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之后,下一站海南自由港

  导读:2017年4月份,千年大计雄安横空出世;2018年4月份,中国特色自由港海南重磅出击。

  这是中国在新世纪重大转折关口,布下的的两枚重要的地域政治棋局。雄安的意义在于再造北京,甚至北中国;海南的意义在于它将是中国崛起于南中国海和亚太的战略之锚。

  用文件中的语言表述,海南的第一战略定位便是“探索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把海南打造成为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

  如果我们看中国地图,海南偏居一隅,如果我们看南海的地图,海南仅仅是在南海的一个角落,但是如果我们看世界地图、看地球仪,就会发现海南是在世界的中央,海南除了南海,更应放眼世界,在全球经济格局中找海南的位置。这一次,海南再次震动全世界,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国际国内发展大局,深入研究、统筹考虑、科学谋划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彰显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决心的重大举措。

  何谓自由港?

  (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香港、新加坡、鹿特丹、迪拜都是比较典型的自由港。

  海南会是下一个香港么?又何谓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

  北大教授颜色,预计国家将在部分参照香港的基础上,把海南打造成为自由贸易港,开放程度高于自由贸易区。国家可能赋予海南省更大改革自主权,比如在金融市场监管和金融开放政策方面由海南省全权制定,放宽金融市场准入,在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交易方面给予充分的自由度。同时推动实现对外贸易自由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比如扩大外国旅客的免签待遇,通过特殊的贸易政策大幅削减关税和鼓励转口贸易。

  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如实说——

  香港的经验值得借鉴。

  首先,香港的经济自由度高是世界公认的,它已经连续24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而整个香港特别行政区,就是一个自由贸易港,除了四个税号(酒类、烟草与香烟、碳氢油类、甲醇)以外,所有货物的进出都可以享受零关税。其次,在香港设立任何形式的公司所需要的注册成本很低,外商投资者可以持股100%,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资金都可以进出。

  新华社旗下的中国财富网援引原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的话,

  自贸区侧重于货物流通方面的开放,而自贸港则是全方位的开放,包括货物流通、货币流通、人员流通、信息流通,以及更重要的法律和监管方面的全方位变革。

  自贸区由现在的申报和审批制度改为负面清单和事中事后管理后,依然有很多需要申报的地方,相比之下,自贸港则不需要申报货物就能自由进入,将真正实现“境内关外”——这就对立法机构、政府监管机构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货币流通涉及到外资银行准入、人民币汇率开放、资本项下放开等问题,其他的如税费减免和人才、信息的自由流动也需要新的制度安排。

  而最关键的变革,是来自于政府的改革。推进这些地方的改革,需要一个比新加坡、中国香港、荷兰鹿特丹更加高效又能确保服务到位的政府。

  自由贸易港是自贸区的升级版!

  发改委研究员杨长湧:从自由贸易港本身特点而言,绝大多数货物都是实施零关税或者极低关税。所以,自由贸易港本身就是贸易的极大促进。

  第一,自由贸易港建立以后,会极大的促进我国的对外贸易,特别是进口和转口贸易的发展。第二,自由贸易港还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在投资环境方面非常开放,这就非常有利于集聚资本和技术等高端的生产要素。这些高端生产要素集聚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三,开放的政策环境有利于国际上的高端人才。而人才是当前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源。

  学者撰文:海南经济再出发

  作者:颜色(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郭凯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

  来源:中新经纬

  今年是海南省建省30周年,30年来全省经济快速增长、成绩突出,但与沿海发达省份的差距并没有收敛,甚至还有所扩大。这与当年国家建省的政策预期存在一定落差。30年后的今天,我们预计国家将推出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措施,高标准高级别重新规划海南省,把海南定位为一带一路中的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心枢纽。因此,海南省有望在未来新的30年加速开放和增长,成为新一轮改革开放试验田和整个华南地区经济增长的新龙头。

