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歌曲》不需要墓碑

  2018年1月10日,《通俗歌曲》杂志通过微信公号发布了休刊和注销企业的公告。

  30年历史的《通俗歌曲》是中国最后一本尚在坚持的音乐类杂志,在纸媒凋零的今天,它的休刊真正的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30年历史的《通俗歌曲》为什么说没就没了?

  虽然从官方公告也好,网友的猜测也好,再加上最近针对娱乐圈的“消失”事件越来越多,人们总是倾向于猜测《通俗歌曲》的休刊是上层的压力。

  但实际上可能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所谓的“一问责、八清理”中,唯一能对的上号的一个理由,是“对政事政企政会职责不分、谋取不当利益问题进行清理”,《通俗歌曲》杂志挂靠在河北省艺术研究所下,属于事业单位管理企业,所以在清理范围内。

  所以《通俗歌曲》的休刊,也许并没有那么多内幕可言,更何况在移动互联网都已经开始侵吞互联网流量的年代,纸媒早已经是日薄西山。

  纵使是《通俗歌曲》自称杂志没有亏损,但在各大媒体纷纷转型的时代,看看通俗歌曲杂志公号月更的推送和每篇几百的阅读量,你还是很能推断出它在如今还能有多大的影响力。

  在滚堂编辑部内部(除了杨主播以外,全部都是90后的一个硬核乐迷群体),我发起了一个小小的投票,竟然有将近一半的人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本杂志。《通俗歌曲》在如今互联网大潮中的尴尬地位,可见一二。

  回望这些年倒掉的那些音乐杂志,从《音乐天堂》到《重型音乐》,再早一点的还有《朋克时代》,它们无不在停刊之前经历了发行量和影响力的滑坡。

  《重型音乐》的期号停留在了54期

  在那个互联网还欠发达的年代,每一个年龄大一点的乐迷都必然有这么一两本每期必买的杂志,因为在那个年代,这是你唯一一扇可以了解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音乐的窗户。

  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首先是我们不再需要乐评人来告诉我们哪些碟可以买,哪些碟不用买了,因为打开播放软件自己听一下就好了,完全没必要去啃那些写得弯弯绕绕的乐评文章;然后是我们也可以选择自己想看的东西了,而不是买一本总有那么一些内容你不感兴趣的实体杂志。

  至少,不管你订阅的是摇滚天堂还是摇滚客,你只要打开手机就能随便戳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了,何必再为此专门跑一遍报刊亭呢?毕竟我们现在已经连吃个饭都懒得下楼了呀!

  时代总会淘汰掉一些东西,听重型音乐的人更多了,但这救不了《重型音乐》;草莓音乐节开到了全国各地,也照样供养不下一本实体的《摩登天空》;而越做越小众的《Hit轻音乐》,更是把自己作死在了牛角尖里。

  在相应的纸媒倒掉之后,唯一两个以新媒体的形式存活下来的,其一是《音乐天堂》,凭借着众多老粉丝的捧场,两款音乐天堂的蓝牙音箱销量还不错,音乐天堂的微信公号也保持着断断续续的推送。

  另外一个例外则是《我爱摇滚乐》,2015年经过了一番难看的撕逼以后,在原来杂志社里资历尚浅某段得到了头人XZ的点头许可,接下了爱摇这块金字招牌。

  虽然自某段接手爱摇以后,不生产原创内容,专接广告捞金就已经招致了不小的争议,但之后这个号好歹是活了下来,只是爱摇这个IP,已经从有趣+有料,变成了转发+广告。

  爱摇公号日常:一条转载+N条广告+低俗标题党+某段自己的卖碟帖

  我们都喜欢怀念以前的时代,就像伍迪·艾伦在电影《午夜巴黎》中借剧中人之口说:“自以为活在过去会更幸福,是幻觉之一。”在电影里,一直念叨着“黄金年代”的主角无意间穿越到了海明威、毕加索、菲茨杰拉德和达利的时代,却发现这些大腕们怀念的是更加古老的文艺复兴。

  是的,假如时光倒回到那个音乐杂志百花齐放的年代,一切也不会变得更好,在那个时代的杂志上,其实也照样充斥着大量粗制滥造的文字和人所不齿的行为,比方刘浪在《我爱摇滚乐》上急不可耐地与PG和AB划清界限。

  从未有人把落井下石写得这么大义凌然

  哪个时代都不会比上一个时代更坏,就音乐而言,我甚至敢说现在这个时代没准被上一个时代更好。

  在网上流传了一个上古时期的老段子,说是“听盯鞋这种音乐的人很少,全中国不超过300个”。

  这话今天听起来确实挺搞笑的,但是如果倒回到20年前,在那个人们还得靠盗版碟才能听到国外音乐的时代,你手头能拿到两张Wu-Tang Clan甚至Megadeth都已经算很不错了,所以,像盯鞋这种小众的风格,在那个年代全国只有300人听,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归根结底,属于《通俗歌曲》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甚至于属于自媒体的比赛也都已经到了九局下半。对于很多“转型”的纸媒来说,如果直到最后都没有学会在微信公号里用15号字和图片居中对齐,甚至还坚持着首行空两个字,大概也就意味着并非时代抛弃了他们,而是他们抛弃了这个时代。

  《通俗歌曲》是上一个时代美好的回忆,但《通俗歌曲》并不需要一个十万加的大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