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女子独自养家50余年 为照顾脑膜炎儿子不敢老去

  “我16岁就嫁到木甫村,当时我老伴家很穷,家里有公公婆婆,兄弟媳妇,还有我儿子,都挤在这间屋子里,吃饭睡觉都在这,那个日子才叫苦噢!”71岁的云阳老人汪孝碧站在这12坪的土房门前给我们讲她以前的生活。谈话间,她朝屋里走去,看着两年前自己和儿子住的这个地方,她早已泪眼婆娑。

  1963年汪孝碧和老伴结婚,从此整个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她的肩上。“他身体(老伴)一直不好,年轻时就有支气管炎和肺气肿,做不了重活,整个家庭只有靠我了。”讲起往事,老人几度哽咽。1978年儿子8岁时被查有脑膜炎,对于那个时候他们的家庭条件来说,根本医不起,所以直到现在留下了后遗症。1997年,汪孝碧的二女儿出走下落不明,这对于他们这个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日子就那样过着,每日几乎都是白饭咸菜,在那个时候,白饭咸菜就是他们一日三餐的伙食。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地,但是一家三口在一起就算凑合着也能过下去,哪怕再苦再累心里也有些许的慰藉。可是,2008年,汪孝碧的老伴因病去世,生活再次给了她沉重的一击。“那个时候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抬起手擦了擦眼泪沉默了。

  一个女人,她是有多坚强才能承受住生活一次又一次的重击,她是有多努力,才一路坚持挺了下来过成如今的模样。16岁就结婚承担起一个家庭,71岁,家里面就剩下她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因为生活还是要过下去,因为她还有她儿子,汪孝碧继续与生活搏斗。

  后来,当地政府知道了汪孝碧的事迹,把她们列为了贫困户。作为贫困户,汪孝碧每月有350元的低保,患病的儿子是五保户,每月650元的补助,每年儿子生病住院的钱政府会报销。尽管如此,汪孝碧也不只是靠着政府补助过日子,她说:“政府在拉我,我也在努力攒劲往上爬!”

  自己一个人开垦了自家的菜地,她把自家菜园子种的菜背到场镇上去买,尽管已经是年过七旬,每次去场镇上卖菜她依然坚持走路。她告诉我们,每天天不亮她就要起床准备猪食,然后把牛牵出去,再回来给儿子做饭。她说虽然累点,但两头猪一年能买三千多,去年母牛下的小牛也买了2850元。

  汪孝碧指着旁边两层楼的平房告诉我们,这是政府给他们建的新房子,她说,住了大半辈子的土房子,如今到老也像城里人一样住上了“小洋房”。看了“小洋楼”她又开心地带我们去看了她的菜园子,给我们讲地里种了什么菜,说话间,她还弯下腰扯菜地里的杂草,她说,草不扯菜就长不好。返回途中,她把她的黄牛牵来给我门看,她说那是他家最值钱的东西了。

  对于汪孝碧来说,一块菜地,一头黄牛就是她的全部,她把心血全都倾注在它们身上,看到它们长得越好她就越自豪,就越开心。因为,对于没有文化的她来说,那是她收入的来源,是她挣钱的方式。她原本也可以靠着政府的帮扶安度晚年,可是她却依然在地里田间忙碌,因为她还有她的儿子,她有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汪孝碧常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虽然有政府的帮扶和照顾,日子也比以前好很多,但自己还是要劳动。汪孝碧说:“我穷了大半辈子,穷怕了,现在镇里把路也给修好了,吃水也方便了,我要一直劳动下去。”

  看着眼前这个短小精悍的老人,虽然满脸沧桑,但是在她脸上,也看到了笑容,看到了倔强与不屈。她说她身体还硬朗着呢,还能再奔。有多少像她这般年纪的老人是在享着子孙福,过着清闲的日子。可她,却操劳了一辈子,扛了一辈子。(监制/张寒微 ?策划/熊道静 ?图文/范成成 编辑/杨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