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韩国军情报告:军政龃龉暗流涌动 密集演习被批作秀

  2017年,随着朝鲜半岛安全环境日趋复杂、微妙,韩国军力建设又走过了一个多事之秋。

  高层人事:军政龃龉 将领更迭

  2017年5月10日,韩国迎来了新总统文在寅。虽然前任“老板”朴槿惠因亲信干政事件已黯然“下课”,但韩军高层依然按步骤执行前者在任时积极推进部署“萨德”系统的既定政策。

  5月30日,文在寅惊悉除部署庆尚北道星州郡高尔夫球场的2辆“萨德”发射车外,又有4辆发射车被秘密运入韩国境内,下令对其再议部署,以缓和与邻国的紧张关系。经过调查,发现是国防部长韩民求等军方高层故意瞒报。

  实际上,韩国出现这种军政龃龉、政令不行的情况并不奇怪。文在寅很快出手反击,将韩民求免职,于7月14日任命宋永武为新防长(第45届国防部长)。

  宋永武1949年出生在韩国忠清南道论山市,韩国海军士官学校27期毕业,历任韩国海军第2舰队第2战斗团团长、第1舰队司令、韩国海军本部造舰团长、韩国第26届海军参谋总长等职。他曾因在第一次延坪海战中表现出色被授予“忠武武功勋章”,此后就有了“忠武公”的美名(历史上真正的“忠武公”是李舜臣)。在海军任职期间,他积极推动引进宙斯盾舰、大型运输舰(LPH)和P-3C等先进武器,极大提升了韩国海军的战斗力,被认为是韩军中长期改革的执牛耳者。

  宋永武就任后仅过了20多天,韩军高层便迎来“大换血”——2017年8月8日,联合参谋总长郑景斗、陆军参谋总长金勇佑、3大集团军司令等7位韩军4星上将履新。值得注意的是,这轮人事调整本该在4月份就尘埃落定,之所以延宕4个月之久,与朴槿惠下台后韩国政局的动荡不无关系。

  接二连三的“瞒报事件”和军方高层换届风波,暴露出韩国军政关系隐藏的深层次问题。一次性更换7名上将可不是小事,韩军上下都面临相当长时间的磨合。

  值得注意的是,仔细观察2017年韩军的人事任命——国防部长宋永武出身海军,联合参谋总长郑景斗出身空军,这在以往都是极其罕见的。韩军长期以来奉行大陆军主义,国防部长和联合参谋总长这2个高位基本上被陆军将领“霸占”。而此次人事安排一方面体现出近年来韩军海空2大军种的长足发展和地位提升,另一方面则表明了韩军联合作战体系日渐成熟,各军种之间的指挥链条正变得越来越顺畅。

  部队动态:密集演习 用兵海外

  由于半岛局势长期紧张,韩军每年要组织上百场各类军事演习,其中近半数都是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军兵种专项课目演练,具有很强的实战针对性。

  比如春节假期(注:韩国从正月初一到初三放假3天)过后还不到10天,2017年2月9日,韩军第11机步师就冒着冬季恶劣气候,在江原道洪川江一带举行装甲车破冰渡河演习。3月3日,韩国海军陆战队在庆尚北道浦项市海岸附近实施飞艇跳伞演习。9月下旬,韩国空军C-130运输机在庆尚南道宜宁郡一带进行了战车空投演练……

  虽然这些演习规模不大,有的参演官兵才几十人,持续时间也往往只有半天甚至1小时左右就结束了。但正是靠着1个连、1架飞机、1艘舰艇这样零零碎碎地认真训练,韩军得以稳步提升各军兵种战斗力,并不断摸索、发展符合自身国情、军情的现代联合作战模式。

  有意思的是,跨军种的联合演习,韩军搞的其实并不多。这种耗费巨量人力、物力的军事演习往往会在某些敏感时刻举行,具有特殊的政治和外交意义,有时因“作秀”太明显,反而给外界以“斗气”之感

  至于韩国与传统盟友美国的联合军演,历来是每年的保留节目。除了“关键决断”和“鹞鹰”这样动辄几十万人参加、全球吸睛的大型军演外,韩美之间每年还会开展10场左右的小型联合演习。例如2017年4月,韩美3700余名后勤部队在庆尚北道举行“抵达太平洋作战”联合补给演习。9月上旬韩美空军10架军机开展联合军演。10月,美韩40余艘军舰进行联合演习。

  有时候,美国也会拉上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小兄弟”与韩国一道举行联合军演,比如2017年6月的韩美加联合海上演习、10月的韩美日联合导弹预警训练都是由美国牵头组织的。美国一直希望在东北亚组建韩美日三角军事同盟,打造亚太“小北约”,无奈日韩因历史问题离心离德,而把他们拉到一起搞个联合演习能粉饰美盟内部团结,还可实质性推进美日韩三角同盟关系,可谓一石多鸟的“妙招”。

  此外,韩国作为新晋发达国家,长久以来一直怀揣“大国梦”,在国际军事舞台上总少不了韩军的身影——2017年3月,韩国赴黎巴嫩第19批维和分队出征。5月,第12批“阿克部队”(派驻阿联酋执行教育培训支援任务)与阿联酋军队举行代号为“暴风核心”的联合军事演习。目前,韩军在13个国家派驻有1000余名官兵执行各类任务,后者在筑路、基础设施维修等人道主义行动之外,也没有忘记文化输出,比如韩军驻黎维和部队建立的跆拳道和韩文课堂,仅过去10年间就招收、培训了超过2400名黎巴嫩学生。

