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交系地产人事大调整 要赶超保利和中海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凤玲

  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中交集团获悉:中交地产董事长吴文德辞去公司董事会所有职务。继任者可能是中交房地产集团总经理蒋灿明。蒋灿明此前在深圳拥有20多年的房地产经营和管理经验。

  绿城中国和中交地产为中交集团的房地产投资和运营平台,中交地产围绕一带一路以及三四线城市发展房地产业务,在西南地区多有布局,绿城中国以华北、华东、华中为主。

  未来可能的分工是,宋卫平和曹舟南联席管理绿城中国,蒋灿明管理中交地产。

  近来中交地产人事变化频繁,2017年中交地产高层人事变动超过18项,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董事、副总经理等重要职位均有变动。

  大规模人事变局的背后是中交地产系希望迎头赶上中海、保利等地产龙头央企,急需要新鲜的人力资源血液来撕开战场。

  “从品牌、规划设计、产品、物业等综合角度方面,绿城并不比保利、中海差,母公司中交集团也是世界500强,中交集团在基础设施方面拥有强大优势,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有着天然的联系,所以中交地产系在央企地产里做到前2名,不是天方夜谭。”中交系内部人士说。

  绿城中国执行董事曹舟南曾表示,要是硬挑绿城有什么缺点,那就是绿城现在缺大量的土地储备资源。

  该中交系内部人士说,集团层面未来会给予充沛的资源支持和权限支持,“其实已经给了,今年绿城重返北京、上海都是经过集团层面授意的”。

  10月以来,绿城中国先后在宁波、杭州、北京、成都、南通、济南等城市夺地10余宗,增加土地储备过百万平方米,支出土地金额近300亿元;中交地产在亏损的情况下,依然斥资近61亿元分别在佛山、成都、重庆购入大量地块,中交地产获得的土地资源,项目规划设计、物业等将交给绿城来做。

  保利前11个月销售额2742亿元,绿城前11个月的销售额为1230亿元,中交地产还处于亏损状态,中交系要赶超中海地产和保利地产等龙头地产央企,除了热血之外,还需要更多的土地储备资源、资金资源和销售渠道资源等。

  这位人士介绍,目前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雄安新区的交通规划方面,总共6家主要参与单位,其中5家参与方是政府部门,国家发改委、交通部、北京市政府、河北省政府、雄安新区政府,只有一家企业主体,就是中交集团。

  这位人士认为,这是绿城中国之后在雄安新区以及京津冀地区扩展土地储备的良好基础。

  在集团内部,中交地产在西南的土地储备也需要整合绿城资源,例如项目规划和物业等,而项目周边的基础设施可以由集团支持。此前的重庆中央公园就是一个这样的案例。

  按照中交集团层面的规划,这种资源整合模式也可能复制到海外市场,“在斯里兰卡、毛里求斯等国家,交通规划会听取我们的建议,我们未来也可能在这些地区发展房地产,销售面向当地需求,海外国家给集团带来的利润大约是30%,中交出海是比较成功的。”该人士分析。

  规模一直是房企的追求标准,手握2个地产平台的中交也不例外。

  中交集团层面人士直言,中交的规模、地位有目共睹,但净利润比不上恒大,更别提和利润王中海地产对比了。中国交建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是1901亿元,净利润只有66亿元;恒大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是1879亿元,净利润是188亿元。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字是,绿城中国上半年营业收入104亿元,净利润是13亿元,营业收入不足中国交建1/30,净利润却占了中国交建的1/5。

  中交系若要从规模上追赶保利和中海,核心抓手是绿城,绿城的几大股东核心诉求可能并不统一。

  “具体诉求点有差异正常,追求规模、利润和品质之间也并非完全矛盾,可以通过资源整合、制度安排、运营能力实现三方面最大公约数,从心态上要调整,大家都是一家人,而不是关着门比较自己追求的性价比、回报率等。”前述中交人士表示,从现实条件来说,利润可能追赶不上中海,但只要各方统筹好,从规模上,赶超中海地产和保利地产,是有可能实现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