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地方武装消灭汉奸战斗纪实

  姚营的易水河战斗是干部素质和干群关系的缩影,三九严寒又是凌晨,为全歼逃敌,姚雪森和年近四十的营长二话不说,带头冰河下饺子,先是棉衣裤带水很难走动,接着全身针扎般刺痛,一上岸裤子都冻住了,腿都不能打弯,姚雪森要发动妇女儿童帮着烤火烤衣服的时候,老红军出身的副营长还不忘嘱咐:烤裤子不能发动妇女!营长则嘱咐快让炊事班煮姜糖水,特别要照顾好体弱的同志。等烤完火衣服干了,营长教导员的裤子上都是刺刀洞,营长说这是战士爱护首长,最冷的时候还不忘给领导除冰。

  ▲今天的易水河畔

  姚雪森的营长,虽然年纪在当时的部队是大一些,小四十了,但军政水平的确很高,堪称三八式干部的代表!要过年了大家闲聊闲扯,借着讲历史上最美女人、最坏女人、最有权的女人……这样的八卦话题,给青年干部战士讲人生帮树正确的婚恋观和男女平等意识,讲到最后大家才品出味,这其实是一节生动的政治课!看似一件小事,其实折射出我军政治建军的本质,营长是东北军出身,又是土著民军改编而来,但是经过我军从抗战到解放战争的洗礼,已经淬火而成合格而优秀的我军军事干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不忘抓好政治思想工作。这与轻视干部战士思想,视政治工作为狗皮膏药的国民党军完全不同,更与如今动辄贬低思想政治工作和政治干部的神剧全不一样。

  要过年了,姚雪森的这个营领受了新的战斗任务,牛刀杀鸡大年初一凌晨五点搞掉个护路大队,冲进去的时候,敌人还在睡大觉,我军没有伤亡,弹药也只消耗子弹21发手榴弹1枚,最大的收获是:热气腾腾笼屉里的年糕、一大笸箩锅饼,杀好弄干净的羊和猪,一大锅炖牛肉。于是各连领饭,暖暖和和大吃一顿,上炕补觉,不亦乐乎!

  晋察冀的土改进行得很“左”这在姚雪森的书中也不避讳,通敌的保长又被砸死的,哪怕他救助过八路,地下党员因为主要证明人不在也差点被处理掉,幸亏部队下来的干部证明清白,饶是如此也是挂起来闲置了。最悲剧的是当年保满武工队最安全的落脚点那个尼姑庵,姚去看先到村公所,村长直接怼了句:你们要去看望被划为地主分子的姑子们?说起来这些爱国爱军的尼姑们真惨,八路走后,汉奸出卖,于是鬼子来了,不但做了那种坏事,还杀人烧庙毁迹。可如今她们被分了庙产,生活都成了问题,气得肖应棠旅长的夫人都看不下去找村长理论去了。不过那时候这可是高压线,搞不好扣个反对土改的帽子可是大问题。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军使用地雷已经相当普遍,姚雪森部队打徐水,打赢之后检查敌我工事,研究战术得失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同行者:按原路走,小心地雷!于是想起在义县牺牲的朱瑞烈士就是这么出事的,接着打新城的王凤岗,这货就是个土顽,却也把阵地周围搞得到处都是地雷。顺便说个小细节:徐水缴获了美国人给国民党军的骆驼牌香烟,每盒香烟上都粘有20只火柴,细节考虑得十分周到。

  姚雪森在河北新城遭遇的王凤岗可不是一般的土顽,解放战争时期他和邓县(今河南邓州)的丁叔恒(绰号丁大牙)都是地方势力反抗我军的典范,不过这货更特殊,因为他曾短期参加过我军,又投向鬼子做了皇协军(这点和易县的赵玉昆一样),等国民党一来又摇身一变成了国军。这种铁杆汉奸跟八路打交道时间久,地面熟下手狠血债多,知道八路不会放过他们,跟外来的国军不一样绝不投降,搞出来个著名的“王凤岗工事”,不但傅作义赞赏,连花生米都亲自接见予以厚望。当地干部武工队是怕他的,游击队副队长对他们团撒谎,实际上是不敢过去侦查的。姚也是武工队出身一听就知道是撒谎,政委还说他太较真怕破坏军地关系。但打仗不是儿戏,你不较真敌人就跟你较真,第一梯队伤亡很大,姚带入上去才发现,王凤岗的工事跟地方干部汇报的完全是两码事,这可要命了!

  ▲李克著有《王凤岗其人》一书

  你不认真打敌人,敌人就认真打你,为照顾地方干部的颜面,姚雪森的团不侦查就信了前者的“情报”,仓促投入战斗,付出惨重代价。第一梯队上去的二营虽然打进去了,但也伤亡惨重,战士们窝火啊,“以前伤亡是七比三,这次倒过来了牺牲的多!”姚营的干部还是有心眼,他们有战后看工事的传统,上次打徐水这次打王凤岗的武将台都是如此。其实也不必神话王凤岗工事有多高明,也就欺负我们的地方部队,主力一来它就扛不住了,而且姚雪森他们勘察阵地到最后就笑了,因为看到了熟悉的配方:吊桥、深沟和大门口两个日式圆碉,完全和鬼子的据点一样。

  砸开武将台(今属河北霸州),姚部长途奔袭南边百余公里外的沧州,这里的守敌刘佩臣(忱)跟赵玉昆、王凤岗是一路货,而且作为汉奸的资格更老,绝对的铁杆反革命。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时代就跟殷汝耕搞到一起,对鬼子非常忠心,和八路一点渊源都没,只有仇恨,所以国民党就看上他了。大家看国民党喜欢的都是啥玩意?不过地方政府还是害怕这样的“乡贤”,同样侦察任务做的极差。顺便说这货还是回族,也被马本斋的回民支队狠狠修理过,后来他姑家的表兄弟劝降也被他虐杀。沧州城破,老百姓恨死他了,刘佩忱被处决后,他姑姑带头剐了这个狗汉奸!

  ▲曾经多次打败刘佩臣的马本斋所率领的冀中回民支队

  姚部长途奔袭沧州,铁杆老汉奸刘佩忱的手下明显战斗力不咋样,也就欺负武器不行的我地方部队和政府,真到了美械日械两下锅的我军主力手中,基本是分分钟被吃的份儿,顺便说这货当时吃成了180公斤的大肥猪。饶是如此,团长还是要强调“死狗要当活狼打!”不过这货的警卫队倒是挺给力,执行出逃前“不还枪不说话,负伤到死不吭声”的纪律非常坚决,营长教导员就带四名通信员,与逃敌遭遇,差点放跑了三百人的警卫队。

  注: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看北朝授权发布,主编原廓,原著党人碑。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