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付嘱丨紫柏尊者:圣人先治己身心 而后开物成务

  生人之大累,莫过乎身心。所以圣人,先治自己身心之后,然后开物成务。

  辟如瓮外运瓮,不惟一瓮可运,虽百千万瓮,可以命人运之,有余力矣,何烦自运哉?

  众人异此,辟如身困瓮中,而欲运瓮,虽一瓮决难运之,况多瓮哉?

  又治身治心,先务穷身心之始终,然后能治之,如不穷其始终,而妄治之,终不能也。

  然身粗而易穷,心精而难穷,故先穷其易者,作离身之观,稍稍成熟,然后穷其精者,则心亦不难穷矣。

  身者何义,身以聚为义;心者何义,心以附丽为义,故曰离者丽也。

  由是而观,先须聚五行四大,身然后成,境未当前,则心不能独立,必境有以触,然后心有以附丽。

  毗舍浮佛偈曰:“假借四大以为身,心本无生因境有。”

  与夫聚而后有身,附丽而后有心,若合符契,但众人不以文字语言会其妙,反被文字语言障碍,所以通者成塞,塞者不能通也。如善会之,何塞非通,何通非妙?

  智灯来前,吾语汝,汝当精穷,身心始终之所以然,所以然得,则治身治心,若屈无名之指也,但患不肯屈,苟肯屈之,孰不能乎?智灯勉之!

  自今而后,凡遇荣辱风波,牢把柁柄,坚然自持,莫为前境所转,则身存而无死生之累,心有而无好恶之偏,慎之体之,则千万瓮可运也。

  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

  本文摘自《紫柏老人集》。

  ● 善付嘱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