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列颠统治英吉利海峡千年,一朝却被德军从眼皮下溜过

  众所周知,不列颠帝国作为传统海洋大国,对于家门口这段英吉利海峡一直有着绝对统治权。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海空军的一次“地狱犬-雷霆”行动却给英国人一记狠狠的耳光,百年海军的颜面几乎丧失殆尽!

  让英国人丢尽脸的“地狱犬-雷霆”行动

  起因

  故事要从1942年说起,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了最艰难和残酷的阶段。德军大举进攻苏联,在西线转入战略防御态势。这时法国西部的重要港口布雷斯特,停泊着德军战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森瑙”号和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这三艘军舰自去年3月来到布雷斯特后,便牢牢吸引着英军注意力。皇家海军虎视眈眈,皇家空军骚扰不断,鱼雷机、轰炸机隔三差五就去布雷斯特刷刷存在感(虽然往往半路就会被德军高炮和战斗机赶跑)。苏德战争爆发后,英美对苏联的援助物资都通过北极航线运送,德国从战略上考虑需要切断这一援助线路,加上为了和盟军争夺挪威的铁矿资源,希特勒一拍脑袋:这三艘战舰驶回德国,再调往极北地区作战!

  三艘巨舰即将高速穿越英吉利海峡返回德国

  这时候,德国海军还没走出“俾斯麦”号葬身大西洋的心理阴影,听到消息头大无比:英军强大的H舰队和本土舰队正从直布罗陀和斯卡帕湾一南一北严密封堵,想撤回来谈何容易?!但元首发话,下面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德国人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向西向北绕过苏格兰和爱尔兰,穿越大西洋公海回到德国,这条航线距离远、变数多,危机四伏,尤其在斯卡帕湾,皇家海军占有绝对优势,德国海军不敢造次,研究决定铤而走险,夜晚从布雷斯特向东北方向出发,次日白天在空军的掩护下硬闯英吉利海峡,再经北海回德国。这个方案航线短,且位于德军战斗机作战半径内,成功的几率更大。 “地狱犬-雷霆”行动就这么出台了。在这里,“地狱犬”(Cerberus)是德国海军行动代号,“雷霆”(Donnerkeil)是德国空军行动代号。

  1941年12月,皇家空军两架哈利法克斯轰炸机飞临布雷斯特干船坞,它们下方就是“格奈森瑙”号

  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要在敌人眼皮底下穿越对方家门口同样凶多吉少。自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入侵以来,数百年间还没有英国的交战国军舰能在白天硬闯过英吉利海峡。更严峻的是,英军已经获得情报,有所警觉,专门制定了一套代号为“套锤”的预案,从海空两方面监视拦截,就等着来个瓮中捉鳖。相关海域被提前布下了密密麻麻的水雷,最狭窄的多佛尔段有大口径岸炮严阵以待,英格兰南部还集结着约600架战斗机、300架轰炸机和30架鱼雷轰炸机,不啻于悬在德舰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如此险恶的形势下, 1942年年初德国军方在“狼穴”召开的秘密讨论会上,海军总司令雷德尔元帅斩钉截铁要求确保制空权也无可厚非。而空军总参谋长耶顺内克将军也深知出了闪失有什么后果,毕恭毕敬地传递了一个意思:我们竭尽全力是义不容辞的,从东线增兵是没可能的,锅也是绝对不背的。估计雷德尔一听脸就黑了:你上面那位当家的打包票的事情还经常办砸,这下连包票都不打,我们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从法国一侧遥望英吉利海峡对面的多佛尔白崖,三百年来英国人牢牢扼守着这段狭窄的水域

  海空两军当着元首的面踢皮球的时候,耶顺内克旁边,一个空军上校蹙眉不语。在满屋的将军元帅中间,他唯一显眼之处只不过是一张格外年轻的面容以及唇边一撮小胡子,此人就是新任战斗机部队总监阿道夫·加兰德,彼时虽然创下过击落96架敌机的空战战绩(其中91架是英国飞机),还将全军第二枚钻石饰骑士十字勋章收入囊中,但作为兵种总监,他太年轻,性情又过于放飞自我,更没有任何总参谋部培训经验。上任两个月以来,柏林方面对他的质疑和非议从未停止,就像这次联席会议,如果不是被希特勒征询意见,完全轮不到加兰德发言。

