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发文吐槽“鸿茅”毒酒被跨省逮捕:“买家评”或是损害商品声誉,该如何界定?

  去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网上发布的一篇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竟差点引来牢狱之灾。今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带走,目前被羁押在凉城县看守所已近三个月。截止案件发生时,谭秦东的帖子在各大社交网络平台上只有2117次的阅读量。

  原帖中,谭秦东援引多地食药监部门的通报和此前的媒体公开报道,指出在老年人群体中热销的鸿茅药酒,存在夸大宣传、曾被责令停售的问题,可见并无明显编造和虚假描述的成分。

  帖文最后,曾获执业医师资格的谭秦东对鸿茅药酒在“适应症”一项中标注的,自称其对动脉硬化、冠心病、心肌梗塞、脑血栓、前列腺增生、脱发白发等症状适应的细节,提出自己的疑问:能够“治疗”这些“疾病”的结论是如何得来的?

  而在此前,云南、湖南、海南等地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均因涉及虚假或夸大宣传而对鸿茅药酒实施违法广告行政强制措施,受处罚次数高达两千余次。

  4月15日上午,凉城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17年12月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称鸿茅药酒是“毒药”。网上的大量不实言论和虚假信息,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据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所出具的《会计鉴定书》称茅国药销售到两家医药公司的两批鸿茅药酒价值分别为827712元和2983392元,因受到毁誉影响被退货造成的损失为1377155.79元。

  但是,该公司是否确有真实可靠的证据能够完整独立地证明退货的真实性、退货行为与谭秦东所写文章之间的因果关系呢?

  根据公安机关所进行侦查的罪名“损害商品声誉罪”,是指因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商品信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但是在罪名的认定上,消费者及新闻单位对经营者的产品质量、服务质量进行合理批语、评论的,不得认定为本罪;单纯捏造或单纯散布虚伪事实的,并未造成他人重大损失或其他严重情节的,不成立本罪。

  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条:【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3月23日,凉城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补充侦查决定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对谭秦东涉嫌犯罪一事补充证据。在提交补充证据后,目前检方尚未作出是否起诉的决定。而目前,谭秦东因发帖一事,已被羁押在凉城看守所3个多月。据谭秦东代理律师对案件走向的预估,谭秦东很有可能在近期内解除强制措施恢复自由。

  对于消费者而言,中肯的评价和虚假的编造应该如何界定?如果每一次对商品的科普或质疑都将面临被起诉或是刑事罪名加身,那我们是否还有勇气对产品进行“买家评论”?并且令人疑惑的是,在多省多地被多次处罚的鸿茅药酒又是如何在电视广告和保健品市场中“长盛不衰”的呢?甚至可以让内蒙警方千里迢迢采取强制措施,这其中还有许多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