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背后的故事丨设计师揭秘:这本长达5米的书是这做出来的……

  ▼

  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一位穿着红T恤、蓝短裤的男孩,沿着一条长长的金黄色的道路一路骑行,穿过城镇、驶过乡村,上坡下坡,一会儿奋力向前,一会儿放慢滑行……或许,大部分都会认为一个男孩骑自行车的故事,过于平平无奇吧。

  然而,打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魔法象童书馆”引进出品的、美国插画师弗兰克·维瓦的作品《沿着长长的路》,却让人眼前一亮,在这本图画书中,一条长长的道路以5米大拉页的形式贯穿始终,算上正反面,一共10 多米长的画面中没有丝毫断裂和重复,让人惊叹于装帧的巧思,完全无法忽视与设计创意相应和的充满隐喻的结构架设。

  不仅如此,作者只用了5种色彩,这些匠心之举将图画书的连贯流畅展现得淋漓尽致。背景是大面积的柔黑,海与阴影是淡淡的灰蓝色,砖红色的运用克制而显出独特的时尚感,一条金黄色的长长的路牵引着每一个读者的视线,带领我们完成这一趟长长的旅程。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原版书并未做成长达5米的大拉页效果,这是魔法象的编辑们绞尽脑汁想到的独特创意,真正优秀的工艺设计,能与原作相得益彰,将书籍的主题与作者的想法通过设计元素和整体造型展现出来。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样一本好书是如何诞生的,我们特别采访到了这本书的美编邓老师以及出版科的李老师,他们将为大家讲《沿着长长的路》的幕后故事。

  《沿着长长的路》的原图本就是一个完整的连接起来的画,考虑到让长路的效果更好,采用了现有形式,但是工艺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比如纸张,因为内容与封面可以连接成这条完整的路,我们最开始想到了全书只印刷正面,让这条路一直延长。

  但考虑印张的话,三个页拼在一张纸上,完整的话需要五十多页,在拉至这个长度后,纸张或许不能承受,容易断开损坏。另一方面,需要粘合的页数太多,容易导致错版。于是我们折中妥协了一下,依旧保留这个完整的圆,做一个环衬,再多加一页印张,以正反面拼接的形式,让它在中途的时候反过来折合。

  当时美编费尽心思,自己多次计算粘合拼接的位置,与在北京的印厂也沟通了很多次,大多为了确认拼版和折页的方式,还有粘页顺序——因为画面有先后顺序,但可以单页阅读,万一折反了会影响故事连贯性,因为印厂不在本地,制作周期还比预计的延后了1、2个月。

  出版科老师还提出了一个创新性工艺,我们知道,一般精装的纸壳其实并非一体,而是分成三块,但是拼合后会有点松,不利于保护本书的大拉页。出版科的李老师提出,可以让印厂采用开槽工艺,在一个完整的纸壳上用机器推出两个凹槽,两个45度角卡在一起刚好是90度,两个90度支撑起来,以达到坚实硬挺的效果。

  而且本书拉页中间的接口全是手工粘的,机器压痕容易,人工保证连续性、准确性和整齐性很难。除此之外,本书只用了5种颜色也是非常大的亮点,但是落实到工艺上可没有这么简单,书中使用的黑色不是单色黑,是四色黑,需要专业人士进行调色,如果调得效果不好,成色会不好看。

  《沿着长长的路》虽然是引进书,但是形式的改变让原版的工艺没有可参考性,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跟印厂沟通,提供怎样的文件会让他们更容易消除接版的问题,拉页的纸张限制,纸型、印制方面的承载问题,都是编辑需要考虑的。最终呈现效果也一定程度上地弥补了《神奇理发师费多琳》没有做成拉页的遗憾。

  就像《沿着长长的路》的主旨——“出发,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编辑们也在一次次的“出发”中得以进益。如今读者的审美水平越来越高,我们相信,真正优秀的装帧设计,能创造出与书籍内容互生互发的审美境界,让二者得以互相成全。

  所以,我们除了致力于人与书的相遇,更希望把阅读之美、书籍之美推广到更多读者中,魔法象坚持着“爱、陪伴、成长、阅读”的创作理念,一本凝聚着创意设计与工匠精神的书籍,能给孩子带来最初的美学体验,发现小小生活中的大世界。近些年来,魔法象童书馆出版了许多内容有趣,装帧设计也极具创意的作品,今天,我们特意将其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希望更多的父母与孩子,能与它们来一次美丽的邂逅。

