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已经无法打开!动荡不已的“猴山”再度来到至暗时刻

  团队变动过于频繁、商业变现脚步迟缓的A站,最终只能从大公司布局的战略意义上寻求自身的价值判定。

  作者 | 罗立璇

  就在刚刚,ACFUN(下称“A站”)无法打开,这家在核心二次元人群中意义非凡的网站,再度来到最危险的时刻。

  从2月2日10点半开始,A站网站显示无法访问。从1月31日白天开始,诸如“停服”和“关闭”的消息就开始不断被传出:A站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将于近日到期,一直融资不畅的A站如果无法按期缴纳费用,将会被停止服务。

  “ACFUN网页显示已经无法打开”

  这并不是A站“猴子”们(A站用户的自称)习以为常的又一次简单的“破绽药丸”。事实上,根据《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了解到的综合情况,A站依然处于漫长而艰难的融资过程中,谈判也已经进入到最关键的冲刺时刻,这家公司本身已经没有维持网站运转和发出员工薪资的资金。

  管理层变动过于频繁、商业变现脚步迟缓的A站,并没有在2017年实现“休养生息”和“触底反弹”,它仍然有沉重的历史包袱需要解决,它需要迎来更有规划性的未来。

  新势力应该比旧势力更有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只有本来就在寻求年轻内容消费者、早已入局的巨头股东,才有能力也有一定的意愿,去拯救这个昔日全国最大的ACG基地。

  换句话说,此时的宕机,仍然不是A站的终点和最终结局。虽然它已经动荡不已,但它依然具有某种价值,热爱它和在此工作的人,都在等待一个更好方案的到来。

  猴山沸腾的24小时

  空气顿时紧张了。1月31日晚上,在可能停服的消息传出后,微信上的各大二次元行业群、兴趣群的消息都在几分钟之内开始涌出:“猴山又要炸了?!”在十几分钟的喧嚣后,人们开始屏住呼吸,等待0点的到来。

  0点来了,猴山没炸。0点12分,A站的官方微博账号@AcFun弹幕视频网发布了一条新的微博,只有一个表情,是一只猫在斜眼坏笑。这也符合A站一贯以来的对外公关策略,爱开玩笑,不用严肃的口径发布信息。围观群众纷纷散去,进入梦乡。

  在A站的文章区,一篇在2012年6月发布的文章被用户迅速地重新刷上首页,标题是《六十年后的AC》。文章里,UP主“浮云总是梦”为A站的每一个分区都畅想了60年后的未来,UP主的子孙们也成为了“猴子”,一起宅腐基,一起吹当年的回忆与梦想。在最后,他写道,“假如AC一直在,你会坚持六十年吗?我会。”

  很可惜,A站用户的信念并不足以维系一家商业公司的存续。决定A站未来走向的会议还在激烈地进行,不同诉求的各方正在最后的冲刺。

  从2017年11月开始,本来就在勉强维持网站运营的A站已经无法给员工发出工资。一个月之后,A站连社保也无法承担,只能让员工自己缴纳。网站的日常维护和运营只能靠几位高管个人垫资,而这一部分资金也即将耗尽。

  关于部分员工被通知无限期休假的消息也开始在1月31日下午被传播,和被传停服一样,这加剧了舆论的紧张。2月1日凌晨,也许出于某种共识,A站没有停服,几个小时后,各方继续进行谈判。

  或许因为股东对A站的信心实在谈不上充裕,激烈的谈判在所难免。根据中文在线在2017年12月15日发布的《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31日,中文在线对A站的实际投资为1.31亿元。

  基于前两期打款情况,这意味着在2017年6-10月之间,也就是A站在2017年6月和9月两次遭遇政策管控、不得不下架大量内容的时期之内,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仅向A站打款2100万元。

  换句话说,在2016年11月宣布以18.5亿元人民币估值获得来自中文在线2.5亿投资的A站,依然有1.19亿元融资尚未到账。对于一家以视频为最主要内容、烧钱迅速的内容平台公司而言,这件事生死攸关。

  熟悉A站技术板块的人员向《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表示,阿里云的带宽费用远远超出了现在的A站所能承受的范围。今日结果在当时就已经被埋下:如果A站无法现在成功获得投资,那么连服务器费用都无法缴纳的A站很有可能面临停服的命运。

  白天降临了。2月1日上午10点16分,暂时沉寂下来的局面又重新开始沸腾。在A站共有206人的工作群“花果山”里,CEO刘炎焱发了一条微信,表示他中午就会到公司,请各部门选几个工会代表,一起来开个“激动的会”。

