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阿马岛战争的首次空战 海鹞击落幻影首获战绩

  第800中队的海鹞FSR.1机群

  1982年4月2日英阿马岛战争爆发,英国发动了自二战结束后的最大一次军事部署,派出远征军长途跋涉13000公里征战,最终夺回了岛屿。皇家海军的“海鹞”战斗机中队就是远征军中的一员,为赢得战争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马岛,又称为福克兰群岛。

  对手分析:“幻影”IIEA

  阿根廷空军在1972年和1979年购买了17架单座“幻影”IIIEA和两架双座“幻影”IIIDA,装备了马里亚诺·莫雷诺空军基地第8战斗机大队的两个中队,任务是保卫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阿根廷空军的“幻影”IIIEA

  “幻影”IIIE是达索“幻影”III三角翼战斗机的最后改型,这种战斗机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期间因以色列空军的出色战绩而名声大噪。该机是一种超音速全天候截击机,装备了两门30毫米DEFA 552机炮和马特拉空空导弹。该机安装一台6200千克推力的斯奈克玛“阿塔”09C-3加力涡喷发动机,在低空可以飞到1.13马赫,高空2.2马赫。但即使在高空,“阿塔”发动机也是个骇人的油老虎,有效作战半径只有830公里,而斯坦利港距离最近的阿根廷里约热内卢空军基地足有778公里,最多只能在战区滞留12分钟(高空,低空就缩短到5分钟)。因此出于燃油方面的考虑,阿根廷“幻影”必须从高空进入战区,容易被任何对空监视雷达发现……

  “西拉诺II”雷达

  “幻影”的汤姆逊-CSF“西拉诺II”是一种200千瓦功率的I/J波段单脉冲雷达,探测距离45公里。但作为单脉冲雷达,“西拉诺II”不具备下视能力,无法从地面杂波中分辨出下方目标。 因此,“幻影”进入战区后,其雷达只能发现与自己高度相同或高度更高的目标。

  “海鹞”的优缺点

  “海鹞”派生自“鹞”GR.3攻击机,翼载很大

  “幻影”/“短剑”在设计上针对高空超音速截击任务进行了优化,其性能在6100米高度以上比较出色。而更现代化的BAE“海鹞”派生自皇家空军的“鹞”GR.3攻击机,机翼相对较小,面积只有18.62平方米,在大约7030千克的战斗重量下,该机的翼载高达377千克/平方米,以相同过载转弯时,转弯半径大于“幻影”/“短剑”。不过“海鹞”的推重比高达1.23,在转弯中能比对手维持更高的持续过载,也就是说转弯更加紧凑,至少在低空是如此。罗尔斯·罗伊斯“飞马”104涡扇发动机的推力随着高度的增加而显著下降,从而把“海鹞”的优势高度限制在了4570米以下。因此,如果“海鹞”飞行员能够把“幻影”/“短剑”引诱到低空,抵消敌人的性能优势,那么“海鹞”将具有更好的机动性,除非“幻影”/“短剑”能以一个初始急转弯做出一记决定性的射击。

  结构简单,低成本的“蓝狐”雷达

  “海鹞”安装了一台费伦提ARI.5979“蓝狐”雷达,这是一种探测距离75公里的I波段单脉冲雷达。由于英国海军没有预期在陆地上空使用“海鹞”作战,于是没有为该机装备先进的的脉冲多普勒雷达。“蓝狐”雷达发展自为韦斯特兰“山猫”直升机研制的“浪花”雷达,为探测开阔海面的船舶进行了优化,因此这种雷达相对简单且价格便宜,和“西拉诺II”一样,没有下视空空模式。在马岛战争中这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阿根廷飞机一般都从高空进入战区。

  “海鹞”的秘密武器是AIM-9L“响尾蛇”导弹,该弹具有高灵敏度的氩气冷却铟锑化物引导头和DSU-15A/B主动激光引信,可以实现迎头攻击,而阿根廷飞行员必须驾驶“幻影”/“短剑”绕到“海鹞”尾后才能发射导弹。

  最终,尽管双方或多或少地都拥有一些技术优势,但空战的胜负还是取决于每位飞行员的训练、技能和勇气。

  击落“幻影”IIIEA

  马岛上空的战斗始于一声巨响(当然,实际是21响),当地时间5月1日凌晨4点46分,皇家空军一架孤独的阿芙罗“火神”轰炸机(代号“黑色雄鹿1”)向斯坦利机场投下了21枚454千克通用炸弹,炸毁了一座机库和一架第3攻击机大队的IA.58“普卡拉”轻型攻击机,并在跑道上留下了弹坑。

  下午15点45分,阿根廷空军第8大队的两架“幻影”IIIEA从里奥加耶戈斯基地起飞组成“飞镖”小队,向正在接近斯坦利港的三艘英国军舰飞去。这三艘军舰分别是“格拉摩根”号驱逐舰、“敏捷”号和“箭矢”号护卫舰,意图在下午晚些时候炮击斯坦利机场。这支小舰队抵达目标附近后在15点30分开始炮击,此时阿根廷战斗机抵达了。