  既然讨论焦点集中在了空中掩护上,急需证明自己的加兰德决意抓住这个机会。他也确实有一定底气,他曾作为第26战斗机联队(JG 26)的联队长隔着英吉利海峡和皇家空军打了两年交道,知己知彼。尤其是在过去半年,JG 26携手JG 2凭借最多不过200架战斗机一次次化解皇家空军的昼间空袭,牢牢把持着德军在西欧的制空权。加兰德相信目前西线这支战斗机力量有实力打退敌人的空中进攻。最终,希特勒授予他“雷霆”行动的指挥权。

  阿道夫·加兰德,海峡冲刺行动几天前刚被授予钻石骑士十字勋章

  加兰德的计划

  为力保海峡冲刺作战的绝对制空权,加兰德将“雷霆”行动的护航全段细分为四个区域,各由一个指挥部分管从瑟堡到汉堡的整个航线。

  对比皇家空军,加兰德手上的牌确实让雷德尔和耶顺内克捏了把汗,德国空军留在西线的三支昼间战斗机联队(JG1、JG 2、JG 26)大约共有252架单发战斗机,机型以Bf 109F和Fw 190A为主,负责掩护舰队在昼间的安全。凌晨和黄昏时段由第1夜间战斗机联队第二大队30架Bf 110双发战斗机负责掩护。加兰德又从巴黎一所航校抽调了12架Bf 109F-4作预备队,此外,轰炸机部队提供了约 170架轰炸机,准备进行反舰攻击和对英国本土的牵制性轰炸。还有2架He111负责电子干扰。

  1942年2月12日共有约102架Fw 190A参加了海峡冲刺

  为了最大程度地保证护航的连续性和无缝对接,护航机与舰队的航线保持平行,补充加油统一设在各自起飞机场东边的补给点,补充燃油、弹药和维护以及再次集结时间控制在30分钟,这样有几个战斗机大队一天出击多达三四次。预备队在加来沿海处于驾驶舱待战,随时支援。

  舰队上空的护航机维持在16架,编成四支四机编队,高空和低空各两支,以舰队航线为轴线左右两侧(即靠近英国和法国两个方向)平均分布。护航编队沿着整体前进方向做8字形迂回飞行。

  飞行员在收到暗号“摘下护目镜”前严格遵守无线电静默,维持在规定的最低飞行高度,保证护航目标在可视范围内。单次护航时间为30分钟。换班时间约10分钟,因此舰队上方的护航战斗机最多可达32架。为了阻止敌机攻击战舰,如有必要,撞机也是允许的。但鉴于战斗机数量有限,如有战舰受到重创而掉队,都会被护航机舍弃而失去空中保护伞。

  加兰德的兵力

  海峡冲刺关键在于兵出神速、争分夺秒,因此从计划制定到实施,保密工作贯穿始终、天衣无缝。参战的三个昼间战斗机联队从联队长到一线飞行员都是直到行动开始前一天才知情。空军在“沙恩霍斯特”号上设立驻舰战斗机指挥部,由伊贝尔少将负责海空协调。每艘军舰上加装了对空、对岸电台,驻舰联络人员都有着各种不起眼的理由或伪装身份。

  总而言之,对于“雷霆”行动,加兰德亲力亲为,独断其谋,计划极尽周密。德国人精准严谨的作风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既然“谋事”一环他确实做到无可挑剔,那么上天能成全他吗?

