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开始新一轮群雄逐鹿?IS垮台后的叙利亚将何去何从

  尽管在数年前还风头正盛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大势已去,但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过程中被卷入或干预叙利亚局势的各方力量似乎却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意思。一方面,随着美国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推出了组建“边防部队”的倡议后,担忧库尔德武装坐大的土耳其率先出兵阿夫林地区,开启了后IS时代新一轮“热战”的起点。另一方面,在叙利亚内战和打击极端组织的战事中沉寂已久,但也同时对叙利亚现政权“虎视眈眈”的以色列亦不甘寂寞,在不断对叙利亚政府军和真主党武装进行小规模袭击的同时,还于近日冒然派遣空军战机深入叙政府军控制区,并导致了以色列空军战机出现了自1982年以来的首个战损记录。与此同时,借助叙利亚内战而将“触手”伸向叙境内的伊朗和真主党武装,也在低调而扎实地巩固己方的军事存在,并且将叙利亚视为实现未来地缘政治目标的“桥头堡”。在上述复杂的情况下,目前盘踞在叙境内的各方势力将有何动作?未来的叙利亚又是否会重燃战火呢?且听笔者为您逐一分析。

  首先,从宏观态势来说,尽管目前叙利亚问题有关各方都期望局势稳定,但各方复杂而互相矛盾的利益诉求,使得因地缘政治利益冲突而“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不断提高。同时,目前在叙利亚存在的一个颇为“吊诡”的事实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崩溃,在造成叙利亚境内出现多个“真空地带”的同时,也使得目前兵强马壮而硝烟未尽的各方力量失去了共同反恐目标的约束,从而增大了爆发冲突的几率。此外,在叙利亚长期内战中产生的数量繁多、观点各异的武装派别,以及上述派别各自背后的支持力量,在叙利亚形成了一种复杂的“代理人战争”局面。在台前交锋的代理人武装固然能够充当大国之间的缓冲,但也因各派别之间的固有矛盾,使得叙利亚境内的低烈度军事冲突趋向常态化。而代理人武装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增大了大国被迫卷入的可能性。

  图为在叙利亚境内活动的土耳其陆军部队

  叙利亚的宏观态势不甚稳定,具体到该问题目前的涉事各方,它们的利益诉求与行动也存在较大差异。目前干预叙利亚问题的两个域外大国——美国与俄罗斯,目前在叙利亚主要的利益诉求是通过一些战略“支点”维持在该地区的政治-军事存在,保持长期干预的能力,并钳制该地区的其他力量。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支点是俄军长期部署的塔尔图斯海军基地和赫梅尼姆空军基地。通过这两个地处叙政府控制区的军事基地,俄罗斯可以以此提供对叙政府军的保障和支援,并增大土耳其和以色列等国军事打击叙政府军的顾虑。同时,这两处军事基地也维持了俄罗斯在地中海东部地区的军事存在,对于俄罗斯与北约的战略竞争大有裨益。

  对于美国来说,其在叙利亚军事存在则立足于“一南一北”两个支点。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美国在打击极端组织战争中扶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目前拥有稳定的军力与控制区,而美国组建“边境安全部队”的倡议更显示了美国通过叙库尔德武装“搅局”并维持其存在的意图。在叙利亚南部地区,通过在阿曼的军事基地,美军可以对盘踞在叙利亚南部地区的亲美反政府武装提供支援和庇护,同时控制住这片地处黎巴嫩、以色列、叙利亚和阿曼四国交界的战略要地,为其今后提供了“灵活”行动的筹码。此外,美俄还在各自的阵营中起领导作用(“美国—沙特—以色列”阵”和“俄罗斯—土耳其—叙利亚政府—伊朗”阵营)。有限的地缘政治目标,外加其强大的国力和在跨国合作机制中的领导作用,使得美俄两国可能成为未来叙利亚局势的“稳压器”。不过,目前还在蔓延的阿夫林冲突以及美俄的战略竞争等因素,也为美俄与其他国家,乃至美俄之间发生小规模冲突埋下了伏笔。