  保罗·巴顿上尉(左)和史蒂文·托马斯上尉

  “格拉摩根”号负责对空监视和控制,舰上的空中管制员发现两架“幻影”出现在190公里开外,正从10500米高空向下俯冲。在“幻影”接近时,“格拉摩根”向一个“海鹞”巡逻小队发出警告,保罗·巴顿上尉(XZ452号机,巴顿是一名皇家空军交流飞行员)和史蒂文·托马斯上尉(XZ453)立即转向西飞向74公里外的目标。两架“海鹞”组成标准战斗编队,两机散开成间距1.8公里的横队, 巴顿在右托马斯在左,飞行速度300节(555公里/小时)以节省燃料。随后他们下降到3300米并加速到400节(740公里/小时),准备迎战正在快速接近的威胁。

  加西亚-库埃沃上尉(右)和卡洛斯·佩罗

  这两架“幻影”正是“飞镖”小队,长机I-019号由古斯塔沃·加西亚-库埃沃上尉驾驶,僚机(I-015)飞行员是卡洛斯·佩罗纳中尉。两架飞机教条地组成左梯队攻击编队(又叫做“战斗翼”编队),佩罗纳飞在长机左后方30度500米处。“雷达马尔维纳斯”向“飞镖”小队警告了“海鹞”小队的挑战,在空速500节(925公里/小时)时,“飞镖”小队急速俯冲到3660米高度,沿着马岛北部海岸向东飞去,直扑托马斯的飞机。

  托马斯率先获得雷达接触,巴顿就让他担任长机,然后他们需要对目标进行目视敌我识别,也就是所谓的“射手之眼”飞行。在这种飞行中,托马斯就变成了“眼球”,在迎头接近目标的过程中,如果确定目标是阿根廷飞机就呼叫“土匪、土匪、土匪”。巴顿则向右转弯以获得更大的“转弯空间”,同时下降高度并加速到550节(1018公里/小时),这样他就能占据一个有利的攻击位置(敌机3/9点连线之后),担任“射手”。

  当“幻影”距离交汇还有15公里时,加西亚-库埃沃向下看着密云的白色顶部,在无线电中说:“敌机就在那,有两架,让我们干掉他们”。两架“幻影”扔掉副油箱,但是佩罗纳的一个副油箱没能脱离挂架。

  托马斯向右转弯与敌长机背对背擦过,距离其座舱盖只有30米

  在同样的距离下,托马斯认出了映衬在蓝天背景下的“幻影”,误把抛掉的副油箱当做是已经发射的导弹。此时,巴顿已经盯上“幻影”僚机,并在9公里处距离上呼叫“发现双机!” 然后开始转向他们。同时托马斯向右转弯与敌长机背对背擦过,距离其座舱盖只有30米,随即又擦过敌僚机。

  巴顿从左下方进入时没有被发现,他拉起攻击后面那架“幻影”,在6G爬升转弯中迅速消耗着空速,用自己的“阿登”机炮向从机鼻前方掠过的佩罗纳的“幻影”打了一个点射。毫无察觉的“幻影”双机开始进入一个平滑的2-3G爬升左转,让加西亚-库埃沃重新看见了托马斯的飞机,试图接下来用一个垂直滚动剪刀攻击这架“海鹞”。轻柔拉杆保持住了“幻影”的能量,却导致了一个半径很大的爬升左转。

  当巴顿机动到佩罗纳的六点钟,把机鼻对中“幻影”的尾喷管时,他的空速已经降低到了350节(650公里/小时),即使双方速度差有150节(280公里/小时),但他正处于AIM-9L发射包线的中心,。听到耳机里响起嗡嗡声后,他解禁了9L的引导头,直到听见了“nee-nee-nee”的声音(表示导弹正在跟踪目标),于是发射了导弹。

  加西亚-库埃沃扭头向左看去,发现了接近中的导弹,向佩罗纳大喊“急转”,但为时已晚。佩罗纳刚刚开始拉起滚转向托马斯的高六点(进入垂直剪刀),他的飞机被导弹击中炸成碎片,他从残骸中弹出。

  现在加西亚-库埃沃陷入1V2局面,立即进入一个防御急转弯,螺旋下降向2440米高的云顶冲去。这给托马斯带来充裕的垂直转弯空间,他跟着“幻影”冲了下去。他后来回忆:“我滚转进入垂直下降跟在他身后,我用一枚导弹锁定了他,然后发射。导弹飞向他,就在他冲入云层前,我看见导弹接近他的机尾。然后飞机和导弹都消失在云中。”托马斯穿过云层搜索敌机已被击落的迹象,但一无所获。

  英国航母上的“鹞”GR.3和“海鹞”FRS.1

  16点32分,“海鹞”的第一次实质性空战结束了,获得了一个确认击落和一个可能击落的战绩,巴顿和托马斯返回“无敌”号补充燃料和导弹。

  在这次战争中,“海鹞”虽然没有完全保护好特遣舰队,但的确使阿根廷“短剑”和“天鹰”造成的损失最小化,并在空战中击落了22架阿根廷空军和海军飞机,没有损失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