  海峡冲刺中的空中掩护

  2月11日20:30,三艘战舰在6艘驱逐舰、3艘大型水雷艇和大大小小巡逻船保护下,按原计划从布雷斯特港拔锚启航,“地狱犬-雷霆行动”正式开始。然而开局不利,舰队还没驶远就遇到18架英国惠灵顿轰炸机的例行轰炸,只好返回港口,打开探照灯佯作组织防空作战,“惠灵顿”丢下炸弹后匆匆离去,既未察觉异常,也没造成损失,不过宝贵的时间也因此耽搁了近3个小时。当天夜里22:45,舰队重新出发,次日凌晨5点进入英吉利海峡并顺利通过瑟堡海域,被空袭耽误的时间已经弥补了回来。此时天空飘着雨,海面上方100米低空笼罩在云雾中,气象条件极差。清晨时分,Bf 110首先赶来护驾,飞在舰队上方约400米高度。

  高速疾行的“格奈森瑙”号

  2月12日8点,舰队在Bf 110和Bf 109保护下到达法国勒阿弗尔北部海域。Bf 110逐渐退出本次任务,降落在荷兰,待夜色降临将再次出动。接下来3个小时里,JG 2和JG 26的Fw 190、Bf 109始终严格按照时间安排,分批次飞往海峡上空。

  大约9点,舰队到达迪耶普,驶入了英吉利海峡中最狭窄、也最危险的多佛尔段,但是一路相安无事,顺利得连加兰德也始料未及。事实上从清晨开始英国人不乏大把的机会,却都因麻痹大意而白白浪费了。清早,皇家空军几架哈德逊海上巡逻机对布雷斯特港进行例行侦察,由于云层过厚、机载无线电故障和德军成功实施的一系列欺诈行为,它们未发现舰队离港。大约8点半, Bf 110战斗机和He 111干扰机先后被英军海岸雷达发现,英国人判断这是从事海空搜救的水上飞机,摆摆手放过了它们。截至10点半,三处英国雷达站都不约而同地发现多架德机在特定空域异常盘旋,并以20至25节的速度缓慢向东移动。可由于德军的电子干扰和英军自身的轻敌,这些报告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但皇家空军派了两架“喷火”战斗机前去侦察情况。

  于是,接到命令的第91中队中队长奥克斯普宁少校带着僚机于10:20起飞,大约20分钟后来到海峡中段,透过厚厚的云层果然看到庞大的德国舰队。几乎同一时刻,英军肯利基地司令维克托?比米什上校和副手博伊德中校驾驶“喷火”无意中尾随着两架Bf 109也在法国勒图凯附近也发现了德舰行踪,可这两位高级军官一丝不苟地遵守无线电纪律,直到半个钟头后降落回基地后才上报了这一情况!倒是奥克斯普宁果断打破无线电静默。

  皇家空军的喷火战斗机最早确定了德国舰队的行踪

  不知是因为设备故障还是无线电干扰,奥克斯普宁的通讯报告没有传到英国,反而被德军监听系统截获。坐镇法国海岸指挥的加兰德为此惊出一身冷汗,他必须当机立断,是继续保持无线电静默、置他飞在低空的飞行员于险境,还是下令战斗机爬升迎敌,继而彻底、全面暴露“地狱犬-雷霆”行动和舰队位置。经过一番思量,加兰德断定以英国军方的保守,即便接到报告也将做进一步确认核实才会采取行动,于是他选择维持无线电静默,但是紧急抽调III./JG 26大队两架Fw 190去对付英国侦察机。

  加兰德赌对了,拜英国空军和海军内部死板的官僚主义所赐,“喷火”侦察到德舰行踪后长达两个小时里,英军没有任何动作。11:25,收到比米什上校报告的皇家空军总算意识到事态严重性,战斗机司令部第11大队全体进入紧急战备,海岸司令部、轰炸机司令部和海军也如临大敌。英军的第一枪来自多佛尔南福尔兰角的岸炮,于12:19向德舰开火。很快,皇家海军的鱼雷艇也对德军鱼雷艇和驱逐舰发动攻击。舰队上空的德国战斗机遵照命令,继续监视空中动静,没有介入海上战斗。

  一前一后、正在开火的“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

  12:20,英国本土唯一一支接受过反舰训练的海航第825中队6架“剑鱼”从曼斯顿紧急出动,中队长尤金·埃斯蒙德少校是参与追击俾斯麦号的英雄,他深知事态严重,时不我待,来不及等5支仍在集结的护航中队便率队冲向英吉利海峡,仅有皇家空军第72中队的10架“喷火”与第825中队完成会合。其他4支护航中队陆续向目标海域赶去,中途都遭到德国战斗机攻击。

