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给白血病弟弟骨髓配型 姐姐夜晚偷偷食堂捡剩肉吃

  夜晚9点,一阵急促的下课铃声响后,20岁的女孩白莉快速收拾好书本,一路小跑到学校的食堂。此时,同学们都在食堂窗口买夜宵吃,而白莉却独自一人到食堂角落的餐具回收处,拿起台上一个白色塑料袋,找到座位坐下,打开袋子,低头吃着袋子里的各种肉,有鸡肉、肥肉……而这些肉全是同学们不吃,丢弃的。(文/图 周波)

  白莉这么做,是为了救助11岁患白血病的弟弟白玺煊。白莉家在河南省正阳县熊寨村,2018年1月白莉的弟弟被检查出患急性白血病,目前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白莉想把自己的骨髓捐献给弟弟,但是在医院检查时,发现她不仅营养不良并且还有贫血症状,无法和弟弟做配型。

  在学校为了省钱,白莉经常不吃饭,但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说自己在学校的生活很好。她没有钱买营养品给自己补身体,更谈不上配型救弟弟了。在学校食堂,白莉发现有同学不喜欢吃肥肉、鸡肉,并把不吃的肉直接丢弃。白莉看到后觉得很可惜,为此想到一个办法。她对负责食堂回收餐具的大叔说,学校外面的流浪小猫、小狗很可怜,没有吃的,想弄些肉给它们吃。

  或许大叔被白莉的善良感动,答应了她。随后的每天上午,白莉把一个白色塑料袋放在使用餐具回收台上,大叔会把同学们不吃的肉,收集好装在袋子里。

  夜晚9点白莉下课下自习后,来到食堂拿到肉。

  白莉在餐桌上开始默默地吃。

  白莉说,弟弟发现血液有问题的时候是在2018年1月,母亲告诉她弟弟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高危的时候,自己当时都惊呆了,手腿发抖,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寒假结束回到学校后,白莉面临一系列的难题,弟弟治病已经把家里的积蓄花光了,现在治疗费用缺口巨大,而自己一年的学费高达1万7千元,每年可以申请助学贷款8千元,剩下9千元的学费怎么办?生活费怎么办?弟弟的治疗费用怎么办?家里几乎拿不出生活费给白莉,而白莉又不想放弃学业,为此在今年开学的时候,她在学校食堂找了一份兼职工作。

  她在学校的食堂窗口给同学打饭,这样可以免费吃饭。每天下课后,白莉一路小跑到食堂,换完工作装就开始干活,只有同学们吃完饭后自己才可以吃。到天热时,工作间气温高,加高强度的工作,白莉有时候累得虚脱。为了弟弟、为了学业,白莉咬牙坚持。

  知道弟弟看病需要的钱是无底洞,白莉还想办法找兼职赚钱。不幸的是,单纯的她被兼职中介背后的诈骗团伙骗走了几百元钱。当时白莉焦头烂额,说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敢告诉父母,因为父母已经操碎了心,不想让父母再担心自己。她只能心里痛恨自己的无知和愚蠢,图为白莉在食堂不忙的时候学习。

  后来听母亲说弟弟急需骨髓移植,父亲偷偷卖血小板,瘦得皮包骨,白莉十分心痛。图为白莉为了早点给弟弟做配型,每天都有吃治疗贫血的药。

  为了省钱,白莉经常在学校不吃饭。

  白莉的弟弟在郑大一附院住院治疗两个月已经花费20多万元,原本家里计划在镇上买一套房子,为了给弟弟看病,家里已经把房子卖了。现在弟弟病情有所好转,下一步准备做骨髓移植,医生说需要至少50万元。

  周末白莉坐了2个小时的公交车 ,从新郑的学校转车到郑大一附院看看弟弟,安抚弟弟很快会好起来。为了在医院抽血化验,她早上没有吃饭,在路上晕车难受,只得下车缓缓。

  在医院里,白莉看到消瘦的弟弟,想安抚弟弟,但是弟弟抵抗力微弱,不能有一丝感染。白莉强忍着自己的双手不去触碰弟弟。

  “弟弟骨髓移植下来就需要七八十万,身为农民哪来这么多钱,医疗费家里都承担不起,我上学也是贷款,亲戚因为没有文化,劝我放弃学业,打工挣点救命钱给弟弟治病。我痛苦不堪,寒窗苦读考上了大学,就这样放弃了吗?我真的不甘心,父母承受的压力太大,我暗自下定决心,大学我要勤工俭学也要省下学费读完,哪怕少吃一顿饭,少喝一口水,我一定要自食其力,放假的时候我会一直打工,无论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挺过去,因为我没有选择,更没有退路了。”在艰难的时候白莉常常写日记鼓励自己。

  如果你想帮助白莉请点击白血病孩子盼回家进行爱心捐赠。也可进入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白血病孩子盼回家”,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进行帮助。

  为了弟弟能够康复,白莉说不惜一切,也要努力把自己的骨髓捐献给他,也会一边打工挣钱,一边勤学,还清家里欠的债务。如今的白莉,感觉到呼吸都很困难,压力很大,虽然身心疲惫,但每次想到弟弟在等着救命的时候,又鼓起力量继续努力,坚持到最后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