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90后小伙毕业后放弃北漂回乡打铁

  俗话说“人生有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打铁的苦是因为要日夜在火炉旁忍受炎热,而田欢就是这么一个不走寻常路的90后小伙子,2014年底他放弃在北京的工作,回乡当了一名铁匠。从最初家人的反对,到现在有一伙村民跟着他干,从上百口锅在家中堆积,到现在的订单不断,三年来田欢不断摸索不断尝试也不断失败,在坚持中走出了自己的“铁娃”之路。

  在外的生活没有归属感 很单调

  1991年,田欢出生在湖北利川市南坪乡,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家族汉子。2011年,他作为村里的第一名大学生,考上了湖北城建学院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全村欢庆。2014年实习期间,田欢成为了一名北漂,“在北京的生活,每天都是一样的,来来往往的车辆、人群,很热闹,但是对我来说也很单调,我没有归属感,我开始想念家乡的山水和人情”。

  在一次展销博览会上,田欢被一组铁器吸引了目光,看着价格不菲的标价,他回忆起小时候眼前的火光四溅,那是他童年时最喜欢的景象,像放烟花一样绚烂,“我出生的村子世代打铁,我的祖父、曾祖父都曾是当地有名的铁匠,然而后来因为社会的发展,这一行渐渐被淘汰了,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村里没人打铁了,我的父亲也改行做了瓦匠”。

  “手工打铁也是一门艺术,既然村子里有老一代的手工匠人,那我们村的铁锅是不是也可以走出来呢”?敢想就要敢做,2014年底,毕业后的田欢直接回到了老家,告诉父母自己要做铁匠的想法,当然,结果是好几个月爸妈都不愿搭理他。

  从零开始 铁娃成了“铁娃公社”社长

  田欢告诉成都晚报记者:“我家的铁艺到我爸这一代已经失传了,回家后我就挨家挨户地打听,到集市上去转悠,哪里有手艺精湛的铁匠,我就去拜访,去学习,去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打铁是一件需要体力、耐心更需要悟性的手艺活,打造一件铁器,包括选料、切铁、取样、开板、捶打、成型、淬火等十来道工序,捶打四五千次,每个步骤都有讲究。

  田欢(左)

  从零开始的田欢每天都待在打铁房里,高温的炙烤、铁锤下的火星四溅,当初那个在一旁观看的孩子变成了绽放“烟花”的锤打者。近一年的时间,田欢都在学习中,“一开始我主要是做茶具、花器,但销量并不好,最长的时候八个月也卖不出一件,那时候师傅对我说,‘铁娃,我不要你的工资了,你还是出去找个工作好好上班吧’,我很不甘心,还是想再试试”。

  茶具、花器针对的购买人群并不多,铁锅更有普遍性,之后的田欢开始耐心做家用的铁锅,在结合传统技艺的同时加上一些自己的创新设计。“如果还是照老一辈的集市上叫卖肯定行不通,为了打开销路,我开始自己代言,我带着我的铁锅去参加各地的展会,去河边拍照放上网络”。第一张订单来了,第二张订单来了,渐渐的,一传十、十传百,口碑打出去了,2016年,田欢成立了“铁娃公社”,他就是公社的社长,现在每个月公社铁锅销量都有七八百口,还有茶具、花器、各种铁器小摆件也卖得不错。

  公社致力将打铁技艺传承下去

  招人只有一个条件:能吃苦

  “之所以让大家喜欢,最大的优势就是‘纯手工’,这是我会一直坚持的”。纯手工制造费时费力,一开始几天也打不出一口锅的田欢,现在平均两天可以做出三口铁锅。

  田欢(左)在展会上

  采访中,田欢给成都晚报记者的印象很实在,有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沉稳踏实,当记者问到他在过程中有没有后悔过时,他说“肯定有啊,后悔过不止一次,但是做都做了,工人也找了,我不能说不干就不干,我要对他们负责,给他们一个交代”。现在田欢的家人也在公社帮忙,村里人都夸他“把我们的铁锅卖到大城市去了”。

  现在铁娃公社有铁匠十几名,大部分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师傅,其中大半都是常年在外打工,现在回乡重操旧业的,“今年加入了一名90后,公社现在也在大力招人,希望可以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我这边招人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能吃苦”。

  成都晚报新媒体记者 高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胡静 ?责任编辑:李端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