  图为美军顾问正在向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提供培训

  如果说美国与俄罗斯对于维持叙利亚的和平局势有积极作用,那么土耳其和以色列这两个中东强国则是未来叙利亚和平局面最有可能的挑战者甚至破坏者。自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土耳其干预叙利亚的态度可谓“首鼠两端”——最初与极端组织颇为“暧昧”,随后与俄罗斯“对抗”,近来又与美国“互怼”。而这种貌似复杂而矛盾的行为背后,却反映了土耳其两个固有的利益诉求。其一,是在通过直接军事干预和扶持代理人,扩大其对叙利亚局势的影响力;其二,则是防止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坐大。正是在上述目标的指导下,土耳其的行为立场才不断发生变化。然而,极端组织垮台后的叙利亚局势,对于土耳其实现其利益诉求的目标却颇为不利。表面与土耳其一致的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对其政治目标不甚关系,叙利亚政府还对此颇为反感;而作为土耳其北约盟国的美国,则一意扶持与土耳其存在矛盾的库尔德武装。为了在这种被动局势中“破局”,土耳其果断发动了对库尔德武装的军事行动,实现了遏制库尔德武装扩张的目标,并为亲土武装争得容身之所。然而,尽管美媒猜测土耳其的军事行动是在与美俄和叙利亚等国达成默契后发动的,但尝到军事胜利“甜头”的土耳其是否会适时收手,如果其进一步扩展军事行动又是否会与美俄直接交锋,目前仍是未知数。

  而对于中东地区另一个军事强国以色列来说,叙利亚的现状更引起其很深的忧虑。尽管俄罗斯、伊朗和真主党对叙利亚的干预,为阻断极端组织向以色列的渗透构筑了一道“藩篱”。但伊朗和真主党这两个以色列的宿敌在叙利亚取得了立足点,使得以色列对自己的安全环境产生了极大的担忧。基于这种顾虑,以色列在近两年中不断对叙境内的伊朗和真主党武装发动小规模袭击。不过,由于此前忙于打击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且以色列行动所造成的后果较小,故而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对此置之不理。然而在近期,以色列深入叙政府控制区腹地发动大规模打击行动,叙利亚也罕见地发动反击,双方同步升级的军事动作,为叙利亚未来的和平态势蒙上一层阴影。

  图为以色列国防军战斗机

  从伊朗、真主党武装的立场来说,维系巴沙尔政权的安全以及打通所谓“什叶派走廊”的目标业已达到。尽管叙利亚政府仍有规复旧版图的愿望,但限于实力,恐怕也只能暂时维持现状。然而在以色列可能冒然扩大战事的情况下,目前没有重大军事压力的三方恐怕也不会甘愿“挨打”,而可能对以色列发动各种反击行动,甚至可能将非正规军事行动扩大到以色列境内,并造成双方军事行动的不断升级。由此可见,目前最有可能打破叙利亚“脆弱稳定”局面的力量,是以色列这个在该地区偃旗息鼓已久的“老玩家”。

  总而言之,在极端组织垮台后的叙利亚,反恐战争的遗产仍在不断发酵。尽管美俄在该地区发挥着稳定局势的作用,但美俄土以伊各国都因各自矛盾的诉求而酝酿着对立与冲突,而极端组织留下的地缘政治“真空”也有待于各方的争夺和填补。因此,在笔者看来,叙利亚局势未来最好的走向,是在各方经过一段时间的协调、争夺甚至小规模冲突中,通过不断的“探底”与调整达成一个相对的平衡。然而,在构建战略平衡的过程中,诸如土耳其和以色列这样的“挑战者”能否控制自己武力干预的边界?不断酝酿的军事冲突又能否被各国之间的合作机制和理性决策所消解?这一切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文/马骐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