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观察:都市人下乡,改行做生态农业,有多可行?

  非常偶然地发现这家小店的。长顺街我们常逛,今天忽然发现街边出现了一个新的玻璃橱窗,里面摆了些盒装鸡蛋。精巧地放在那儿,很宝贝的样子。

  我本来已经走过了,想起这一幕,觉得有趣,又折回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那橱窗里只放了几盒鸡蛋,细一看,这鸡蛋似乎真的有些不同。有两种,都比平常买的鸡蛋要小。安全精致地放在纸盒里。

  橱窗旁边开着个门,四处贴着招贴海报,灯光明亮,商品却不多,猛一看像一家可疑的会员店,专卖一种价格高昂的会员产品。这种店平时大家都会避之不及的。但细一看,这是一家对外营业的商店,店名上写明,他们是卖有机鸡蛋和有机猪肉鸡肉。

  土鸡蛋和土猪肉专门开了店来卖,这倒是件新鲜的事情。

  门口站着位手拿传单的中年男人,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看看。

  我一边接过传单,一边进到店里,低头还看见传单上附着名片,他是某某经理。

  他跟进店里,热情地介绍每一样东西。他说,他们包了一家农场,坚持生态养殖,现在产品出来了,就是这些蛋啊肉啊。

  我看那些产品,凭我不多的农贸知识,的确能辨别,这些产品很好,是真的土鸡土猪。我一向是喜欢这些口味的,问了价格,比菜市的普通产品是要贵一些,但也能接受。便先买下一盒鸡蛋,又转过来身来,看橱柜里的肉类产品。

  这时,我才看清,柜台里面也站满了人,一共有五位,热情地望着我,满怀期待。我仔细看了那些东西,选了一只斩杀好了的土公鸡,马上有人热情地帮我称重,问我要斩成什么样的。我告诉他,要斩成小块。就在这时,这五人意见不一,有人说,要这样斩才对,有人又比划,应该那样斩。

  这几个人都恨不得到那只小公鸡身上一试身手。他们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原木案板,又厚又重,基本是全新的,看起来有种低调豪华的感觉。当然,这“豪华”,是针对追求原生态,喜欢调调的人。

  我再看那几个人,男女都有,年轻的大约不足四十,年龄大的约近六十,身高样貌差别也大,但完全看不出谁是老板,谁是店员。如果他们中间有店员的话,也太多了,这个只有我一个顾客的小店,却有着六个工作人员。

  他们终于把那只小公鸡变成块状后,装到纸袋里,递给我。又七嘴八舌地介绍起他们的猪肉也非常好,绝没有喂饲料。我漫应着,说:“是很好,可我不吃猪肉,以后会介绍朋友来买的。”

  领我们进来的那位又连忙询问:“不吃猪肉?是为啥子呢?是宗教原因吗?”

  我解释:“只是不爱吃。”他严肃地点头,似乎这得到了一条重要商业信息。

  走了很远,我才想明白,店里的这六位,应该就是联手承包农场的一帮朋友,所以,谁也不是权威,第一天面对顾客,又热情,又激动,谁都觉得自己的服务最好。

  我隐隐为他们担忧起来,这种“有机”农业,目前很难做好市场的。

  我有几个朋友,大学老师,也在远郊承包了山林,种植有机猕猴桃。这事情做起来才发现太艰难,等千辛万苦,小树长大,三四年之后,终于出产品了,发现,要认证“有机”或者“生态”、“绿色”也很麻烦,等这些关过了,如何把水果推到市场上,又是一大问题。

  我还熟知郫县那边有一个村庄,种植“有机”蔬菜,几户人家联手做这件事,每周一至两次送蔬菜给城里的订户。我曾订了好长时间,也热情把他们推荐给朋友。但后来发现问题不少,有的订户是信任问题,不相信他们真如承诺一般,完全不用化肥农药。对我来说,是他们的管理问题太大,经常连着几周送的菜都是一样的,完全不讲搭配,而且轮到领头的那家配送的菜就好,别的就要差很多。

  从这几个例子我就知道,现在做农业,商业经营也得是重头。

  这家新开的小店,也许他们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直接租了个店面来经营?但这个地点也不大对,这种概念新潮的店,放在这老街上,觉得有些不合时宜。

  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里,我又来过两次,但每次都没看见有别的顾客。其实他们的鸡蛋和鸡肉味道真是不错,但目前讲究这个的人,估计不会逛街,不会自己买菜。只有期望他们做下去,慢慢做出口碑,也许会有改观吧。

  当我第四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改成了一个介绍保姆的中介公司,问里面的人,上一个店铺搬到哪里去了。她们茫然地向小街里挥了挥手,说:“好像那边。”

  我把附近的小街都逛了一遍,终于相信,这家小店只有一个月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