  在多佛尔海域北端,这16架英国飞机逼近了德舰纵队,岸炮停火。“欧根亲王”号的防空炮首先向“剑鱼”发难。III./JG 26大队的8架Fw 190A正在联队长舍普费尔少校率领下严密地监视着海空动静,同时准备与II./JG 2大队的16架Bf 109F交班。12:34,德国空军驻舰指挥部的警报尖锐响起,引领II./JG 2和III./JG 26迎击首支来袭的英国空军,空战在舰队上空正式打响。

  后人画作里的“剑鱼”对“沙恩霍斯特”号的自杀式攻击

  这批“喷火”飞行员技艺高超,击落了多架德机,其余德国飞机则从已被打散的“喷火”机群右方绕过,直取笨拙的“剑鱼”。12:44,II./JG 2大队的4架Bf 109率先向“剑鱼”发动迎头攻击。很快埃斯蒙德少校的座机右上翼前缘被炮弹撕裂,机身冒出黑烟。埃斯蒙德努力保持住航向,顶着凶猛的高射炮和航炮夹击,以150km时速奋不顾身扑向“沙恩霍斯特”号,在900米高度投下第一颗鱼雷,随即这架“剑鱼”在所有人注视下,化作一团火球,坠入大海。

  埃斯蒙德后面的两架“剑鱼”也步其后尘,剩下三架投弹后急忙撤离,但这种最高时速只有222km的帆布蒙皮双翼舰载机哪里跑得过Fw 190和Bf 109,全部悲壮地葬身大海。它们投放的鱼雷没有一颗击中目标,尽管如此,“剑鱼”飞行员近乎自杀的攻击连敌人也肃然起敬,德国海军总指挥奥托·齐利亚克斯海军中将(Otto Ciliax)在“沙恩霍斯特”号上目睹这一幕,称赞道:“这几架古老的飞机发动鱼雷攻击,飞行员们展示的勇气远胜于当天双方任何参战人员”。

  第825中队18名机组人员中仅有5人被皇家海军营救生还。埃斯蒙德少校的尸体第二天被冲上泰晤士河河口,他被追授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德军共宣称击落16架“剑鱼”,其中10架归于空军,剩下6架归功于海军防空炮——这个成绩单比对手实际出动总数两倍还多。III./JG 26大队参战的16架Fw 190中有2架未能返航,可能被皇家空军第72中队“喷火”击落,后者无损失。

  “剑鱼”在德军战斗机和军舰防空火力的夹击下艰难投弹

  12:50,加兰德在他的指挥部发出暗号“摘下护目镜”,宣告无线电静默结束,德国战斗机爬升迎敌。

  与此同时,英军为“套锤”行动准备的作战飞机也从各地倾巢而出,力求亡羊补牢,在家门口干掉3艘德舰。下午2点到3点间,第一批73架英国轰炸机抵达目标区域,但由于低垂的云层和低能见度,只有寥寥几架发现了目标。当天,英军共出动242架轰炸机以及35架“哈德逊”和“博福特”鱼雷轰炸机,在398架次战斗机保护下实施了三轮轰炸,但事发突然(有的鱼雷机甚至连鱼雷都没有准备)、指挥混乱、低能见度、通讯故障频发、英国轰炸机飞行员缺乏反舰经验,再加上德国战斗机凶狠的截击,共同导致了空袭以完败告终,只有39架轰炸机对目标发动攻击,仅仅炸沉德军一艘巡逻艇,炸伤2艘鱼雷艇。英国皇家空军从未对德国舰队造成实质性威胁。

  反观德军,计划周密、准备充分,海空联络通畅,战斗机在舰上的联络组准确引导下,能及时占据有利阵位,与军舰的高射火力形成有效的海空协同作战,给予英机沉重打击。三艘德国主力舰上空始终保持了至少16架护航机,部分德军战斗机应付英国飞机之余甚至还能攻击英军鱼雷舰和老旧的驱逐舰。

