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邀请普京替代特朗普主导巴以问题 此前曾邀请印度

  资料图: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访问俄罗斯,希望普京主导巴以问题,取代美国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 巴勒斯坦总统国际关系和外交问题顾问纳比勒·沙阿斯称,巴方正与俄罗斯等伙伴研究新的巴以问题多边解决机制,并支持在莫斯科举行该机制的启动大会。巴勒斯坦希望与俄罗斯等国际伙伴达成一个旨在基于关于巴勒斯坦问题和两国方案的共识建立一个国际机制,而非基于美国单方面主导的和平进程。巴勒斯坦不再将美国视作诚实的参与方,当然,美国也将被纳入该机制的参与方,但其只是六方、七方、八方之一,就像在伊核协议的制定工作中一样。沙阿斯表示,讨论替代多年来美国垄断的中东调停工作的方案,是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访俄之行的头号议题。

  2月12日,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正式开始对俄罗斯的访问。阿巴斯在跟普京会面时称,巴勒斯坦致力于同俄罗斯讨论中东局势及如何解决巴以问题,希望俄罗斯在这些方面进一步发挥建设性作用。阿巴斯在暗示普京,希望俄罗斯成为巴以问题的关键调解人。阿巴斯称,自从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采取关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美国代表处、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等一系列举动让巴勒斯坦人民震惊。阿巴斯对普京说:“美国采取的行动导致巴以地区气氛紧张,我们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拒绝以任何方式将美国视作调停人与之进行合作,因为我们反对美国的行动。”阿巴斯明确拒绝了与美国的合作。

  自从美国在2017年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很快将驻以色列使馆搬到耶路撒冷。美国国务院2019财年预算案中指出,美国政府认为,在耶路撒冷建设大使馆是2018-2019年的首要任务之一。美国宣布耶路撒冷决定后,美国主导的巴以和谈不再把耶路撒冷问题放到和谈的谈判桌上,要巴勒斯坦接受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事实。巴勒斯坦因此不再将美国作为巴以问题的主导者,反对美国作为主要调解方参与巴以问题谈判,拒绝美国任何有关巴以和平的方案。尽管美国又是指责巴勒斯坦放弃了和平谈判,又是取消了对巴勒斯坦的难民援助,但巴勒斯坦坚持不承认美国调解人的地位。沙阿斯称,在特朗普涉及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难民的声明背景下,不能再将美国视作诚实的参与方。

  资料图:巴勒斯坦驻俄大使希望俄罗斯中国取代美国地位主导巴以问题谈判

  巴勒斯坦驻俄大使诺法尔在1月底称,巴勒斯坦希望俄罗斯、中国等国能在新机制的实施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而不是任由美国主导。此次巴勒斯坦领导人访问俄罗斯就是希望俄罗斯能替代美国,成为巴以问题的新调解人。俄罗斯科学院高级研究员马里亚西斯认为,俄罗斯是解决中东问题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在新形式巴以和谈中将会有很多发挥主导作用的机会。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在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会谈时希望讨论解决中东问题的前景,解决危机的办法。 普京指出,俄巴关系一直比较稳固,俄罗斯一贯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在巴以问题上,俄罗斯愿意与巴勒斯坦保持共同立场,协商讨论解决复杂的巴以问题。表明俄罗斯有意介入巴以问题,并且站在巴勒斯坦这一方。俄罗斯试图向巴勒斯坦以及中东其他国家表明,俄罗斯是受到巴勒斯坦要求才介入甚至主导巴以问题的,就跟叙利亚政府邀请俄罗斯介入叙利亚一样,是受到当事国合法政府承认的。这说明俄罗斯正越来越受到中东各国的欢迎,俄罗斯正被中东视为解决问题的调解者,而不是麻烦制造者。如果俄罗斯正式介入并主导巴以问题,俄的中东战略将再迈出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一步,对提升俄在中东乃至全球影响力有很大作用。

  但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与巴勒斯坦领导人会谈的时候,并没有把话说满,给自己留了余地。普京对阿巴斯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不久前访问了俄罗斯,也同他讨论了中东问题。俄罗斯其实是在向巴勒斯坦暗示,虽然俄罗斯更倾向巴勒斯坦,也愿意站在巴勒斯坦这边,但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就要得罪以色列,所以巴以和谈俄罗斯主要起调解作用。以色列虽然是美国在中东坚定盟友,但是近年来,以色列在叙利亚问题上更倾向于与俄罗斯联系,因为俄罗斯才是主导叙利亚局势的关键力量。从日前以色列向俄罗斯发函,希望俄罗斯介入以色列与伊朗叙利亚之间的冲突就可以看出。以色列总理去年两次访问俄罗斯,至少通了6次电话。

  资料图: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希望到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参与巴以问题多边机制,取代美国单独主导中东和平进程

  尽管如此,巴勒斯坦还是将俄罗斯作为替代美国主导巴以问题的合适人选。当前巴以局势其实对巴勒斯坦并不好,巴以问题拖的越久,巴勒斯坦越处在劣势。对以色列来讲,巴以问题拖的越久,以色列就越有时间把耶路撒冷彻底建设成以色列首都,以色列设立的定居点也会随着时间变成“合法”存在,以色列占据的巴勒斯坦土地也随着时间被以色列所消化。并且巴以问题拖得越久,巴勒斯坦被以色列控制的几率越高。由于巴勒斯坦长期被以色列围困,导致经济受以色列影响很深。2016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报告中曾指出,如果脱离以色列控制,巴勒斯坦经济规模将会是现在的两倍。2月6日,巴勒斯坦宣布启动断绝与以色列联系程序,巴勒斯坦政府还将研究使用其他货币或发行本国货币替代目前使用的以色列谢克尔。

  所以巴勒斯坦最近一直在四处活动,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打破惯例将于2月飞往联合国总部纽约,参加联合国安理会会议。阿巴斯一方面可能会与美国以色列在联合国公开对峙“摊牌”,另一方面希望在联合国寻求更多支持,希望更多人参与建立一个多边机制解决巴以问题。前几天印度总理访问巴勒斯坦,阿巴斯就敦促印度参与一个多边机制,从而取代美国斡旋中东和平进程。但是近两年印以关系升温,以色列成为印度主要军火供应国。并且印度也不想得罪美国,所以最终印度回避了这个问题,印度外交部秘书巴斯卡尔说:“我们一向分开处理与巴勒斯坦和与以色列的关系,视这两种关系相互独立。”所以在中东地区,敢和美国对着干的俄罗斯对巴勒斯坦相当重要。俄罗斯也非常乐意介入巴以问题,扩大影响力。(企鹅号:左评右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