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豪门的哈佛女博士 她却说:修行胜过一切

  素材来源 |奇迹广场葛葛自由漫谈

  整理 | 普贤编辑组

  外人眼中的杨元宁,出身豪门,是被誉为“经营之神”的王永庆孙女,母亲是台塑集团副总裁王瑞华,父亲杨定一是长庚生物科技董事长。

  如此显赫的家世,坐拥百亿身家,杨元宁却从不提及,也没有一丝富家千金的骄气,而是靠自己走自己的路。

  杨元宁在16岁就出版了7本发人省思的童书,获得过“全球生命文学创作奖”,17岁成为“纽约时尚周”走秀的模特,18岁以提前准许的最困难方式进入哈佛大学。

  特殊教育,感悟哲思人生

  她的成绩除了聪颖的天赋,也与杨定一特殊的训练──诵读古典智慧文献紧密相关。

  身为科学家与医师的杨定一,在研究儿童脑波时发现,朗诵高智慧的古文时,儿童脑波的状态与静坐时一样,脑波彼此平行如一道巨大的雷射光波,不仅意味着深层的纾解与冥想,更是让大脑发挥创意的必要条件。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古代圣哲的著作?他认为这等于在让孩子们直接与人类的最高智慧对话,他更要求带领朗诵的大人不要解释字义,他相信孩子们有足够的智慧了解,这样就不至于因为大人的解释而扭曲原意。

  杨元宁笑着说:“小时候这样读古文只是好玩,但那些文字好像有生命,不同时候会跑出来产生新的意义。”

  在这么多经书中,最让杨元宁有所感悟的,则是《六祖坛经》,经书所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对她影响深远。

  9岁时,她随父母一同参加5日禅修。在第5天要结束时,杨元宁忍不住泪流满面,父母以为5日禅坐让孩子身体不适,没想到杨元宁却哭着感动地说:“原来人生是一场空。”

  16岁那年,杨元宁出版了7本童书,《大地医生》《不再恐惧》《活在沉静中:赞颂大地》《整体疗法》《记得快乐》《大笑老人》《业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等。

  杨元宁在《业力: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中的另一段更写到:

  “我们的灵魂或是精神,不论我们叫它什么,都是一样的。即使抛去了这个肉体,我们的灵魂还是永存。

  真相是,我们原本就是美丽的灵魂,暂居于此身。内在无限地光明,永远不灭地闪耀着。”

  传承门风,成为他人天使

  出身豪门,对杨元宁最大的意义,不是挥霍不尽的金钱,而是特别的教育环境,以及更严的“家风──尽力、勤俭、助人。

  尽力,从小,家族里的长辈就身体力行:“无论碰到多大的困难,一旦立定目标,都全力以赴。”

  有人问杨元宁:“你人生遇过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她认真地想了想,回答“没有,我一定全力以赴完成。”

  她承认自己有完美倾向,常常连杨定一都拜托她放轻松。申请大学时,她比别人早两个月寄出所有的申请表格;老师建议她不要超过6所大学,她却一口气申请了12所,而且每一份表格都费尽心思,强烈表达她渴望入学的欲望。

  最后她被哈佛大学以提前申请的方式准许入学,在哈佛所有的入学方式中,这种是最困难的。当她获准入学后,便轻轻松松放假,而别的同学们还在拖延,直到最后一刻才临危抱佛脚。

  勤俭,自然是这个家族最为人所知的门风。王永庆先生总是一条毛巾用到破。杨定一在餐桌上也有规矩,他不准孩子们有剩菜,他说:“吃饱,不是理所当然,非洲有几百万人都在挨饿。”

  杨元宁的心比父亲期望的还要柔软。从小只要有同学生病请假,杨元宁除了打电话关心,还会帮同学准备好缺漏的功课。曾经有个犹太妈妈握着杨定一的手说:“杨元宁真是个小天使。”

  台上绽放,完美表现进入哈佛后,杨元宁几乎投注所有心力于智慧的追求,夜夜苦读,两三天就读完一百多页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或者生物学理论。读书累了,她就去湖边跑步。

  但别以为杨元宁是个无趣的书呆子。17岁时,她参加试镜,成为平面模特儿。杨元宁总是从纽泽西开车进纽约参加一场又一场的面试直接面对被挑选的残酷,以及被选上后严苛的工作。

  她后来还为美国《Vogue》杂志拍照,在“纽约时装周”走秀。上了哈佛大学后,甚至担任起模特儿指导,新手走秀难免会胆怯,她便上前说:“请一定要相信,你自己是美丽的!”

