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91的绝地反击和贾跃亭回国说

  整理 | 都保杰

  微信 | ai_xingqiu

  网址 | 51aistar.com

  此一时彼一时,贾跃亭为自己的造车梦差点窒了息。

  说实话老贾的目光还是不错的,现在看来押宝智能电动汽车并没有什么趋势判断性失误,但不太懂行的他终究低估了造车的难度,这个产业是PPT和生态化反驾驭不了的。

  记得2前年,乐视正火,年底儿还登上了一则春晚前的电视广告,片中那个底气十足的男人正是贾跃亭,他说“只有被99%的人嘲笑过的梦想,才有资格谈那1%的成功。蒙眼狂奔的我们向更美的生态世界前进,乐视,让我们共享生态世界!”除了耳熟能详的乐视生态理念,更抛出了那辆炫酷吊炸天的FFZERO1 ,犀利的造型如同贾跃亭决定造车的决心。

  FFZero1是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2016年1月CES上发布的超跑概念车,那一届CES展上,FF宣布与乐视超级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同时FFZERO1真车首次公开亮相成为舆论的头条,一度让老贾兴奋了好久。

  负责FF研发的副总裁Nick Sampon曾透露,FFZero1拥有1000马力,最高速度超过200英里/时,0到100公里加速是2-3秒以内,轴距2.9米,宽度2米。对比同行,这颇有点蔚来汽车EP9品牌策略的感觉,先打响品牌和性能实力牌,再寻思量产上市,这样的发展思路似乎差不了多少,只是造车之前乐视的摊子铺得太大,且老贾并没有李斌动辄几百亿规模的融资能力,以致后来乐视转瞬间崩了盘。

  去年的1月6日,也是一届CES,FaradayFuture(FF)在拉斯维加斯的万众瞩目之下发布了首款量产车FF91,除此,还荣获了2017CES“汽车类最佳产品”奖,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称FF91将电学、汽车、计算机、人工智能、智能硬件、互联网等六大领域融为一体,堪称跨界诞生的新物种,相比造车新势力同行依旧是焦点中心的存在。

  眼见他高楼的起与落是旁人的笑柄,下周回国贾跃亭成为行业吐槽的梗。CES2018,对于还未完全窒息的老贾来说可能免不了会有点心酸,在拉斯维加斯的阴雨天中,过去一年饱受舆论的影响,“不良借款人”“老赖”成为难以摆脱的标签,负面登上了《纽约时报》,高层人才相继离职、企业资金链严重断裂,FF91甚至都未拿到CES的入场券。

  与隔壁喧嚣的盛会形成强烈反差,这届CES期间,FF91在展会附近的一家酒店举办了小型的试驾活动,这是FF91首次公开上路,正是处于车生低谷,但据官方强调,此次试驾仅限于体验其外观、动力,内饰部分禁止排照。预计将于今年一二季度公布车辆的内饰,第三季度发布车联网系统,能把车辆性能做起来已经是强弩之末,内饰估计还停留在非常简单的结构化设计层面待整体优化,计划于2018年年底能完成小批量交付依旧有可见的难度。

  曾经承诺“负责到底”“专心造车”的贾跃亭,从去年7月4日飞赴美国之后一度音信廖廖,直至甘薇回国代夫偿债,这绝对是真爱。

  1月10日晚,贾跃亭转发FF91官方微博时写下一句话:“感恩实现梦想道路上支持的力量”,记得上次发布微博还是在1月2日,为回应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通告,文中透露FF融资已经取得重大进展,目前有好多工作需要其来推动不能回国,以保障FF91量产销售和按时交付。FF91的量产可能性再次回归,但具体量产计划能否落地和兑现仍值得商榷,按照法拉第未来公开的时间节点来看,2018,决定老贾造车梦的成败。

  法拉第未来相关负责人表示,资金问题已经正在缓解,75%的供应商已经恢复供货,但对于资金来源,官方拒绝回应。在试乘现场,原乐视超级汽车副总裁的吕征宇出现,据悉他已从乐视离职转至FF,作为核心高管负责品牌、市场、运营等工作。据他向媒体表示,FF91的研发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甚至是目前最接近量产的一款智能汽车。

  而与此同时,国内的债务窘境依然令人瑟瑟发抖,日前,27家供应商在零下10度的北京再次去乐视大厦搭起帐篷蹲点儿,致信甘薇贾跃民希望和他们展开对话,解决债务问题。并表示,他们从2016年11月份开始讨债,在乐视大厅坚守了200多天,多家公司状况艰难,期间倒闭数家,几乎每家公司都抵押房产、高息贷款来维持运营,窘况不堪赘述,已严重影响到公司经营状况,波及家庭,没有钱这个年是没法过了。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最后一块翻身阵地,专心于FF91的贾跃亭交出了一份怎样的答卷?不少媒体、业内人士试驾完汽车对于FF91评价还颇高,直言“FF这一年耽误的真是太可惜了”,车确实是好车。

