生不仅精神康复,还积极进行了早期肺癌的治疗。2017年11月中旬,精神状态恢复正常的史先生顺利出院回家。

  据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副顾问医生肖海兵介绍,史先生患的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脑炎,脑炎是由早期肺癌引起。全球对类似病例的报道仅有几十例,中国内地仅有十几例。

  辗转千里赴深求医

  史先生家住山东,今年刚满70岁,身高超过1.8米。在老伴的眼里,史先生一向身体硬朗,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平时里每天接送孙子上下学,和老伴一块买菜做饭,生活幸福美满。

  然而,这一切从2017年7月开始发生改变。突然间,史先生性情大变:对家人变得冷淡,漠不关心,胡言乱语,时不时没有缘由地暴跳如雷,连家人也不认识了。后来还出现了癫痫发作。老伴和他的子女们连忙将史先生送进了当地县医院治疗,但却没有查出病因。

  听闻父亲的病情,长期在深圳工作生活的大儿子赶忙返回山东,将父亲接到了深圳,就近送入离家不远的一家医院看病。经过颅脑磁共振扫描检查,医生发现史先生大脑内负责精神、智力的区域出现了大片发炎的病变。在史先生的血液和脑脊液样本中,医生发现了一种少见的自身抗体——GABABR抗体。医生认为,这种异常的“GABABR抗体”对史先生大脑细胞产生了杀伤,导致脑炎。这种脑炎被统称为“自身免疫性脑炎”。经过一轮抗病毒、免疫球蛋白、激素等治疗,史先生的癫痫症状逐渐得到控制,但仍然处于意识糊涂、精神错乱的状态。为了确保史先生的人身安全,医护人员不得不将其束缚在病床上。

  眼看着史先生每天在病床上喊叫,他的几个子女忧心忡忡。史先生的老伴更是每日以泪洗面。为了查明史先生的病因,一家人多方打听,了解到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在自身免疫性脑炎治疗方面有过不少成功的案例。于是, 2017年9月中旬,家人将仍然处于精神错乱状态的史先生转入了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进一步治疗。

  罪魁祸首竟是早期肺癌

  鉴于史先生病情疑难,接诊他的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副顾问医生肖海兵立即组织科室内的医生开展病情研讨。考虑到史先生患病前有吸烟史,结合以往对脑炎的诊治经验,医生团队判断史先生的“GABABR抗体型-自身免疫性脑炎”有50%左右的几率是由于潜在的肺癌引起。

  然而,史先生之前就诊过的两家医院都已经为史先生做过肺部CT的检查,影像报告并没有发现史先生的肺部有癌症。但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医生们分析,有一种特殊的肺部肿瘤——“小细胞肺癌”,在癌症早期的CT检查中有可能漏诊,如果使用PET-CT检查则更容易发现。

  家属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史先生完成了PET-CT检查。不出所料,PET-CT检查显示史先生的肺部和纵膈有一个很隐蔽,但生长非常旺盛的肿瘤样病变。

  至此,医生们通过分析抽丝剥茧,终于找到了史先生的病根:史先生肺部有潜在的早期癌症,这种癌细胞与他脑部的神经细胞有相似性。然后,这种早期癌症激活了史先生的免疫系统(淋巴细胞),导致史先生体内的B型淋巴细胞生产出“武器”(即GABABR抗体),试图杀灭肿瘤细胞。但是,在与早期肺癌细胞的“斗争”中,GABABR抗体错误地识别并攻击了史先生的脑细胞,脑炎就此发生。

  多学科联合诊治显成效

  基于对病因的分析,港大深圳医院神经内科为史先生制定了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注射B淋巴细胞清除剂。而且,史先生这一个案可以不采用开胸手术,而是由呼吸内科医生在病人全身麻醉下(因史先生当时精神状态异常,无法配合局部麻醉),经过气管插入支气管镜,在超声探头引导下,对肿块进行穿刺活检。

  在麻醉科顾问医生许学兵、驻院医生夏恒夫的支持下,呼吸内科顾问医生许建名、副顾问医生荣磊成功实施了微创活检手术。几天后,史先生肺/纵膈的肿块被病理证实为“小细胞肺癌”。而这种癌症在早期阶段使用放疗、化疗,效果都很好。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肿瘤科、神经内科联合为史先生悉心治疗,病人奇迹般地恢复了清醒,行走、言语接近于正常,并与神经内科医生团队愉快地合影留念,2017年11月中旬,精神状态恢复正常的史先生顺利出院。

  采写:南都记者李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