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周鸿祎疯狂“撒币”的直播答题,真的能让你一夜暴富?

  一夜之间,直播全民答题四面开花,突然爆红。

  这个把《开心辞典》、《一站到底》搬上手机直播平台的游戏形式,成了2018年的开年爆款。大佬们疯狂投钱,花椒、今日头条、映客纷纷进场。借用王思聪的总结来说,2018年的第一周,互联网的大事是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夜间烧钱大战正high 直播答题一夜间变红海

  不仅撒币,而且是边撒边加价,不断上涨的奖金金额为平台迅速带来超乎想象的热度,吸引了众多想要“一夜暴富”的玩家。

  1月3日,也就是王思聪生日当天,他发了一条微博,就此掀起一场直播答题的风潮——王思聪宣布拿出10万元给一款名为《冲顶大会》的App当作奖金,还发文说:“每天我都发奖金,今晚9点就发10万.……我乐意”。

  对于王思聪的“撒币总结”,周鸿祎和奉佑生立刻转发说自己才是真正的“撒币”。

  这一次,“红衣教主”周鸿祎毫不吝啬花了大手笔:1月6日,360和花椒合作的《百万赢家》将单场奖金提升至102万。由此,直播答题的奖金金额陡然提升至百万时代。

  1月8日,周鸿祎在微博上喊话网友“分的少,那就加100万单场奖金200万,怎么样?”

  于是,《百万赢家》当天将原定的一场比赛金额临时提升至200万,创下了全网直播答题节目单场比赛金额最高的纪录。

  在追加金额之后,花椒当天单日奖金总额达到了530万,刷新了直播答题的奖金纪录,成为最“壕”直播答题平台。

  1月10日,花椒《百万赢家》的“撒币大战”再升级,豪掷100万奖金奖励坚持到最后一个的答题者。与之前的答题规则不同,此次“封神专场”打破“12道题全部答对的参与者,将平分该场全部奖金“的规则,不但题目数量没有上限,最终百万奖金只属于坚持到最后一个的答题者。

  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不完全统计,短短三四天内,几大平台的奖金金额设置已达近千万元。

  直播答题真的可以“一夜暴富”吗?

  直播答题怎么玩?

  以《冲顶大会》为例,每天固定的2、3个时间点,用户都会有机会参与互动答题,一共有12道题目,每个问题3个选项,每道问题有十秒钟的答题时间,答对全部12道题的人瓜分所有奖金,奖金通常为5—10万元不等,如果参与人数多,主办方还会随时增加奖金数额。

  主持人在答题的过程中把控节奏,热场、串场,体现一下广告商的权益。众明星也被拉来助战。王凯、柳岩等获邀担任主持人,谢娜、汪涵、陈赫等受邀出任出题者,以拉拢用户。

  据了解,这种模式基本上照搬了美国的HQ Trivia,它于2017年8月正式上线iOS版,当年12月的第二个周日,HQ Trivia把奖金提高到10000美元,当天晚上的同时在线人数突破40万。

  百万奖金看起来十分诱人,但是,普通用户真的可以“一夜暴富”吗?我们来举个栗子吧:

  1月6日晚上11点30分,西瓜视频《百万英雄》首个百万场,在线人数超过100万,但仅有23人通关,每人分得4万多元,获奖率约4.3万分之一。

  选几个题目看一下:“《汉谟拉比法典》颁布的时间与下面的哪个历史事件在时间上最接近?”“‘西瓜视频’四个字一共有多少笔画?”还要在几秒钟内迅速做答。

  由于题目太难,有人质疑“奖金是内定的”,更有人调侃“众网友围观别人家的员工发年终奖”。

  不过,多数情况下各大平台的题目并不很难,一般维持在每人分几元的水平。以1月8日为例,《冲顶大会》总榜第一名有5132.57元,《芝士超人》第一名3681元,《百万英雄》第一名4万元。