  环境独特潜力大建省为发挥应有优势

  国家在30年前建立海南省的主要原因是海南省地理环境独特,发展潜力很大,但当时发展水平同其他沿海省份相比有较大差距,国家希望通过建省来统一开放建设,发挥其应有的优势。海南省是我国最南端的领土领海,是全省都在热带的唯一省份,海域广阔,资源丰富,地理位置非常重要。长期以来,海南省与东南亚各国保持了紧密关系,许多海南省人移居到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国家希望建省后由国家统一组织领导全岛的开发建设,更有利于集中力量建设海南,使海南能够比较独立自主地实行更加开放、灵活的特殊政策,从而充分发挥海南的各项优势。

  GDP增长逾20倍较发达省份发展依旧滞后

  建省后海南省经济发展迅速,但是目前海南省的发展仍然滞后于东部发达省份。1988-2017年海南省GDP实际增长了20倍以上,2017年城镇化率和第三产业比重都已经超过了50%,地方公共财政收入超过650万亿,发展成绩非常显著。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海南省与东部发达省份的差距并没有明显收敛,甚至还出现了扩大。2017年海南省人均GDP接近5万元,只相当于广东省的60%,与30年前的比值相差无几。1988年海南省人均GDP相当于福建省的90%和浙江省的66%,但到了2017年这一比值却分别降至58%和53%。如果从总量上看,由于人口相对稀少,海南省与其他发达省份的差距更大。

  制造业缺乏比较优势是发展滞后主因

  海南发展不如预期的主要原因是制造业不具备比较优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核心推动力是制造业。特别是加入WTO以来,制造业飞速膨胀使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崛起既推动了人口城镇化和扩大了对内对外贸易市场,也进一步带动了服务业发展和技术进步。但是,制造业的快速发展要求当地具备一定的条件。

  首先,制造业发展需要一定的产业基础。在制造业立国时期,能够发展起来的都是过去具有制造业基础的地区,我国制造业崛起无一例外都是发生在有历史基础的东部沿海或者区域性的制造业中心。相比这些地区,海南省制造业底子薄,没有比较优势。其次,制造业产品贸易要求配套相对完善的港口、道路等基础设施,而海南省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特殊的地理条件使海南省与我国内陆地区缺乏运输通道,港口数量和吞吐量也相对较小,甚至岛内交通道路建设也相对缓慢,因此海南省产品运送到其他地区,运输成本高,无论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的需求都非常有限。第三,制造业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而海南省本身人口不多,快速发展的广东省又吸纳了大量劳动力和人才,劳动力很少继续南下进入海南省,导致海南省也不具备劳动力优势。

  因此,虽然建省30年来海南省取得了快速发展,但由于制造业没有比较优势,与当年建省时的高定位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并没有达到国家政策预期。

  经济发展新阶段海南拥有广阔前景

  不过在30年后的今天,我国已经进入了制造业升级和服务业扩张的转型升级期。在新发展阶段,海南省反而具备了一定的比较优势和有利的外部条件,只要有政策助力,未来将有着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

  从农业上看,我国居民的农产品消费需求升级扩大了对海南省绿色自然生态农产品的需求,有助于发展当地具有优势的热带特色农业。伴随着我国居民收入快速增长,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以水果为例,国内居民对热带水果需求增长迅速,但很多水果都是来自东南亚进口,过去10年我国水果进口增长近7倍。并且,我国居民对农产品质量要求也日益提高,因此绿色农业、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等现代农业发展前景广阔。而海南省是我国热带经济作物的主要生产基地,丰富的作物资源,优越的自然环境,为海南发展热带特色农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绿色生态本身就是海南农业的一大特征。只要政策上推动海南传统农业向标准化、信息化、产业化的现代农业转型升级,进一步完善物流交通等基础设施,海南省农产品将面临潜力巨大的内地市场需求,热带特色农业有望成为海南的优势产业。

