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的女主角!

  情人节又到了,今天你的主角是谁?在青春年少时期,我们对爱情有很多幻想,连头脑中的那个人都变幻了好多次,而等到真正牵手一个人,才发现:啊,那个时候的自己真可爱!然后莞尔一笑。

  字数:1000   时间:3分钟

  多年前,写过一个短篇小说《爱人的头颅》,说的是不知什么年代,有个男人被斩首示众,可这被砍下的头颅却还有意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从皇宫中逃出来,带着人头潜入山林之中隐居。许多年后,当这个女子变老死去,这颗爱人的头颅依然年轻如初。

  若看过司汤达的《红与黑》,肯定不会遗忘书中写的一段法国历史:胡格诺战争期间法国皇后玛格丽特(即玛戈王后),捧着被处死的情人拉莫尔的头颅去埋葬。

  《红与黑》主人公于连的情人之一——玛蒂尔德,身为拉莫尔后代的侯爵小姐,她会在每年这个忌日里,为祖先穿上一身孝服。最后也是这个痴情大胆的女子,为死去的于连送终埋葬。

  当我十七岁那年读过《红与黑》之后,脑中便是挥之不去的这段情节——十六世纪的巴黎深夜,一个黑衣女子,肤如白雪,发似乌木,手捧着爱人的头颅,沾着一身的血污,行走在卢浮宫的高墙之下……

  后来这诱使我写了开头那个短篇小说,又写过一个关于玛戈王后的长篇小说《玛格丽特的秘密》。这就是少年时对爱情的幻想,轰轰烈烈,生生死死,惊天地,泣鬼神,如杨过与小龙女,如萧峰与阿朱,换首“自娱自乐音乐电视真人唱歌系统”里的必点曲目就是《死了都要爱》。

  再后来,幻想的却是简·爱般温柔却坚强的女子,我想生活中是很难遇到一个玛蒂尔德,道德也不允许我们去幻想雷那尔夫人,但像简·爱那样的平凡女子却是举目皆是。

  每个平凡女人的心底,都有一个跨越阶级与身份鸿沟的梦想,无论得到的是财富、地位还是真正的爱情,就像简·爱说的——

  “要是上帝曾给予我一点美貌、大量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我现在不是用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用血肉之躯跟你说话,当我们的灵魂穿越坟墓,来到上帝面前之时,我们是平等的”。

  可是,绝大多数女人并无如此自信,即便有也会被归于“凤姐”之列,更谈不上有简·爱那样坚强的内心,高傲的自尊,或许这样的女子更让人望而生畏,也只有彪悍如罗切斯特才能掳获她的芳心吧。

  有时候人会幻想回到过去。

  之前看过1999年的老日剧《魔女的条件》,也曾忽然迷恋起那个时代的松岛菜菜子——美丽温柔却渴望自由的高中女老师。

  大约,青春总是短暂的一去不复返的,离开青春的恋爱也将是畸形的、沉重的、复杂的,远不如单纯的少男少女间的回头一瞥那么激动人心。于是,我们只能像普鲁斯特那样,在书桌前在眠床上《追忆似水年华》,或者像《情书》里那样还记得那个藤井树。

  不过,现在想来已是太晚了。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互·动

  TA曾经说过什么话,你至今记得?

  欢迎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