  但是,在游戏的提现规则中,有一项是大于20元才能提现,而在80%答题场次中,最后用户平分的奖金额度都在10元以下。

  总的来说,获得奖金的概率和奖金的额度永远是成反比的,本以为会凭借自己渊博的知识很大概率得到丰厚的奖金。后来却发现只会出现如下两种情况:

  1.怎么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聪明,5万元的奖金被七八千人平分,最后只得到了7、8块;

  2.怎么题目这么难的,渊博如我竟答不对3道题。

  所以一夜暴富的梦想泡汤了吗?并没有!阅题无数的网友很快发现了各平台题目难度的差异,坊间很快传出这样的“流言”:

  冲顶大会是“知识就是金钱”,百万英雄是“不弱智就是金钱”。

  比如,同样是涉及到古代医学家,在百万英雄里遇到的问题是“扁鹊、华佗和鲁班,谁不是医学家”,而在冲顶大会遇到的问题是“扁鹊、华佗和张仲景,谁不是东汉末年的医学家”。

  在这场“全民直播答题”的烧钱大战中,花椒最为突出的优势应该是:题傻钱多。

  花椒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获得奖金,很多题目都设置得比较简单,用主持人李好的话说就是“大多是送分题,网友只要参加就都有可能获奖”。

  所以,想拿年终奖,或许可以多去花椒转转?

  或者,你也可以试着……作弊?

  由答题团内网友合力,迅速交换答案,再共同分享奖金,才几天,连答题小程序都开发出来了。

  除了以上这种群策群力的作弊方法,最简单直接的,大概就是开着百度进行文字搜索了:

  烧钱混战能火多久?

  毫无疑问,直播答题APP在极短时间内获得了大波流量。不过目前仍在探索期。出售复活道具和广告植入被外界认为是直播答题比较容易实现的流量变现方式,而这取决于谁家的能力更强。

  1月9日,花椒《百万赢家》宣传拿到了史上第一个直播答题广告——美团专场答题,豪掷100万为用户发福利,共吸引400万人参与,这也成为直播答题领域第一个商业广告。

  1月10日,趣店成为了芝士超人首位广告主,广告费为1亿元。据悉,本次合作由趣店旗下大白汽车分期赞助。据映客方面表示,这也是火爆一周的直播答题类节目首次迎来广告商。

  然而,在题目中植入广告的同时如何避免引起用户的反感,这是个问题。比如曾有一个题目问:“水中贵族是-----”?接着主持人直接拿出了一瓶百岁山。这种在用户高度集中注意力时打的硬广的确效果极佳,但却大大牺牲了用户体验。

  另一种变现方式是买复活卡,可以在答错之后复活。但是卖的太便宜容易影响游戏的平衡性,太贵了也几乎不会有人买。而且,当所有人拼的不是知识储量而是花钱的多少,就失去了知识竞技游戏本身的意义。

  业内人士表示,直播是一个大的赛道,TO C的变现能力非常强。最新出来的问答类节目其实以前在电视媒体上也是非常成熟的,在直播平台上爆红,是和直播的强互动性、对用户的黏性分不开的,也是直播平台拉新和变现需求的体现。但这种形式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还需要观察。

  另一方面,虽然砸重金的模式快速吸引了用户和流量,但基于“流量为王”的动机疯狂烧钱、蓝海迅速变成红海、同质化竞争严重,最后一地鸡毛的案例并不少见,共享单车就是前车之鉴。大量的企业虽然聚集了一时的人气,却在流量变现上受挫,最终花光了融资黯然退场。另一方面,眼下的互联网项目已不是传统的“量入为出”,而是通过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来为创始团队和投资人获利。但这种模式的天花板也是显而易见的,除非最终项目本身开始盈利,否则一旦没有融资接棒便会“断粮”。

  但是目前这些判断似乎都言之过早,直播答题究竟能成为又一个巨大的风口,还是昙花一现?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