  上述联合军演及海外军事行动,尽管塑造了韩军专业化、国际化和负责任的强军形象,无奈韩军2017年“流年不利”,各种训练事故频发:1月,海军1架P-3反潜巡逻机演习中误将价值400万美元的2枚鱼雷、2枚“鱼叉”反舰导弹和2颗深水炸弹直接投进了日本海。2月,韩国庆尚北道一座军火仓库200余枚手雷爆炸,造成3人受伤。8月初,陆军1门K-9自行火炮发生2死5伤的爆炸事故。8月10日,空军驻大邱1架F-15K型战斗机在降落过程中脱离跑道受损……事故频发固然与韩军演习规模大、数量多、频次高有一定关系,但细究起来,这些演习事故多系军人操作失误所致,这暴露出韩军在部队安全管理上仍存在较大疏漏,官兵训练水平也不够高。而这些事故正一点点削弱着韩军在国际上的“光辉形象”,也啃噬着韩国民众对自家军队脆弱的信心,看来,韩军下个年度真该下力气狠抓安全工作了。

  武器装备:自主国防 门槛难越

  自上世纪后半叶创造“汉江奇迹”以来,韩国国防工业体系也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但一直都处在美国羽翼的庇护下。为了实现主战装备国产化,韩国总统卢武铉在任期间,于2003年光复节纪念仪式上首次提出“自主国防”的概念。

  这些年来,韩国通过引进外国技术、合作生产、获得制造授权等途径,逐步吸收、消化了一些关键技术,研发出FA-50战机、K-2坦克、K-9自行火炮等明星装备,使韩国装备总体水平得到大幅提升并在国际军火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而2017年,更堪称韩国国产武器装备硕果累累的一年。

  2017年6月,韩国“晛弓”单兵反坦克导弹实现量产,前者射程达到3公里,采用“双重弹头”技术——2枚弹头呈纵向排列,前面的弹头先破坏敌坦克反应装甲,后面的主弹头负责穿透敌坦克主装甲,杀伤敌有生力量。7月,“张保皋-Ⅱ”型潜艇“柳宽顺”号(第6艘)交付韩国海军。“张保皋-Ⅱ”型潜艇乘员40余人,最高水中航速20节,可以连续航行2.2万公里,装备有鱼雷、水雷和潜对舰导弹等武器。其“不依赖空气推进装置”(AIP)增加了水中航行时间,隐蔽性能突出。10月,韩国成功掌握石墨炸弹技术,战时可用于瘫痪敌方电力网络,效果最长可保持12小时以上。此外,韩国在2017年还启动了无人巡逻艇、无人多功能步战车、防核生化侦察车等高技术武器装备的研发,相信不久便会开花结果。

  虽然成绩斐然,但仔细观察却不难发现,韩国多数国产明星装备都是一些战术级别的常规武器,难以见到“战略大杀器”的身影。首先,这是因为韩国军工主要靠模仿、转化外国技术,自身积累并不深厚。比如其拳头产品FA-50战机,它的前身“金鹰”教练机就是韩国向美国洛马公司购买F-16战机时在合同中要求美韩共同研制的,说白了还是美国的技术。

  军工领域具有很强排他性,一旦涉及核心技术,各国绝不会轻易授人。韩国计划研发的第5代战机KF-X就遇到了如此窘境,早在2001年韩国防长就对外透露了KF-X隐身战机的研制计划,但苦于没有技术储备,该项目寸步难行。2015年韩国防卫事业厅决定以1.14亿美元的单价购买40架洛马的F-35A战斗机,希望换取美方提供17项军用航空技术,但美国政府却拒绝批准AESA雷达、红外线探测追踪装置、电子光学追踪装置和电子波干扰设备等4项核心技术的转让许可证,目前为止,KF-X仍停留在纸面上(设计图阶段)。

  其实关于战略性武器,韩国面临的不仅是技术瓶颈,美国设置的政策门槛更是难逾越的障碍。美国在为韩国提供核保护伞的同时,也限制了韩国开发核武和弹道导弹的权利。1979年两国签署的《韩美导弹框架协议》规定韩国弹道导弹射程不能超过180公里,2001年的《韩美导弹协议》修改为300公里,2012年又延长至800公里。

  而且,就算搞到关键技术,外界政策限制也能想办法规避,但战略武器巨量的研发资金投入,还真不是每个国家都能承受的。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国防部长宋永武2017年先后透露了韩国制造核潜艇的计划。技术上,韩方科学家一致认为本国核技术已进入世界前5位,只消2至3年时间,就可以造出核潜艇。政策门槛上,韩国潜艇专家、预备役海军上校文根植表示,潜艇核燃料是20%浓度的浓缩铀,而制造核武器需要浓度95%的浓缩铀,只要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和美国保证不会继续提升其浓度用来制造核武器就可以了。

  官方“自信满满”,民众却不买账:“韩国国防费预算够核潜艇折腾吗?”这个问题还真戳中了韩军的“痛点”。据悉,美国服役已经数十年的老旧俄亥俄级核潜艇,量产型单价超过20亿美元,而美英最新联合研发的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每艘造价更达到惊人的60亿美元,首艘艇因为包含研发费用,估计投入还要翻倍。而韩国380亿美元的军费,仅及美国5800多亿美元的6.7%,再加上历年韩国国防费中只有30%能用在武器装备上,扣除军购专项、武器装备维护检修费用,剩下不足20亿美元的研发经费还要负担数十个军事科研项目。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目前经济增长乏力的韩国恐怕还要再斟酌一番是否负担得起核潜艇这头“吞金兽”。(作者/李克宽)

  参考资料:

  [1]韩国国防部官网

  [2]韩国国防日报网站

  [3]韩国搜索引擎NAVER网站

  [4]祁建华.东亚安全与驻韩美军.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9.4.

  [5]韩国国防安保论坛

  [6]冯金波.军事演习巡礼 体验军力提的重要环节.北京:文心出版社.2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