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如何对付拒服兵役者?要么乖乖服役 要么终身监禁

  大家都知道,依法服兵役是每个中国公民的神圣义务。大家也知道,在我国,入伍服役是完全自愿的,国家给予了个人充分的自由。现行法律条款所针对的拒服兵役者,主要是指那些在应征入伍后又以种种原由消极逃避的群体,而这部分人在国内的舆论生态里往往会成为众矢之的的对象。

  任何以非正当原由逃避兵役的人都会必须承担后果,这点在推行全民强制兵役的韩国尤甚

  尽管如此,类似的拒服兵役者还是每年有之。据国内媒体报道,福建省福安市当地两名95后青年入伍后因怕苦怕累,在无法提供正当理由的前提下拒服兵役。两人随后被退回原籍,因此还接受了“一次性罚款3万元;个人户籍的‘服役栏’备注‘拒服兵役’字样”等多条惩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两人从此已被列入我国严重失信人群之列,不仅在今后3年内无权享有正常公民应有的权利,而且将来还会对其工作和生活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依法服役是义务,但现阶段个人仍有选择的余地。做出了选择又不愿承担,这个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这种的处罚对于国内大多数民众而言,已经算是非常严重,但喵君我想补充说明的是,类似的恶劣行径如果换在国外,尤其在是那些信用体系健全而且采取强制性义务役的国家,拒服兵役者所要为此而付出的代价,绝对远比罚款3万和永久备注“拒服兵役”惨痛得多得多。

  最通常的一个惩处举措就是判刑收监,这种做法常见于韩国和新加坡。韩国法律规定,适龄男子如果身体健全,则必须强制入伍服役21个月。除了那些确实有残疾,或是采用各种非常手段侥幸逃过人群之外,如果有身体健全的韩国适龄男性以其他原由拒服兵役,那么他将会面临和军队服役期几乎一样长的牢狱刑期。

  尽管惩处已经称得上相当严苛,但韩国每年还是有为数不少的、以各种理由拒服兵役的人群

  新加坡的做法更严肃。国内任何年满16岁半至50岁之间的男子(事实上也包括女性)均有服役义务,以任何非正当理由拒服兵役者,首先会被新加坡军事法庭判处12至15个月的军事拘留。拘留期满后他们会第二次接到要求服役的通知,如果再度拒绝,这次他们会被额外判处多2年拘禁。而新加坡义务役期限要求通常是2年,多则2年半。正因为违法成本过高,所以新加坡自征兵法令颁布以来鲜有敢于顶风作案者。

  新加坡的惩处条令更严,不过其兵役相对轻松,因此现有逃役者

  除了对拒服兵役者处以收监判刑的惩罚外,发达国家之中也有不少为此演化出了另一套所谓的“替代役”。在英国、德国和荷兰这3欧洲个国家,对于身体健全但以宗教信仰和厌恶战争为由的征召人群,政府认可他们拒服兵役的权利。这类人群往往被称之为“Conscientious objection”,直译“良心拒绝者”,实际上就是以厌战和信仰为由拒服兵役的人群。这个概念最早诞生于一战时期,并于1995年3月得到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认可。良心拒绝者这个概念在西方相当风行,以致于发展到今天,早已成为了西方左翼群体所普遍主张的个人基本权利之一。

  英德倒是非常敢为人先,所以这两位在当今欧洲大国中的实际军事战斗力也下降的最快

  但光鲜的口号终究敌不过骨感的现实,同样喜欢把普世价值挂在嘴边的北欧诸国,比如丹麦和瑞典,因为人口稀少,所以事实上一直以来推行的都是全民皆兵制度。这些国家在应对良心拒绝者时,多会采取替代役的形式。拒服兵役者可以不必服役,但必须参加相应时长的民事服务。这个标准随国家而异,希腊规定良心拒绝者们的民事服务期限必须在服役期的两倍以上,而瑞士则只需要一倍半。但瑞士的做法一度导致该国良心拒绝者的激增,所以他们在2005年后不得不对此作出了调整。

  美国对良心拒绝者们则表现的比较暧昧。虽然表面上也认同他们的权利,但实际上审查标准十分严格。即使有幸通过,良心拒绝者们可以免于战斗兵役,也同样还得参加非战斗兵役(炊事员和卫生员)作为替代。

  俄罗斯盛产铁血萌妹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们完成军事教育后就可以免除兵役

  俄罗斯采取强制兵役,任何18至27岁的健全男性均需入伍服1年兵役。战斗民族不吃良心拒绝者这套,但也相应提供了一些软性的替代性举措。比如,从普通高校接受全日制教育毕业的、有着完整军事教育经历的俄罗斯学生,就可以免服兵役。

  不过上述这些国家在对拒服兵役者的惩处力度上,恐怕都没法和非洲小国厄立特里亚相提并论。在厄立特里亚,个人不能以任何非正当性原由拒服兵役,否则等待他们将会是终身监禁。有些良心拒绝者自1994年以来就被厄立特里亚政府收监,直到现在依然不得重见天日。

  本文系自媒体号“黑市军贩机械喵”原创,首发腾讯企鹅号,未经许可严禁其他媒体转载。喜欢的亲们不妨一波关注走起(>ω?* )?,喵君将会每天都为大家带来新鲜有趣而且富有深度内涵的原创靓文,爱好军事与趣闻的亲们千万不要错过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