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鲁迅的平面设计,很多设计师表示可能要转行了

  一提起鲁迅,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一位奋笔疾书、忧国忧民的文学巨匠。

  但你可能不知道,鲁迅其实不只是个码字工,还是当之无愧的民国第一设计师。

  在那个没有PS的年代,迅哥儿凭着自己的才华和审美,几乎包揽了自己的作品以及各大杂志的封面和装帧设计。

  对于书籍封面,鲁迅最擅长的就是把各种字体玩出新花样,每一种在今天都足以让各大字库膜拜。

  书名用双线描字体,嵌入抽象几何图案的缺口,对应着本书“从艺术规律中”的用意。

  文学和思想的萌芽,是不是看起来也萌萌的?

  《热风》出版时,鲁迅对当时社会现状感到“寒冽”,特以“热风”命名。手写两字“热风”,愤慨有力。

  《华盖集》,由《热风》的手写字转为印刷体美术字。

  2年之后的《而已集》,由印刷体美术字再次突破,转变为自由美术体,更加灵动且古雅。

  为报刊设计刊头,力求朴素大方,简洁实用

  古线书装帧,手写字体,古雅韵味自现

  除了玩字体上的freestyle,迅哥儿的画面设计也是溜到飞起。不只画面本身精细雅致,仔细品一下还会发现很多小巧思。

  细看会发现,这只活泼灵动的猫头鹰的双眼被画成了一对男女的头。

  这只小猫头鹰还出现在了更多地方,看它是不是在对你眨眼卖萌?

  《心的探险》,鲁迅用了大量古墓门画像来做飞腾在云中的群魔,围绕书名围攻、试探,感染力顿生。

  《壁下译丛》是文艺论文集,鲁迅用了一幅抽象画,用来象征书中内容的现代性。

  《歌谣纪念增刊》,儿歌及研究论文集。鲁迅特意用深蓝色封面表示月夜,勾勒几缕闲云和一弯斜月,来映衬内容的诗意。

  童话《小约翰》,类似剪纸画般朦胧又有诗意的剪影,对应童话主题内容。

  为《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而设计的宣传画,选取《选集》最后一幅《德国的孩子们饿着!》再绘制

  而在整体的封面装帧之外,需要动画笔的时候,鲁迅也不甘示弱,拿出小时候画《芥子园画谱》,以及学医时描摹人体器官的功底,在插画界混的也是风生水起。

  鲁迅手绘

  鲁迅为某报刊绘制

  “死有分,活无常!”

  鲁迅为自己的《朝花夕拾》所绘插画

  鲁迅描摹的北邙出土明器(随葬器物)图

  看了这么多鲁迅的作品,你会发现他的设计,会给人一种非常硬朗的“复古”。无论是变形的字体还是图案,好像都有一种刻印般的用力感。

  像他给北大设计的校徽,就采用了“北大”二字的篆书,整体设计就像古代的篆刻印章。

  有人这样分析,鲁迅将“北”字与“大”字的篆书进行了一些变化,让“北大”两字的结构就像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两个字又组成了一个整体的“人”,这就构成了“三人成众”,传递出“北大人肩负着开启民智的重任”的理想。

  同时这两个变体篆书“北大”,还有“脊梁”的象征含义,由此传达出鲁迅希望北大毕业生成为国家民主与进步的脊梁的意味。

  而他自己的书籍封面设计中,最优秀的《呐喊》同样也是延续着这种“用力”的古意。

  底色选用暗红,犹如腐败的血液。黑色方块中是书名和作者名的阴文,仿佛是刻印上去一般。

  最有特点的是“呐喊”两字,两个字的“口”刻意偏上,“喊”还有一个口在下,一眼望上去,目之所及处就是这三个明晃晃的口,仿若在腐朽的血色中齐声呐喊。加上刻印字体带来的用力感,只看这一页封面,仿佛就能听到书本身在万马齐喑的中国响起的惊雷。

  鲁迅为什么那么偏爱这种用力的复古风?

  这其实和当时的中国环境有莫大关联。

  上世纪初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中国的思想界仿佛打开了大门,知识分子们把西方思想一股脑儿全介绍了进来。但问题是,这些“启蒙思想”进来中国后,根本没法渗入到民众的头脑中。

  连鲁迅自己的作品《故乡》,有人拿给他母亲看,鲁迅母亲看完之后也不过是说,没啥好看的,这不就是乡下的事吗。

  面对启蒙运动的上不达下,鲁迅很是心忧。写的再多,想要传达的人看不懂也不行。所以在文字之外,鲁迅还想到借助于表现更直接,感染力强的画面去发声。

  但是什么样的风格才最有力量,最能感染人呢?

  身为汉画像砖及版画艺术发烧友,鲁迅立刻想到了这种中国延续了千百年的表现方式,刻印

  汉代画像砖 伏羲女娲

  从汉代的画像砖开始,再到唐代兴起的版画,中国的刻印艺术一直在世界出于领先地位。用鲁迅自己的话说,这种艺术风格非常的“深沉雄大”。

  相比较于纸上作画,雕琢更有“金石气”,换句话说,你更能感到那种强度和力量感。

  汉画像砖拓片

  所以鲁迅不光在自己的设计风格中极力体现这种用力的“古意”,还以一己之力引领了中国版画的“新木刻运动”,让这种刻印艺术真正变成具有强烈感染力的艺术作品。

  他们画黄浦江边疲惫的装卸工人。

  江丰·《码头工人》1932年,木刻版画,中国美术馆藏

  画“9·18”后的抗日运动。

  胡一川·《到前线去》1932年,木刻版画,上海鲁迅纪念馆藏

  画被绑缚的人民,画苦难中将要发出怒吼的中国。

  李桦·《怒吼吧!中国》1935年,木刻版画,中国美术馆藏

  就这样,在那样一个风雨飘摇的沉闷社会中,鲁迅一边自己以笔为枪,写尽现实,但也唤醒力量。

  一边带领着他的艺术家小友们,以画为矛,刻尽痛苦,但也雕琢希望。

  我们今天看鲁迅,总会集中在他的文学地位,集中在政治加于他的各种标签之上。这其实窄化了他,让他的才华被大大低估了。

  而除却历史加给他的标签,真正看到他的作品,你才会明白,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其实都无法定义他留给后世的价值。而这其实换到任何一个为人类做出极大贡献的大师也是一样。

  所以,请别从标签里认识他们。

  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去真正感受他们的作品。

  *本文部分材料选自公众号豆瓣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