  从制造业上看,我国经济结构正从传统制造业向高科技制造业转型中,海南省发展高科技制造业可以形成一定优势。首先,不同于传统加工制造业,高科技制造业对物流条件和历史基础的要求并不高,这些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技术研发,因而人才和资本是更为重要的发展条件。只要相关政策到位,海南省完全能够吸引到大量高级人才和外来资本。其次,海南省的传统制造业发展相对薄弱,发展高端制造业的转型成本几乎为零,如果以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为契机,有望短期内在电子器件、生物医药、人工智能、新材料和新能源等一些高端制造业快速形成一定规模和优势。此外,海南省文昌卫星发射基地作为世界为数不多的低纬度发射场,在我国航空航天事业快速发展期占据日益重要的地位,因此海南省航空航天产业也有望进一步扩张。

  从服务业上看,我国正处于服务业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持续扩大期,海南省的贸易、商业服务、旅游、医疗和养老等产业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首先,海南省连接南海贸易通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如果以自由贸易港高标准高级别定位,与跨境资金流动和汇兑开放等金融市场开放相结合,海南完全可以成为重要的贸易港口。其次,海南环境优美,多年来吸引了大量商业地产投资,已经举办了大量世界级会议,未来随着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商业服务业有望快速发展。第三,多年来国际旅游岛的国家定位,使得海南省特别是三亚市旅游业快速增长,但岛内目前相对完善的开发区域还仅限于三亚市,旅游模式也相对单一,满足不了国内居民日益增长的旅游需求,因此未来海南旅游业仍有较大发展空间。最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同时老年人口的医疗养老的质量要求日益提高,海南完全可以发挥气候自然环境等优势满足市场需求,发展医疗和养老等特色产业。

  因此在海南建省30年后的今天,国家非常有必要对海南省规划再次做出调整。海南省快速发展既有利于提高海南省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地位,扩大我国对东南亚的影响力和投射范围,推动一带一路区域合作和联动发展,也有利于推动我国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扩大国内市场的对外开放程度。海南省有望成为继雄安新区后又一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成为一带一路中海上丝绸之路的中心枢纽。

  辅以新政策海南将成新窗口

  在国家政策的有力推动下,海南将集聚生态、科技、贸易、商业服务和旅游等高端产业,成为华南地区乃至整个中国内地面向港澳台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主要窗口。我们预测国家将有可能从以下四个方面为海南省制定新的战略举措。

  第一,我们预计国家将在部分参照香港的基础上,把海南打造成为自由贸易港,开放程度高于自由贸易区。国家可能赋予海南省更大改革自主权,比如在金融市场监管和金融开放政策方面由海南省全权制定,放宽金融市场准入,在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交易方面给予充分的自由度。同时推动实现对外贸易自由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比如扩大外国旅客的免签待遇,通过特殊的贸易政策大幅削减关税和鼓励转口贸易。

  第二,国家有望以改革推动生产要素市场更加自由流动。劳动力方面,海南省可能会强化吸引高端高学历人才的政策力度,在落户、住房和子女教育等方面给予较大幅度的优惠,同时在省内探索统一户籍管理、消除城乡差别的新模式。土地方面,地方政府将在土地开发上享有更大的自主权,有望形成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提高土地使用效率和流转效率,土地也很可能成为海南省重点产业的扶持政策工具之一。资本方面,预计国家将以海南省为试验田,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大幅放开银行、保险、外汇等金融服务的外资限制和金融管制,充分调动资金资源发展海南优势产业。

  第三,国家可能会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从国家层面加强海南对外联系。预计将兴建高规格的国际港口,大幅扩大海口港等重要港口吞吐量。同时,将更大密度兴建高铁、公路和跨海大桥等道路网络,把海南省与广东省更加紧密的连接起来,此外还会加大岛内城市间道路和铁路的建设投入。

  第四,我们预计国家还将支持和探索创新一些重点产业和新型产业的发展。生态农业和度假旅游都有望成为重点发展产业,比如国家可能会开展以海南为基地的南海和公海邮轮旅游,开通三沙和南海诸岛的旅游线路等。此外,国家还可能给予海南特殊政策,大力发展竞技体育,探索新型体育彩票模式等创新性产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