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阪第四师团真的“窝囊”吗?曾经俘虏8万美菲联军

  每每提及日本的第四师团,人们就会给这个被称为“大阪师团”的日本甲种师团一个形容词:窝囊。

  作为日军在二战爆发前17个常备师团之一第四师团,是1888年5月14日大阪补给军区编成的。第四师团成立时为所属的步兵联队是第8、9、10联队和第12联队,后经过改隶和调配在1937年时由第8、37、61和70步兵联队构成。由于部队中很多士兵主要由大阪的菜贩走商组成,所以又被称为“商贩师团”。或许,这些士兵将商贩的斤斤计较的本色带入军营,所以他们不像人们想象中的日军那样好斗成性,更不会轻易在精神力量的指引下,发动什么“玉碎冲锋”。更不喜欢以寡抵众,不愿意在装备以及各种条件都占劣势的情况下背水一战。

  不过,这种考虑问题更注重合理性,换而言之就是更狡诈的思维方式,换来的却是日军其他部队的嘲笑。以至于在日本陆军中盛传着,“第8联队(隶属于第4师团)又败北了,接下来轮到第9联队(隶属于第16师团,另一个以城市士兵为主的师团)(败北)了”之类的笑话。后来,经过日本军事历史学家关幸辅的夸大,第四师团成为一个在人们印象中“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部队。甚至在日本军一级的指挥官,都不愿意用用其打头阵。

  但其实呢?作为日本最早的常设师团,第四师绝非酒囊饭袋。第四师团初战扬名是在日俄战争时期。在日本第二军攻击金州城时,第四师团先是依靠一次夜袭就夺取了金州城。当然,取得这样的战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俄军的主要阵地是在城外南山。于是,日军又开始向南山的俄军阵地发起攻击。结果,第一师团的第一联队和第三联队轮番发起冲锋,却在俄国人机枪和铁丝网构成的阵地前伤亡无算。于是,第二军不得不派出第四师团继续发起攻击。第四师团,一改强攻的方式。先是利用炮火的掩护逐渐靠近俄军阵地,然后在夜色即将降临之际,突然发起进攻。不过,第四师团的运气确实很好,就在他们发起攻击的同时,苦苦支撑了一天的俄军南山守军也难以自持,正在选择撤退。于是,第四师团一波流就占领了南山俄军阵地。

  如果说,第四师团在金州城那是走了狗屎运,那么在菲律宾则是将“商人”的狡诈发挥到了极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西方国家在东南亚的殖民地尽收。只不过到了菲律宾,骑着自行车都把英国装甲部队吓跑的日军,却遇到了抵抗。由于美军在菲律宾修筑了大量要塞,对于惯用“大炮轰完步兵冲,步兵冲完大炮轰”的日军来说,他们的传统战术失灵了。攻击巴丹要塞的日军第16师团损兵折将,也难以逾越美军的要塞。日军第一次巴丹半岛攻坚战的惨败,让大本营不得不将第四师团派遣到菲律宾进行支援。

  1942年3月,第四师团在林加延湾登陆,编入了由本间雅晴中将指挥的第14军序列。第14军于4月3日发起了第二次巴丹半岛的攻坚战,同样再次遭到了美军的坚决抵抗。只不过,第四师团并没有幻想可以靠冲锋和刺刀就能吓跑美国人,他们4师团在进攻前向巴丹守军战线内渗透了大量侦察兵,把守军的隐蔽火力点、重型火炮和碉堡的位置摸的一清二楚,并全部标记。此后,日军炮兵几乎象长了眼睛一样,把美军的阵地全部击毁,甚至很多炮弹直接飞进了美军的碉堡。于是,在日军强大炮火的轰击下,美军的防线和心理防线都垮了,仅仅2个星期的时间,就有8万美菲联军被歼灭。而且,巴丹守军的溃败严重影响了克雷吉多尔要塞的美军的士气,麦克阿瑟乘坐鱼雷艇匆忙逃到了澳大利亚。而第四师团如法炮制了巴丹要塞的经验,通过渗透和侦察将巴丹半岛要塞的炮位全部标记,然后指引炮兵发起轰击。结果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完全攻占了克雷吉多尔要塞。

  由此可见,第四师团的战斗力并不差,在关键时刻也从不窝囊。只是由于他们几乎从来不蛮干,懂得进退以避免遭受无谓的伤亡,很擅长发现对手的弱点并抓住战机击破对手。这与传统的日本“武士道”背道而驰,结果就被冠以“窝囊”,也算一个“冤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