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区隔:看中国留美学生如何快速融入校园

  《Future出国》杂志公众号:

  是留学、移民、教育类资讯最快捷的查找途径

  为给您带来最新、最全、系统化的干货内容,我们一直在努力!

  打破区隔:看中国留美学生如何快速融入校园

  《Future出国》杂志公众号:futurechuguo

  美国中学中国学生数量激增

  来自中国北京的16岁女孩莉迪亚·洪(LydiaHong)目前就读于马里兰州波多马克市的布里斯学校(BullisSchool)。前段时间,她被选为班代表出席学生会。

  “我没想到自己能被选上。因为有6名学生竞争,其他5个女孩很受欢迎,”洪回忆起去年的选举说。“但是我发表演讲后,所有人都鼓掌。他们围过来说‘你在台上很可爱’。”

  在演讲中,洪坦率地讲述了作为一名远走他乡的中国学生,她在美国高中的第一年是如何度过的。

  布里斯学校位于华盛顿特区郊区。2007年,该校只有两名中国学生。到了2015年该数字增至27。成百上千所学校都经历了从国际学生数量很少,到中国学生激增的过程。美国公立中学严格限制国际生数量,因此私立中学便吸收了绝大多数蜂拥而至的中国学生。

  美国独立学校协会(拥有1500所会员学校)数据显示,2005-06学年度,该协会中558所学校拥有国际学生;到了2015-16学年度,740所

  学校都拥有国际学生。协会媒介副主席迈拉?麦戈文(MyraMcGovern)表示,这是由于中国学生对美国中学的兴趣越来越大。大约5年前,中国中产阶级父母开始将美国中学教育视为自己独生子女最合适的选择。

  “他们放眼全球,发现美国的教育方式很有吸引力,”华盛顿国际教育研究所(IIE)的佩吉?布鲁门萨(PeggyBlumenthal)表示。另一方面,私立中学的学费高昂常使人望而却步,但支付全额学费的中国学生的到来对校方来说是个惊喜。

  如何融入校园是最大挑战

  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在美国上高中最难的既不是克服语言障碍,也不是适应美式教育,而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难题:如何融入校园?

  洪的竞选成功归功于17岁的托马斯?刘(ThomasLiu),他也曾是班代表。“是我教她的,”刘说。“我当年竞选时,就谈了我的第一年是多么的孤独和悲伤,后来他们全都为我投票。”

  刘说的是事实。这位来自昆明的学生将在美国的第一年描述为挣扎和成长的一年。他曾在一次社会科学考试上不及格,这种事情从没在他身上发生过。

  但最可怕的并不是成绩,学习对于中国学生来说、都是毛毛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与美国同学找到共同话题。

  刘在最初几个月努力从电视上学习美式足球,努力理解美式幽默。“有时候你会觉得,你在出卖你自己”刘说。刘经常玩一款风靡东亚的游戏——英雄联盟。在布里斯学校27名中国学生中,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这款游戏。

  中国学生数量限制还是放开?

  布里斯学校认为,只有让中国学生融入校园,才能让他们真正体验他们所追求的美国高中生活。因此,校方决定限制中国学生数量,将比例控制在10%到15%。

  招生主管艾米法夫罗(AmyFavreau)对中国学生的好学印象深刻。她说她和同事常劝说这些孩子出去与美国学生交朋友。“他们不需要被人劝着学习,却需要别人劝他们去参加俱乐部,或做些与学习无关的事。”

  法夫罗表示,这些实践对于学生未来的成功很有必要。“他们希望读美国大学,因此社会活动必不可少。”

  不过,也有人认为高比例的中国学生数量并不是阻碍他们融入美国的原因。阿罗约太平洋学院(Arroyo Pacific Academy)中有70%都是中国学生。招生主管罗伯特?阮(Robert Nguyen)表示,周围中国人越多,学生越愿意走出去。阮表示,6、7年前,该校只有5名中国学生,他们很孤立。但现在,中国学生有了归属感。他们不再害怕向美国同学说英语,也不再羞于请求帮助。

  但也有一些中国学生不愿融入。据阮说,他们对待美国高中的态度不端正。有一些学生的家庭非常富有,来此地上学只是因为他们在中国高强度的教育方式下无法成功。“有许多只会聚会和购物的学生,也有许多非常勤奋的学生。”招生的过程也不全是一帆风顺。曾经招生处电话面试了一名学生,到秋天来报道的却是另一个人。

  共同语言是友谊的根基

  洪当选班代表后,她不得不去参加校园舞会,她还参加了人生第一场干篮球赛。“真的很有趣。我也不懂橄榄球,但我很喜欢和大家一起大喊大叫”洪说。

  在中国学生中,洪算是很成功地适应了新环境。她刚开始也很难开口与美国同学交流, 因为她不懂美国文化。但有一天她看到美国女孩,16岁的玛姬?沃特利(MaggieWhatley)穿着电视剧《邪恶力量》(Supernatural)的T恤衫。同为粉丝的两个女孩很快成为了朋友,她们还都喜欢超级英雄系列电影和《神探夏洛特》的男主角。此后她们每隔一周便举行夜宿会。沃特利还为洪秘密举办了生日派对,并送给她一个美国队长形象的蛋糕。

  沃特利承认,和中国学生成为密友很少见。她的美国朋友多数都没有兴趣和外班的中国学生交流。“他们怕中国学生听不懂,或者担心交流很无趣。”

  不过,洪的大部分课余时间依然是和中国同学度过的。他们通常会在周末去中餐馆聚餐,然后看电影。远离父母的这些孩子表示,中国菜是他们最想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