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份我国投放天量信贷 金融数据背后透漏三大信息

  1月份我国投放天量信贷,背后透漏三大信息

  文 | 王一峰(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金融发展研究中心负责人)

  央行发布2018年1月金融数据,数据显示1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2.9万亿,高于市场预期。在新增贷款中,居民贷款为9016亿,其中短期贷款受信用卡等消费类贷款投放增多影响,增加3106亿,同比显著多增;中长期贷款增加5910亿,按揭贷款需求较为稳定。企业贷款投放较多,增加1.78万亿,其中短期贷款增加3750亿,中长期贷款增加1.33万亿,投资需求依旧旺盛。票据融资虽然增量不大,但相比去年同期多增接近5000亿。非银行金融机构融资增长1862亿。

  货币方面,1月份M2增速较12月略有回升,为8.6%,但仍较去年同期回落2.7个百分点;M1增速15%,较上月提升3.2个百分点;M1增速回暖迹象快于M2,部分反映出企业生产活力增加;1月份当月净投放现金近4千亿,但M0余额为7.46万亿,同比下降了13.8%,主要是今年春节较晚和支付体系日渐发达所致。

  存款方面,1月份新增存款3.86万亿,也好于预期。其中居民存款增加8676亿;受交税影响财政存款增加近万亿;非银金融机构存款大增,增加近1.6万亿,反映出年末过后的银行资产负债表内外结构调节,从一般性存款向理财等存款转化。

  1月社融余额增加3.06万亿,虽然环比出现接近2万亿的大幅上行,但从结构上看,非信贷类融资仍显著低于预期。反映出受监管政策影响,影子银行收缩力度加强,其中信托、委托贷款新规实施,此两项出现环比负增长,未贴现票据有转表内迹象,企业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相对稳定。

  一、1月信贷增长超市场预期

  1月份信贷供需两旺,受年初流动性好转、季节性“开门红”投放安排和央行鼓励政策影响,全月人民币信贷投放达到2.9万亿,这一数字显著高于过去两年1月份平均水平。从贷款结构看,具有以下特点:一是企业端中长期贷款增加较多,反映经济领域投资端资金需求较好,调剂性票据融资的增加反映出1月份信贷冲量的特征明显;二是居民端短期贷款多增而长期贷款稳定,一方面反映出按揭需求高度稳定,另一方面反映出银行体系继续主动选择高定价的客户,推动了信用卡和短期消费贷款的增长。当前阶段,随着金融服务可得性的提高,居民端杠杆率水平上升具有历史必然性,不必过分紧张和打压;三是贷款投放主体上,无论是大型银行、政策性银行,还是股份制银行等各类机构,信贷投放均大幅度增长,尤其是大中型银行增量较多,少部分银行受存款、LCR达标约束而贷款投放略少。1月份信贷出现超预期高增长,中央银行相对宽容的态度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一般来讲,1月份信贷容易出现月中冲高,此时央行会进行相应窗口指导,但今年央行较大的容忍度甚至鼓励性举措推动了月内信贷投放量持续攀升。

  二、1月存款增长较快,M2增速略有恢复

  1月份,人民币存款增长亦高于历史同期,除受贷款派生因素外,普惠金融定向降准、CRA等操作对负债增长也形成正向推动。在存款结构上,居民存款与企业存款增量受到春节效应影响,增量出现显著差异;交税因素影响财政性存款高增;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增加较多,一方面体现出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进而对非银行机构出现明显资金融出;另一方面体现出银行体系表内外资金、银行体系与影子银行体系资金大跨度转移的特点。货币方面,受益于存款向好,M1、M2增速均有所恢复,尤其是活性较大的M1出现提升,这一指标与企业中长期贷款高增长、企业融资需求旺盛相互印证,反映出经济活力较佳。1月份央行调整了货币统计口径,用非银机构持有的MMF取代MMF存款,提高了M2 0.1个百分点,这一调整顺应了MMF大发展的趋势,尤其是在支付方式日益便捷的情况下,MMF货币属性更加凸显。

  三、1月份金融数据透露出三大信息

  虽然1月份金融数据表现出存贷款向好,经济活力增加的迹象,但也存在三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需要引起重视。

  一是影子银行体系可能存在的现金流断裂风险

  从社融增长的情况看,除传统贷款外,反映影子银行活动的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均出现了负增长,这与年初对于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的规范管理文件是分不开的。而我国的影子银行,虽然存在“三套利”状况,但终究向全社会提供了信用。在影子银行受到打击的情况下,原先主要通过影子银行融资的弱资质信用主体,很难简单的把融资方式转回表内,由此可能出现相当的现金流断裂风险。如某种程度上,近期股票市场的剧烈波动也与规范通过理财的场外配资有显著关系。

  二是银行体系可能重返资金紧张,利率存在跳升风险

  1月份存贷款虽然增长均超预期,但存款端扣除财政存款因素,银行体系增量存贷比依然呈现边际上升势头,这还是在央行已经实施定向降准和实施CRA大量释放流动性的基础之上。随着元宵节结束,CRA陆续到期回流,银行体系很可能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对冲。当存贷比、资负比压力持续上升到不稳定状态,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难度将急剧上升,任何冲击流动性的扰动都可能被显著放大,甚至出现制约贷款投放,造成广谱利率跳升的局面。

  三是天量表内信贷亦会对银行资本带来巨大压力

  通过“三三四”规范对于影子银行的约束和清理,客观上要求金融体系以更多的资本来抵御风险。为不造成大的信用收缩而带来显著负面影响,央行不得已会提升表内信贷投放容忍阈值,某种程度上,1月份的信贷投放与全年计划的信贷投放之间,在总增量和投放节奏上并不匹配,反映出1月信贷投放的即时决策特点。若容许表内信用量上升,以及应对表外信用风险的增加,银行体系未来将存在较大的融资压力,需要进行提前安排与筹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