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第一段子手!苏东坡的幽默无人能及

  来源:诗词天地(ID:shicitiandi)

  生活是个结,解不开,就系成个花。

  苏轼用他的乐观与豁达,把崎岖坎坷的一生,活得洒脱而精彩。

  这几天,忙着准备过年劳累,不如读几首苏东坡的诗词,放松一下吧!

  《打油诗》

  未出堂前三五步,

  额头先到画堂前,

  几回拭泪深难到,

  留得汪汪两道泉。

  苏东坡跟苏小妹开玩笑,调侃她额头高,还没走出门庭,额头就先到画堂前面了。

  后来苏小妹也回应了苏东坡,“去年一滴相思泪,今年方流到嘴边”,表示苏东坡脸极长,两人幽默可见一斑。

  《猪肉颂》

  净洗铛,少著水,

  柴头罨烟焰不起。

  待他自熟莫催他,

  火候足时他自美。

  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

  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

  早晨起来打两碗,

  饱得自家君莫管。

  这首诗交代了“东坡肉”的起源,他被贬黄州时,当地百姓过年过节有吃东坡肉的传统。如今再吃这道菜,更有韵味,更有年味。

  《初到黄州》

  自笑平生为口忙,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亳事,尚费官家压酒囊。

  论起历史上的吃货,东坡先生绝对能排得上号,真是饿了写诗,饱了写诗,一言不合就写诗,自然之中皆诗意。

  《与鲜于子骏书》

  所索拙诗,岂敢措手,

  然不可不作,特未暇耳。

  近却颇作小词,

  虽无柳七郎风味,

  亦自是一家。呵呵!

  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荻颇多,

  作得一阕,

  令东州壮士抵掌顿足而歌之,

  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

  写呈取笑。

  东坡先生有时挺傲娇的,比如在《与鲜于子骏书》中,苏轼刚写完《江城子·密州出猎》,心里美美哒,然后就给朋友去了封信,

  虽然这首小诗没有柳永同志的那么柔美,但也算自成一派,姑且博君一笑。

  《如梦令》

  水垢何曾相受,

  细看两俱无有。

  寄语揩背人,

  尽日劳君挥肘。

  轻手,轻手,

  居士本来无垢。

  浴堂小世界,世界大浴堂,境从俗中来,这俗便是风俗,便是民俗,甚至有些世俗,这也正是生活有趣之处。

  《蝶恋花·送潘大临》

  别酒劝君君一醉,

  清润潘郎,又是何郎婿。

  记取钗头新利市,

  莫将分付东邻子。

  回首长安佳丽地,

  三十年前,我是风流帅。

  为向青楼寻旧事,

  花枝缺处馀名字。

  虽然这是首送别词,但后半段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了苏轼的小自恋,读到下片的“三十年前,我是风流帅”,仿佛能看到他得意的样子。

  《戏张先》

  十八新娘八十郎,

  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

  这首诗是苏轼嘲笑好朋友张先的调侃之作,当时八十岁的张先纳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妾,苏轼知道后在宴会上写下此诗调侃。

  能把“老牛吃嫩草”写的如此清新脱俗不惹人嫌,苏轼也算古今第一人了。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世事难料,生命中的大雨总是不期而至,倘若已身在雨中,不妨边唱边走。

  真正的智者,在生活的夹缝中都能活出摇曳风姿。

  愿我们所有人像苏轼一样,面对困难坎坷能够一笑置之,懂得苦中作乐,乐观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