  德国空军Fw-190战斗机为海峡冲刺提供护卫

  下午舰队上空的激战有多混乱,从英军“沃波尔”号(HMS Walpole)驱逐舰和德国飞行员阿道夫·格隆茨上士的经历可见一斑。“沃波尔”号带着机械故障返航途中,突然遭到自家两架“惠灵顿”轰炸机袭击,紧接着,船员们瞠目结舌地看到一小队Bf 109自左方涌上来,为“沃波尔”号解了围。这群德国战斗机击退“惠灵顿”后,热心肠地继续掩护这艘英国驱逐舰飞了一段时间。直到飞行员终于发现乌龙了,又匆匆消失在云层中。

  II./JG 26大队的阿道夫·格隆茨上士当天第二次起飞后落了单,途中将“大约25架喷火”误认为自己的大队欢欢喜喜飞过去,当他发现大错特错,为时已晚。格隆茨硬着头皮、操纵Fw 190横冲直撞,闯进敌军中央火力全开,打退了大部分英机,只有一架“喷火”顽强地纠缠不休,五分钟的生死搏杀后,德国人笑到最后,Fw 190一弹未中,全身而退,但格隆茨也几近虚脱,他后来对一位记者形容“这五分钟漫长如永恒”。

  战斗机部队掩护德国舰队的现场照片

  激烈的海空战一直打到黄昏,下午5点左右,德军6./JG 1中队的博克中尉宣称两分钟内击落2架“汉普顿”轰炸机,完成德国昼间战斗机收官之作。6点半夜幕降临,昼间战斗机退出作战。

  在夜幕的掩护下,德国舰队终于甩开英军的围追堵截,冲破了英吉利海峡,“欧根亲王”号和“格奈森瑙”号拂晓驶入易北河,“沙恩霍斯特”号则晚到13日上午10:30驶入威廉港,她和“格奈森瑙”号将停留在基尔,修复触雷造成的损伤,完好无损的“欧根亲王”号继续北上,直接驶往挪威。“地狱犬-雷霆”行动圆满落幕。

  三支德国昼间战斗机联损失了6架飞机和4名飞行员,另有1架重损,德国空军当天共损失了17架飞机。英军因各种原因共损失43架作战飞机及14名飞行员,其中包括海军的6架“剑鱼”鱼雷机,空军的17架轰炸机(另有20架受损)和17架战斗机。无论从目标的实现还是交换比来看,“海峡冲刺”行动中德国空军的空中掩护都是极为成功的。

  尾声

  三艘德国主力舰闯过英吉利海峡,此事引得英国朝野震动,皇家海军尤其蒙受奇耻大辱。数百年来第一次有海上力量如此挑衅大英帝国最引以为傲的海权。《泰晤士报》忧郁地评论道:“齐利亚克斯海军中将屹立于当年梅迪纳?西多尼亚公爵倒下的地方。自17世纪把持海上霸权以来,长达三个世纪的荣耀遭到最沉重的打击,战时没有一艘敌舰胆敢闯过被我们骄傲命名为英吉利海峡之地,如今皇家海军这段传奇就此终结”。不明就里的民众则以为德军控制了英吉利海峡,恐慌和愤怒一度蔓延。

  海峡对岸则一派喜气洋洋。凭借旺盛的活力、缜密的计划,加兰德通过了新职位上的首次考验,所有对他的质疑和轻蔑消失了,从此,加兰德带着希特勒的赏识,步入仕途的快车道。不久后以不足30岁的年龄晋升为少将,成为当时德国国防军中最年轻的将军,风头一时无二。战后很多年,加兰德依然骄傲地将“雷霆行动”视为自己军事生涯最荣耀的时刻。

  作战地图

  “地狱犬-雷霆”行动是二战中一次出色的海空协同作战,其空中掩护部分充分展示出1941年-1942年间德军在西线的制空权。但从战略上看,德国海军硕果仅存的大型战舰离开了大西洋这一主要战场,即便在挪威尽显神威,对整个战争的影响和作用也大为降低。再一次,德国人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然而在战略上却是一次失策。

  资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