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代人的感情,可能才是春节团聚真正的意义

  明天就要回去了。这次是去祖国大陆的最南端过年。想着一年到头,吃过家里人提供的大米、海鲜、鸡肉和鸡蛋,而我们这就这么短短几天的陪伴。所以,无论再拥堵,我们都是会回去的。

  孩子更是欢喜,因为他可以见到公公了。

  我一直认为隔代人的感情,对春节来说有着很大的意义。

  我儿子第一次去公公家,公公抱着他去看牛,那时候只有一岁半的他,就不哭也不闹。爷孙俩就成了一对很好玩的人。

  (那次我们一家和公公去西安游玩,在古城墙上跑了两个门,一路都是公公带着的。)

  1

  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年关的时候,我们家也商量去哪家过年。

  我家,还是她家,还是就生活的城市,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去她家,因为今年还没回去过。

  儿子听说要去公公家过年,很开心,把自己的玩具装在书包里,一件件堆进去,说,我要去公公家过年了,我最喜欢去公公家喂鸡了。

  孩子喜欢公公,是有原因的,他吃的鸡蛋都是公公养的鸡下的,他每次回去就帮公公喂鸡,说多下蛋,让他有吃的。

  最主要的是,儿子还喜欢和公公微信语音,讨要微信红包。

  爸也算是新潮,六十多岁的人了,什么新鲜东西都会尝试一下。

  2013年就有了微信,还主动加我们。后来我们建了一个家人群,把他拉了进去。都是家族的人。他很活跃,但不怎么会用,经常时不时就发个定位过来。语音也是,不知道怎么用,说话经常有一节没一节。

  2015年开始,群里流行发红包。爸每次都很快就抢到。手机估计是时刻拿在手上,所以谁发红包,他都能第一时间抢到。但从来没有发过。

  每次抢完,我老婆就笑着说,没想到爸每次都手气这么好啊。他钱包里应该有不少钱了吧。

  某次回去,帮他看了下,有好几百了。

  爸看着我们玩,就凑过来说,你们告诉我下,怎么发红包吧,每次我都是只会抢,但不会发。

  我把发红包的几个简单步骤跟他说了,还说了要关联银行卡。

  他一听就兴奋了,关联银行卡,不断发红包,不亦乐乎。

  教会他发红包的第一天,他连续在群里发了几十个红包,看着大家抢,然后还看谁的手气最佳。他觉得好玩极了。

  就这样,发红包几乎成了他在群里说话的方式。有事没事就是一个红包弹出来了。

  我家儿子过生日了,他发红包庆祝下,大姐的女儿生日了,他也发红包祝贺下,大舅的儿子结婚了,他也发红包。

  这个带着喜庆,又不用花多少钱的游戏,人人都喜欢玩。

  (哈哈,是不是看到这个画面,手指就自动想点开。)

  2

  我儿子也有一个微信号,他妈妈给他注册的,一部不常用的手机里长期登陆着他的号。

  五岁的人儿,也知道怎么语音聊天,和抢红包了。

  他倒是真的只会抢,不会发。

  但他会说。

  他喜欢和公公聊天。

  在微信里,用语音说,公公,你快递的鸡,我们收到了。谢谢你。

  公公,你快递的火龙果,好好吃,我吃了好多,谢谢你。

  只要家里快递什么东西上来,不用我们多说,他会第一时间用微信语音感谢公公。

  但大部分时间是向公公讨要红包。

  一个周末,他自己拿着手机,在客厅里,叽里呱啦和公公说了一堆话。

  最后说,公公,你给我发给红包吧。我很久没收到红包了。

  公公真的就给他发了一个过来。他点开,查收,兴奋地和我们说。

  他生日那天,很早就用语音在家人群里说,今天是我生日,我要收红包。

  他公公很早就发了一个大红包给他。

  他对数字也没概念,就对点开那个红点点有兴趣。

  每次看到群里有人发红包了,他就兴奋地去点。

  有次,我给他看了下,钱包里有一百多零钱了。

  或许这会成为比他在实际中收到的红包更珍贵的记忆。

  微信红包成了他和公公的日常链接。

  以前他一年也不会给公公打几次电话,但现在他几乎每个月都会主动问候公公,家里的鸡怎样了,猪怎样了,在他印象里就知道这些小动物。

  3

  我一直认为微信红包是微信一项很伟大的发明。

  好奇心、期待感、惊喜、趣味等等人类基本情感的要素都体现在微信红包的设计里。

  它让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系更为紧密。有红包雨的群是热闹的;有了微信红包往来的朋友是亲切的;没有微信红包,我们春节少了多少乐趣。微信红包就这么一点点俘获了你我的心,成了日常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去年春节,微信红包还专门设置了“拜年红包”,可以上传一张相片做红包封面图,金额自动生成,但都是吉利的数字。

  我知道这个功能后,把儿子的一张相片上传到红包里。一天发了几百个出去,算是给朋友拜年。钱不多,但那个拜年的气氛,和儿子那微笑的表情,应该可以给朋友们带来快乐。

  回去过年,公公肯定还会给他一封实体的大红包,但这些钱往往也是我们给他代收了。不知道哪天就帮他花掉了。五岁的他还没有金钱的概念。

  但是他微信红包里的钱,我们不会动他的,那是他和公公最直接的联系和最美好的回忆。

  时间规律不可违,儿子会越来越大,而爸注定越来越老。

  某一天公公终会再也发不了红包给他了。

  我希望这些红包,能够成为儿子对公公珍贵的记忆。

  那一一分一毛都是他通过语音让公公发过来的,而公公也喜欢用这种方式和他交流。

  以前我们每次打电话回家,让他过来和公公说几句,他还扭扭捏捏的,现在自己很主动的和公公语音,聊天。

  4

  微信红包已经成了他俩沟通的一种特殊方式。

  不再像实体红包那样,特殊的日子才会给。

  而是他们之间一种日常的情感链接。

  每天都可以玩这个老少皆宜的游戏,说到底,微信红包也就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不用在乎多少钱,玩的就是一种乐趣,和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沟通交流,甚至带着一点拼运气的成分,譬如今天如果你抢了个手气最佳红包,会不会觉得今天都会运气好很多,给你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

  微信已经成了我们每个人日常生活里不可或缺的工具。许多文章都在呼吁,让年轻人回家的时候,放下手机,多陪陪家人,特别是陪陪老人聊天。其实,与其强制年轻人说,一定要放下手机和老人交流,还不如教会老人怎么玩,让他们也年轻起来,参与进来。

  而微信红包,就是一个老少咸宜的简单游戏。

  今年春节,微信红包又发明了一项新玩法,面对面发红包。已经看到许多地方提过,至于一个怎么样的玩法,我都有些跃跃欲试了。

  春节在家,儿子和他公公,这一老一少,这个游戏估计就可以玩好几天。

  只是,我儿子只进不出,不知道他哪天会想起公公对他的好?可能是某天,他长大了,打开他微信钱包的时候吧,因为那都是他对公公最珍贵的记忆。

  我最开心的事,就是教会了爸发微信红包。这可能比他以前玩的任何新鲜东西都好玩实用,不仅可以和他的外孙交流,还可以通过这小小的红包,把彼此拉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