  1.《“爱就是魔法”系列》创意翻翻书

  每本书都从父母和孩子的视角讲述同一件事,虽然认知不同,但爱弥合分歧,搭建亲子沟通的桥梁,走进彼此的世界,让每一个家庭在亲子宇宙的碰撞中学会爱的魔法

  吸引读者的,除了幽默感和新奇感,孩子的童心,成人的爱心,再就是它的工艺了,它成书以后,需要把书摊开再模切,这就要求刀片厚实,不然很容易把另一边压出印子或者压塌。

  而且难度在于,这本精装书摊开后并不是一个平面,需要一本一本放,一本一本压,不能机器化大生产,里面的位置也需要准确,上下拼合。

  上翻翻,下翻翻,只翻下面,是父母的视角,只翻上面,是孩子的视角。

  读一本书获得三本书的乐趣。成人和孩子的世界本就不同。可是,爱就是魔法,它能搭起我们沟通的桥梁。

  2.《“猜猜看”系列》创意翻翻书

  翻开《猜猜看!这是谁的家?》的折页,乍一看是苹果、树洞和鸡蛋,没想到翻开折页以后里面还藏着各种各样的动物……

  翻开《猜猜看!这是谁在演奏?》的折页,乍一看是一台手风琴,但再往下翻,手风琴竟变成了一条又大又肥的毛毛虫伸缩着蠕动身体……

  这本来自30年前的翻翻书,巧妙地利用折页的设计,将动物的身体特征与不同的主题巧妙地结合起来,达到了变形的效果,富含趣味。

  在一问一答的互动式阅读游戏中,让孩子通关动物大狂欢感受知识大爆炸,无拘无束的想象力成为亲子时光的纸上玩具。每一张折页,都是一则创意无限的谜语,让阅读变成好玩的游戏。

  3.《幸福在哪里?》

  早晨,麻雀会把你唤醒。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它们吵吵嚷嚷地敲打窗户……

  上学的时候,鸽子会来找你。咕咕咕,咕咕,咕咕,也许它在跟你说话,那么,微笑着说声“你好”吧……

  身边无人陪伴,感到无聊,那就去找啄木鸟吧。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它会为你伴奏……

  那么,扭扭屁股跳个舞吧。睡不着的时候,轻轻呼唤猫头鹰。呜呜——呜呜——它会在树上为你唱催眠曲……

  当你长大了,青鸟会来。叽,叽叽,噜噜噜。它会问你,幸福在哪里?在椅子下?在抽屉里?

  书中十二种鸟儿的啼鸣,就像时令写下的一首诗,在孩子们心中微微发酵,唤醒孩子心中的爱意与希望。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本可以闭上眼睛用手指阅读的创意洞洞书。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孩子们的焦灼和恐惧有多少呢?我们很难想象。

  点击图片放大,看看右上角有什么

  作者金喜卿在读研究生时,加入了“我们的眼睛”艺术盲文协会,给有视觉障碍的孩子上美术课,帮他们办作品展。而在韩国,除了盲文教科书,几乎没有适合视障儿童阅读的书籍,所以她萌生了为这些孩子写故事的念头。

  如今,这本盲文教科书来到中国,视障儿童和健全儿童的阅读界限也被打破,有视觉障碍的孩子也能上美术课,打开他们的心门,让幸福的种子悄悄发芽。

  4.《从来没有》

  这是一本图片与文字分别讲了2个故事的图画书,适合2—8岁的儿童阅读,幽默、好笑且迷人。

  对于思维尚未被禁锢,却识字不多的学龄前儿童来说,如何让完美的图文合奏激发他们的阅读兴趣,是件让人费心的事,而《从来没有》做到了。

  不动声色的叙事语调,简洁清晰的故事脉络,充满着童心、童趣。文字与画面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展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引导亲子共同发现生活中的精彩。

  明媚亮丽的色彩是本书设计的一大亮点,随着动物的出场画面色彩越来越热烈,视觉元素的搭配启蒙了孩子的视觉美感。

  本书形式上的创意值得称道。最后一张拉页的设计非常巧妙,从视觉上来说,这首先是一种直观的、外在的形式表现,但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制造形式上的独特感,而是剧情发展的必然需要。

  故事进行到这里,需要这样一个更大的创意,这张拉页让整本书到达了一个高潮,完成了想象世界的构建。形式为内容服务这一创作原则,在这部作品中有很好的把握和体现。在图画书创作中,不再新鲜的拉页被作者用得恰如其分。

  5.《之前呢?》

  洞洞书,早已不是图画书大家庭里的生面孔,然而这个神秘空间对孩子的吸引力,可是一点没减少,它就像一个虫洞,连接着我们的过去和未来。

  对于生命最基本的敬重与理解,大概是从孩子问出“之前呢?我从哪儿来?再之前呢?”这类问题开始的,《之前呢》虽然没有波澜起伏的情节,没有热闹逗趣的话语,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画面,都有亲子可堪回味的视觉与情感细节,让孩子在触觉和视觉的双重感知下,了解万物的起源,洞悉生命的秘密。

  最吸引人的,要数这个极具创意、贯穿全书的洞洞了,它与诗意简约的文字相互配合,试图帮助孩子们探索这个奇妙的世界。但是它的工艺可不容易,因为封面硬壳很厚,需要把整本书打开,机器按照一个专门的模板冲下去,它的耗时很久,而且模切板的刀片如果很薄,冲进去就变形了,将剩下的东西拿走,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END-

  本文采写 / 摄影:狸奴君

  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第980次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