  杨元宁做模特儿,除了好玩,更重要的是去体验苦与乐。

  她若不是天才,怎会如此优秀?

  杨定一却说:“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只要大人能够放下。”

  杨定一从不限制孩子们的选择,唯一在意的,是希望孩子放下“我”。

  他说:“如果把自我成就当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得到的一定是失望与痛苦。”

  杨定一认为人生最重要的是“愿力”,有了热爱就有了希望,自然就会走向它。

  父亲在小小杨元宁心中便种下“助人之愿”。

  杨定一在危地马拉推动的“住屋计划”,杨元宁更是重要帮手。那是一个为了当地贫民所兴建的计划,分别为“希望之村”与“光之城市”的计划。“希望之村”建造了环保而美丽的房屋,每户只要1万1000美元。

  目的是让中低收入户的贫民能够有屋可住;“光之城市”则是造镇计划,包含2000户住家、商用建筑、学校、医院等。

  她笑着说:“看到被帮助的人开心,就是最棒的。”

  对杨元宁来说,哈佛大学,只是人生的起点。

  让人欣羡的家世,滋养她,也考验她。然而,让她闪闪发光的,不是出身豪门名校,也不是美貌与才华,而是慈悲和智慧。

  下面是一篇杨元宁在9岁时,随父母禅修后的感悟文的部分摘录 :

  《我的第一个禅修》

  当我第二天上座,我凝视着放置在师父旁边的蜡烛,它们慢慢地在燃烧着,我发觉它们就好似生命,生命像蜡烛般慢慢在燃烧着。

  但当你深入去观察,生命事实上却已在不知不觉中快速地溜走了。就像一根燃烧中的蜡烛,当你仔细去看它,一大半的生命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蜡烛慢慢在燃烧着

  或者它看起来是如此

  好似你我生命的开始

  一滴滴的烛泪

  已流成一池的泪

  但你似乎还不知道,是吗?

  缓慢中,这蜡烛却已燃烧了一半

  当你惊醒时,蜡烛也已跟着消失

  而你也失落在那另外的一个世界

  蜡烛是珍贵的,生命也是

  对我而言,时间好像停止了转动,我感觉我好像是永恒的一部分,我好像可以一直坐下去……一眨眼,这五日的禅修已结束

  此次禅修我注意到了几件事,举例说,我无法想象师父怎么会如此纯朴,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件事,都是以身作则教着我们慈悲,我问父亲为什么师父跟别人那么不同?

  爸爸告诉我说,本来就是如此,一个人修行越高,他就会越单纯越真实。

  我想我现在大概懂了。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禅修,因为是在感恩节假期举行,我们大家对此机会都心存感恩,特别是这次共修非常轻松,也有许多小孩参加。

  因为我父母希望是一个家庭共修,让孩子们也种下智慧的种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把这次共修办得比较轻松,时间较不紧凑,很多很好吃的食物,许多活动和空间给小孩子们玩,甚至壁炉也点上了火,让我们烤软糖吃。

  别人告诉我,平常这种共修小孩都不允许和大人一起参加,同时也更紧密,睡觉时间很少,每个人对每件事也都非常严肃。

  这此禅修后,我的生命也跟着转变,许多变化在此禅修时发生。至今,这些变化还一直在发生。

  我感觉我整个身体还在适应这些变化,有时我感觉不舒服,好像每根骨头,每根筋都在慢慢融化掉,就好像一双毛毛虫在转变成蝴蝶,或像一个人死而复生。

  现在,我的生命已完全不同,我的写作也变了,它有着更深的层面,也表达着我的心,我也变成一个较仁慈的人。

  我好像懂得了一些人生的秘密,那是我以前不会去想的,我也开始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我想其他的小孩不会问,也不会有兴趣的。

  比如:我会好奇生命是用来做什么的?我死后会如何?

  这只是一些常常在我脑海中出现的许多问题之一,对于我所有的问题,我父母亲唯一的回答是:“静思,往你内心去观察,试着找出答案。”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的禅修,我更感谢师父和我的父母亲。我想,不,我确定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禅修经验:

  谁说生命是容易的

  孩子们在受苦

  多少人因饥饿而死亡

  谁说生命是容易的

  人们浪费宝贵的时光

  互不关心也不快乐

  谁说生命是容易的

  年老与病痛到处都是

  它们所到之处都种下了悲伤

  谁说生命是容易的

  连修行者

  亦需忍受痛苦的转变

  谁说生命是容易的

  或,生命是永恒的?

  最后,我希望留下这句话:

  修行胜过一切!

  相信它,你一定不会失望,你的人生必定改变。

  ▲点一点,禅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