  刘炎焱随后还在群中安抚员工,表示一定会对此负责:“这都是咱取经该过的山,就是师傅被妖怪吃了散伙也得看见骨头不是”。

  在2月1日下午6点左右,员工会议结束。当时从一些人士中传来的信息是,A站有一笔新的资金来缴纳服务器费用,但员工薪资依然没有下落。当天晚上,虽然A站网页还可以正常访问,但是视频已经全部无法打开。

  但到2月2日上午10点半,A站已经无法被打开。从现在停服的状况来看,状况或许没有想象中的乐观。但是机会犹在。虽然A站无法访问,无法访问,但在逻辑上,这更有可能是博弈激化的体现,而最终的交易还未达成。

  二次元代理人始终只是代理人

  让“自家人”来救自己,或许是A站最合适的选择。但在过去的2017年,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这位大股东过得都不算顺利。

  就在1月29日,再融资到账半个月后,奥飞娱乐在夜间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7年度盈利4984万元至1.99亿元,同比下降60%至90%。此前,公司曾预告2017年度业绩下滑幅度在30%以内,即净利润在3.5亿元以上,现在则变成了2亿元以下。

  奥飞娱乐表示,业绩大幅下调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去年第四季度上线的潮流玩具业务未达预期,二是海外影视业务收缩调整及影视投资业务亏损,三是游戏业务未达预期及对应该业务子公司商誉减值等。

  根据《上海证券报》的报道,奥飞的再融资之路一直困难重重。在2016年4月奥飞披露的定增方案里,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45亿元,用于IP资源建设项目、IP管理运营体系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直到2017年6月,该方案才获得证监会批准。2018年1月,定增方案实施完毕,合计募资约7亿元,远远低于最初的预期。

  2016年是奥飞娱乐大量扩张的一年。动漫、电影、电视剧、玩具、VR等业务,都成为了奥飞扩张的版图。奥飞喊出了打造“东方迪士尼”的口号,要构建一个以IP为中心的泛娱乐生态集团。可以想见,A站作为吸引了大量年轻受众的内容平台,在当时是奥飞布局二次元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

  至少到了2017年,当时设想的生态联动作用并未很好地体现出来。同时,奥飞收购的漫画平台有妖气三名联合创始人离开,也为奥飞的上游生态体系带来不稳定性。当奥飞的盈利和融资都不顺利的时候,依然无法盈利的A站就成为了一个尴尬、但放弃了又可惜的存在。

  阿里系的时间却越发紧迫了。马化腾在2015年的公开演讲中提到,腾讯只做两件事:连接器和内容产业,其余一律留给自己的合作伙伴。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腾讯成功地完成了自己在年轻受众板块的投资布局,多个行业领先的内容平台和内容生产方,都接受了来自腾讯的投资,被纳入到“腾讯系”旗下。可供阿里布局的平台公司不多了。

  即使关键数据下降极快,A站依然可以成为阿里系一个具有战略性价值的入口型平台。对内而言,如果阿里对于二次元以及整个青年文化有着未来计划,那么这家中国网络二次元文化最初的起源地之一、已经形成鲜明的文化属性和产品调性的网站依然可以充当“敲门砖”。

  可以说,只要社交网络上还有年轻人在传颂“猴山”的传说、还有年轻观众每年定时观看A站春晚,A站就依然拥有价值。

  对外而言,阿里需要和对手竞争的“代理人”,在不同的业务上钉入有价值的“楔子”,进行一定的遏制和阻拦。根据《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了解,阿里可能还会有一系列针对二次元市场的不同点位所进行的投资计划。在谈判中,阿里系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通过本次资本运作重塑A站内部的股权关系和权力结构,提升管理层的话语权和积极性。

  根据2017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优酷秋集所发布的片单显示,优酷2018年将会在剧集和综艺上集中发力,几乎没有提到在动漫上的布局。但仅仅在两年以前,优酷是东京电视台最大的买家,大举高价购入动画剧集——被称为“民工漫”的《火影忍者》和《银魂》的动画,都只能在优酷上观看。

  如果没有A站等新的战友的加入,在未来一段时间的青少年动漫市场中,优酷很可能会处在相对劣势的状态。

  最重要的问题来了:在一轮轮动荡和斗争的惯性已经根深蒂固的传统里、在始终无法维护一个商业网站基本运营的情况下,谁才有勇气接下这个曾经承载过ACG粉丝梦想的领地?谁才会得到股东的青睐,继续运营这个已经千疮百孔的社区?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