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唐诗宋词里最相思

  诗词是古人留给我们宝贵的文化财富,

  尤其表现爱情主题的婉约诗词,

  每首都是一个动人的故事,

  有着主人公牵肠挂肚﹑

  相思落寞的生动写照。

  读起来含蓄深沉﹑荡气回肠﹑感人肺腑。

  这是一个令人动容的传说:有一个女子因为思念丈夫而长久地站在山上眺望,日出日落,月圆月缺,花开花落,年复一年;几千载的时间过去了,她苦苦相思的身影化作了坚固的磐石,变成了一座望夫山。

  《望夫山》

  刘禹锡

  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

  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

  时光如一条静静的河流,在她身边轻轻流淌,深重的相思之情让她忘却了自然界的更迭流转,她遥遥地望了几千年,却和当年刚刚站立的时候一样深情。

  而这份苦苦的相思之情,也使得她的爱情、她的样子、她的故事,都在后人心中化为永恒的坚不可摧的磐石。

  有时候,人们也会把相思之情寄托在定情信物之上,任凭山河斗转,心中情怀依旧。比如:

  《红豆》

  王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红豆从外形看,像一颗红心,它色泽鲜亮,坚硬如钻,鲜红亮丽而永不褪色,恰恰象征了爱情的坚贞与恒久,而红豆的故事也和望夫山的故事一样悠久。

  它讲的是南国的女子因为思念丈夫,便终日流泪,泪水流尽了,再流出来的便是滴滴鲜红的血水。血滴落地,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结了满树的红豆。

  因为这是思念的结晶,所以人们把红豆成为相思豆。

  南方人常常用红豆来做各种饰品,做成手链和项链,挂在身上,以示相思。

  无论是望夫山还是红豆,都是表达相思的一种媒介。

  中国古人向来含蓄,表达感情也极少奔放,尤其是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表情达意了。

  于是,人们便通过传递各种信物来表达情意。

  冯梦龙的《山歌》中有这样一首:

  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拿了颠倒看,横也思来竖也丝。这般心事有谁知?

  一剪梅

  宋·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眼儿媚》

  宋·石孝友

  愁云淡淡雨萧萧,暮暮复朝朝。

  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

  一丛萱草,数竿修竹,几叶芭蕉。

  雨霖铃

  宋·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青玉案

  宋·贺铸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玉楼春

  宋·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江城子

  宋·苏轼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有些爱情注定要一生守望,苦等千年就是为了一次重逢。

  陇西行

  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当更露的凝霜氤氲于思绪纷飞的窗棂,当月光的银白柔和地洒落于起伏不定的前胸,当那颗最亮的星星疾速地眨着多情的眼睛,仿佛来自良人含满柔情的问候,仅仅是这一刻,就相思如潮涌。

  一份牵挂,一份盼望,还有一丝落寞,一起涌上心头。

  是相思瘦尽了一宵灯花,梦里眉蹙,细数相思,几许浓愁。

  锦瑟

  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夜雨寄北

  唐·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鹊桥仙·纤云弄巧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如果说,生命是一条线段,那么生与死便是两边固定的端点,而相思,恰如这生命段的延长线,它并不因为一方生命的结束而终止,它会随着另一方的爱而绵延下去。

  《秋风词》节选

  李白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长相思,摧心肝”,通达明澈如李白这样的人,都终究放不下一个情字。

  正因为有了这许多的不舍,有了这尘世中放不下的爱,人们才对生命务必眷恋,不忍离去。

  【版权声明】图文转载自“诗词世界”。原文标题为:“唐诗宋词里的相思,生命延长线上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