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金像奖影后和最佳新演员的《黄金花》,靠这三点征服评审

  4月15日晚,在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即将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黄金花》拿到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员两项大奖。主演毛舜筠此前曾六次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均抱憾,这是她第七次提名,终于捧杯。

  毛舜筠流泪发表获奖感言,称感谢投资电影的三位老板多谢好友、姐妹团,以及自的家人,同时向香港观众承诺,一定会做的更加好。

  毛舜筠1984年从影,至今已30余年,为什么在第七次提名的《黄金花》里能拿到影后桂冠,同时这部电影也让初涉影坛的凌文龙拿到最佳新演员奖,到底靠什么打动评委?这部小成本的香港本土电影到底有什么魅力?

  不同于同类型影片,故事起伏跌宕

  随着港产片日渐式微,聚焦本土的“香港电影”褪去了早年的荣耀与光环,往往给人小成本、文艺、小众、节奏舒缓的印象,特别是聚焦香港本土,日常民生的电影,在波澜不惊的剧情中让观众体会到熟悉又遥远的味道,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难免会觉得难以下咽,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许鞍华的“天水围”系列,以及去年上映的那部关注特殊群体的《一念无明》。

  和《一念无明》相似,《黄金花》其实也关注了特殊群体,凌文龙饰演的角色有自闭症加智障,在外,得不到外界的理解和宽容;在内,家庭生活因为照顾他被压的处在崩溃边缘,父母的夫妻感情也名存实亡,终于父亲有了外遇并舍弃家庭,母亲一个人照顾他苦苦支撑。

  回顾去年的《一念无明》,在狭小的格子间里,曾志伟饰演的父亲和余文乐饰演的患有躁狂症的儿子确实堪称“无明”,让人看不到生活的一丝光亮,电影极具现实意义,但遗憾的是压抑的气氛让观众喘不上气。

  而《黄金花》的编剧和导演显然很照顾观众的观感,影片一方面拍出了港人的苦、特殊群体的生存压力,作为现实主义题材,有极强的社会意义;但另一方面,不到90分钟的电影剪辑凌厉,节奏紧凑、剧情跌宕起伏,在苦闷的生活中,植入了一场谋划手刃小三的故事线,毛舜筠杀人的念头和手中那把匕首始终牵着观众走,并把悬念一直保持到最后。

  凌厉有余不乏温情,拍出来香港电影的独特劲道

  《黄金花》直击现实生活的残酷,丝毫不留余地和情面。影片里毛舜筠饰演的黄金花遭遇自己几乎无法支撑的中年危机,丈夫出轨对家庭撒手不管,几个闺蜜在她背后小声嚼舌根,小三不但闯上门还对她百般讥讽,自闭症的儿子发起疯来让自己独臂难支,偶尔带他游玩一下还遇到旁人不理解的目光……

  从某个层面上说,《黄金花》是一个被打入谷底的“师奶”,绝地反击的故事,这其中蕴含着自强不息的香港精神、有着观众熟悉的香港电影具有的独特劲道,绝望的黄金花没有崩溃,她跑步、在雪糕车上兼职,她要血刃情敌一雪前耻,凌厉的剧情让影片不再是软绵绵的文艺片,而站在了许鞍华的对立面,带给观众极其痛快的观感。

  但难能可贵都是,这种商业属性并不是导演所谋求的,在凌厉的外表下其实不乏温情和感人的气息,母子和父子之前的情感满溢着平实的感动,看到最后会发现,生活会改变一切、扭曲一切,不知道该怪谁的结论是很复杂的滋味,每一次的反转都让人热泪盈眶,最后的结尾让人长出一口气,只觉得不到90分钟的片长意犹未尽。

  影后和最佳新演员实至名归

  第七次提名的毛舜筠终于捧杯,今年她已经快60岁了。但她的最佳女主角是靠实力拼来的,而不是安慰奖。电影里的黄金花其实是一个非常矛盾的角色,她很坚强,生活的艰辛、丈夫的离去、自闭症的儿子没有把她击垮,她还是努力的想活的更好;她又很脆弱和卑微,为了拢起这个家,一次次原谅丈夫的出轨,甚至于当幡然悔悟的丈夫决定回归家庭时,脸上的表情竟然是欣慰和感动,这才是角色所遭遇的最残忍的一面。

  每一处情绪点的把握、每一次内心的挣扎、每一个看向儿子的眼神,毛舜筠都表现的非常出彩,如果你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那个疯疯癫癫、充满喜感的小女生,那么这一次无疑是洗尽铅华后,让人回味无限的绝佳表演。而拿到最佳男演员奖的凌文龙,其实也有足够的筹码拿最佳男主角,作为电影新人,能把问题少年演绎的神形兼备,确实也是对演技极大的挑战。因此,《黄金花》拿到两个奖项并不意外,甚至对它的褒奖还不够。

  电影《黄金花》将在4月20日全国上映,推荐大家买票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