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即使再败落,这届金像奖依旧会让你肃然起敬

  当一个做饭阿姨站到金像奖舞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起立鼓掌了,成龙大老远地飞回来帮她整理话筒,新科影帝古天乐和吴镇宇他们特地录了一个VCR,这种待遇,像是众望所归,黄袍加身。

  楚原说自己受之有愧,这个词恰是我们对杨莲蓉的疑问,一个茶水阿姨,大字不识,只知道给一班导演演员们做饭,何以能得到如此隆重的“专业精神奖”?

  如果你对香港电影还停留在打打闹闹的印象,那自然是百思不解。

  今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可以用“梦想成真”四个字来形容,其本身就像一个剧本,写着团圆而怀旧的故事。

  毛毛终于拿影后了,即使她不哭,我也会为她哭,喜欢她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将影后这个词与她联系在一起,这么大的馅饼,谁能不激动?

  古天乐也终于拿影帝了,做大善人这么多年,等于是凭借着一己之力支撑着香港电影的半壁江山,功劳和苦劳都有了,再不肯定实在对不住人了。

  姜皓文拿了最佳男配角,楚原在台上背诵了一遍保尔柯察金,新浪潮老将们站了出来,一起给当年的“小妹妹”许鞍华颁奖……

  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于冬站了出来,说,入围最佳影片的五部电影,有四部是博纳投资的……

  台下一片沉寂。

  上次讨论香港电影死没死的话题还是在很多年前,现在这个话题都很少有人讨论了,拿今年的电影来说,纯港片制作,能够让人提起兴趣的恐怕只有《中英街一号》之类的敏感题材了。

  香港电影毫无疑问是衰落的,这一点无可辩驳,我们都是见证过辉煌的人,你再如何狡辩也改变不了直观感受带来的冲击。

  但换一个角度来说,即使衰落又如何?衰落的永远只有物质,而不可能是精神。

  楚原上台,说方逸华,一肚子恨意未消,即便方小姐已经去世,即便楚原本是个和善的人,但他还是说了,想来也是斟酌再三的。

  这一段话到了内地各大传媒的报道,都隐去了方逸华的名字,人人争说被这个老人家感动,却没留意过他语锋里的意味,我们的自我审查竟然至此。

  其实楚原的态度很简单,是非分明,不因为你的地位或者在世与否就说冠冕堂皇的虚假话,这样的态度,你也能在同样对方小姐满怀恨意的胡金铨、李翰祥等人的对话中听到。

  平等的第一要素,就是不因对方的地位或者有多少人喜欢而改变自己的话语。

  放到茶水阿姨杨莲蓉的身上,则又是另一番光景。

  我不知道你们哪家公司会把年度大奖颁给食堂阿姨、清洁阿姨、甚至修电脑的师傅,我猜没有人会那么做,但金像奖就会,这才是对任何一个人最平等的尊重。

  我们骨子里或多或少地会带有些自大或者轻视,有时候我们不是看不起一些我们觉得低等的工作,而是根本不会留意一些底层的工作,文化与智力的优越性使我们带有选择性地看待着这个世界。

  但金像奖不会,这些年来它把奖颁给了灯光师,颁给了剧照师,颁给了化妆师,而这一次更是颁给了茶水师傅。

  尊重任何一个哪怕是底层工作岗位的人,这是金像奖一直在告诉我们的事。

  所以我宁愿相信一句话,香港电影或许不行了,但香港电影人的精神犹存,而这精神,才是真正的文化自信的表现。

  而我们却刚刚相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追求精神实在是件危险的事,我们搭上了一条高速的物质列车,一路狂奔,没有丝毫留念。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人指责过方逸华,也没有人会成为杨莲蓉。

  平等?不存在的,先做到资本层面的平等再说。

  在这个基础上我是敬佩金像奖的,也许香港电影金像奖终有一日会变成合拍电影金像奖,但只要这些人还在,我们就有理由相信他们的精神还在。

  “管它天下千万事,闲来轻笑两三声”,可惜,我们现在学着的,还是方逸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