  据媒体报道,此次提供的试乘车辆为FF91的全黑磨砂版,车型长5.25米、宽2米、高1.598米,轴距3.2米。设计方面,采用了对开门设计,车门采用隐藏式按压按钮,通过按压的方式实现开关门。此外,FF91取消了车内和车两侧的后视镜,以多个摄像头替代,在车内原先属于后视镜的位置是一款显示屏,实时显示车前后左右四个方位的车外画面。

  据参与试乘的人士透露,车身的尺寸很大,车内的空间宽裕,在转弯加速和直道加速过程中,有明显的推背感和失重感,车辆起步相当迅速。根据法拉第未来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FF91搭载了130kWh的电池组,EPA标准下续航里程可达608公里,最大输出公里率783KW(1050马力),0-96km/h加速仅需2.39秒,比特斯拉Model S P100DL的2.7秒更快。

  若数据属实,则意味着FF91性能能跻身目前量产电动汽车一线水平,且外观设计看上去审美也是没啥问题,虽然原型车露出的很早但依然算很前卫,整车倾向于最近流行的SAV(运动型多功能轿车)概念。

  量产车最大的难点还是车厂量产,FF91在这方面可谓是跌跌撞撞。2015年12月,FF宣布在位于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建设工厂,总投资额为10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对内华达工厂的年产能规划是15万辆,投资额将达10亿美元,后来几度曝出因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迫停工,现在内华达工厂建设已暂停,产能缩减到1万辆,新厂址改落于加州汉福德,2017年8月揭幕,预计2018年初开始大范围机器迁入工作,2019年能开工生产。

  法拉第未来方面曾对媒体表示:“内华达的土地仍然归属我们,是我们买来的,一起工程的地面项目已经完成,已经具备生产建设的条件,不过二期工程将会延迟进行。目前公司的所有精力都用在了Hanford工厂。等到后期产量需求上升后,我们就将启动内华达工厂。当然,启动的时间需要和内华达市以及州政府一起来评估。”

  工厂的停工也让内华达政府无可奈何,州长办公室发表声明称,法拉第未来的10亿美元投资只有完全到位才能拿到州政府的资金奖励。“州政府一开始就看到了该工厂带来的机遇与风险,即使法拉第未来无法完成工厂建设,也不会对内华达州的纳税人产生实质性的伤害。”州政府在声明中写道。

  去年,内华达州财务部长丹·舒尔茨质疑过贾跃亭的疯狂扩张计划,他认为这种靠借贷快速扩张业务的模式无法长久,评论说“这座工厂就好比皇帝的新衣。”

  无论怎么说,归根到底,旧债加造车的压力还是没钱的问题。于是日前还发生了一件令人唏嘘的事,酷派集团1月4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出售酷派8.97亿股份,价格为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买方为威日创投有限公司。此次出售后,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成为酷派最大股东。据分析,该笔交易的价格较贾跃亭当初的入主酷派时缩水了65%,但考虑到贾跃亭资金方面的状况,这次忍痛割肉也在预期之内。

  因为FF主体在国外,一定程度上避开了国内媒体的狂轰滥炸,另一方面,这家新兴车企也成为了一个难以摸清的谜团,外界只能捕风捉影去了解这家神秘兮兮的公司,就像读一本刑侦小说,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的一份调查显示,FF公司在全球范围内19家与之相关联的公司。

  对外界来说,能公开获取的信息是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个人投资的公司,贾跃亭是控股股东和主要财务支持者,但贾跃亭说的话经过几次信任危机之后还是面临不少质疑压力,FF公司背后的股权关系和实际控制权总能激起人刨根问底儿的欲望。

  于是,一名叫做CHAOYING DENG的关键线索人物被挖了出来,其中文名为“邓超英”,2014年4月便开始担任FF公司行政副总裁,她最初在19家公司的注册文件里多被列为“秘书”,但2016年下半年以后,她开始在多家FF系公司担任CEO职务,而邓超英的个人履历更多体现在电影业,曾担任北京新画面影业海外总代表,后来担任乐视影业美国驻洛杉矶总监,“秘书”、“电影”、“造车”,扑朔迷离不过如此,也让整个剧情更加跌宕。

  其实,相比较眼瞅着FF汽车和贾跃亭被一片口水唾沫星子淹死,很多人作为看客也在等待着一个跳脱常理的桥段,那一幕,可能是贾跃亭开着他的FF91回来了北京,他打开车窗,露出一丝微笑,在车水马龙令人窒息的空气里,更懂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更明白这个市场的爱恨冷暖,也终于能够嬉皮笑脸面对没钱的难。

  那是2018年,生态化反之后,《跃亭·贾》第二季开播,用心讲一个你爱信不信我在好好造车的故事。

  如果你是

  AI行业人士

  如果你想了解最前沿的AI技术和场景应用

  一网打尽AI界前瞻科技和深度报道

  如果你想持续拉升逼格

  欢迎关注AI星球,并转发朋友圈为我们打Call哦~~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们创造优质内容的不竭动力~送你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