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之子何猷君:豪门突围,装逼还是牛逼?

  最近,很多女性朋友被高富帅的赌王之子何猷君圈了粉。

  媒体们高调赞扬,“地表最强”、“数学天才”、“国民老公”、“比你更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颜值即正义”、“史上最学霸富二代”、“你知道嫁高智商老公有多爽吗?”

  ……

  何猷君是高富帅吗?

  是。

  何猷君优秀吗?

  优秀。

  何猷君有碾压众学霸史上最强大脑那么优秀吗?

  没有。

  我在美国重点高中教书的经历告诉我,如果只看成绩,像何猷君这样优秀,或者比他还优秀的亚裔数不胜数。

  在USweek排名全美第18的满分公立高中里,我能看到全校2400名学生的成绩。高一到高四近三分之一的学生都能拿到全A,每年600个毕业生申请到伯克利UCLA的学生就有80-100名,斯坦福MIT等世界名校录取十几名。

  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硅谷前三的公立每年几乎都有这样不俗的成绩。而且这些学生很多混血,其实都挺好看的。

  只不过他们都是码农、律师、医生、老师、饭店老板等各行各业普通人的孩子。

  而我在美国大学、研究生院多年留学的经历又告诉我,如果只看成绩,像何猷君这样优秀,甚至比他还优秀的亚裔,能上MIT斯坦福这样世界顶尖私立大学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全世界都知道,亚裔最会读书。美国高中的课程有AP(大学先修课程),能达到全A已经是异常优秀了。这三分之一全A的学生,差距常常是以零点几计算。在我看来他们都达到了世界顶尖大学的入学标准。但是能上私立藤校的每年只有几个人。不是全国奥赛冠军小提琴冠军这种天赋异禀型的学生,就是和私立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二代。

  美国的私立大学,像一个滤网,成功地把统治阶级上流社会的人,聚集到了一起。所以私立高中的贵族学生,才会理所当然的进入私立大学。

  根据福布斯杂志2008年的估计,赌王何鸿燊彼时的财富约80亿美元,位列全球财富排行榜第113名,是名符其实的家大业大。只要何猷君的GPA、SAT、托福达到基本标准,进入MIT比普通学生要容易得多。

  而何猷君的姐兄,部分身价已经超过百亿。《2012福布斯香港40富豪榜》显示,彼时的何超琼(Pansy Ho)排名榜单12位,总资产为33亿美元。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来自信德、美高梅中国的何超琼财富分别达到65 亿、48 亿美元、54亿美元。 2015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新濠国际的何猷龙40岁时财富达34亿美元。

  在这样的影响力下,不用捐楼捐钱,只要写下父母的名字,他就能被MIT录取。

  那么美国私立大学,为什么都爱钱呢?

  首先,为了名。

  美国私立大学作为世界一流大学,他们的使命是要培养具有影响力的全球领袖,和能改变世界作出决策的统治者。资本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如果招进来的学生已经是金字塔顶尖的人,那么改变世界是不是就变成顺其自然的事情了呢?

  其次,为了利。

  私立大学和公立不同,他们的经济来源很大一部分要靠校友捐款。比如斯坦福大学十年来稳居获赠捐款的榜首,而世界最富有的哈佛大学名列第二。斯坦福大学在2012年创下超过10亿美元捐款的纪录后,2013年又以9.316亿美元问鼎获赠捐款最多的大学。共有327亿美元捐款的哈佛大学在2013年获得7.92亿美元。录取家世显赫的学生,将来收到校友捐款的概率会大大提高。而这些大学把捐款用在科研、教学和设施上,才能保持甚至提高自己的世界排名,起到良性循环的作用。

  当然,即使美国私立大学再爱钱,何猷君也需要符合被录取的其它标准才行,并且通过考试顺利毕业也证明了他不是等闲之辈。

  只是有没有媒体吹的那么神呢?

  比如媒体标签一:MIT最年轻的的金融硕士

  麻省理工的金融硕士项目成立于2008年,距今也只有十年的历史。他申请的时候只有短短数年历史,并非大家所想的从建校1861年至今的最年轻的金融硕士。

  MIT官网介绍2008年成立了金融硕士项目

  标签二:数学天才

  网上有爆料称何猷君参加的全英数学竞赛是Intermediate Mathematical Challenge,并不是奥数比赛,难度比奥数小很多。而他曾经晒过的一份所谓各科满分的成绩单,其实在美国留学过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更像是一门功课的作业。首先这肯定不是正式的成绩单,其次如果是数学天才,不是应该晒数学物理之类的理科成绩,而不是一门没写课程名字的网课?

  标签三:最强大脑

  很可惜,根据他的微博,何猷君不会参加中外对抗赛。也许是因为已经达到了成名的效果,所以不用再比。

  而且何猷君现在参加的综艺节目就有三个,看来上节目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进娱乐圈,而不是参加靠实力取胜的中外对抗赛。毕竟赌王的四房太太和子女都不是省油的灯。即使有万贯家财,也比不上王思聪作为独子的淡定。

  赌王家谱

  何猷君参加综艺节目

  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到校,七点半开始上课。冬天的时候,天还没亮大家就都到校了。

  但是全班近40人,没有人打瞌睡,也没有人走神。上课静的出奇,每一分钟老师都会精心安排。虽然少了些生气,但是不需要管课堂纪律,效率奇高。

  面对这样刻苦的美国学生,如果教不好,那一定是老师的问题。

  我们这个世界,有阶级,就有捷径。如何定义成功,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答案。我相信在山顶睥睨众生的人固然值得仰望,但是在山脚辛勤耕耘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凡人更值得尊敬。

  因为就像程浩所说,真正牛逼的,不是那些可以随口拿来夸耀的事迹,而是那些在困境中依然保持微笑的凡人。

  更多教育原创文章,欢迎关注作者公众号:硅谷学堂guiguxue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