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上斯坦福?听听这9位学生的故事吧

  斯坦福,被誉为“ 硅谷的心脏与大脑”。

  因坐落于硅谷,地缘之便不仅诞生出了许多高科技界的大牛名人,也培养出了一批高科技领域的冉冉新星

  我们找到了如今在科技产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9位斯坦福学生,他们很有可能是下一代最具代表性的创新家和变革者,或者从他们的经历中你可以一探斯坦福的招生喜好。

  Aashna Mago

  虚拟现实领域的明日之星

  2013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这个来自印度的女孩,刚进入斯坦福时还是一位生物学新生,曾在普林斯顿花了几年时间进行癌症治疗研究。

  进入斯坦福后,Mago决定转修计算机专业,这源于一次VR研讨会,她发现VR能够帮助治疗退伍士兵的创伤后压力后群症。

  大一时,Mago南加大的“混合现实实验室”做实习生,在那里学习了3D建模和印刷等技能,并和VR专家Mark Bolas一起工作。

  大二中途休学,接受了罗滕伯格风险投资公司的全职工作。她帮助公司建立了一个内部制作工作室,并推出了首个VR/ AR加速器River。

  大三,她回校并建立了斯坦福第一个VR社团“RabbitHoleVR”,获得了来自 Oculus 和 VR Girls的奖学金。

  如今她已经成为了VR领域的明日之星,暑假也将前往Oculus公司做实习软件工程师。

  并将在这个夏天到Oculus公司做实习软件工程师。

  AashnaShroff

  为印度女生创建“编程营”

  2013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这位印度女孩Aashna Shroff,是高中计算机科学课上仅有的两名女生之一。

  来到斯坦福求学后,女性积极踏足计算机领域的现象让她印象深刻,于是她成立了Girls Code Camp(女生编程营,建成GCC),带领团员前往印度,教授500多中学女生计算机科学。

  后来发展的“GCC黑客日”催生出医疗急救app、教育游戏等各种项目。

  Aashna 还与斯坦福的Clayman协会开展性别研究,来帮助检测在职位描述中无意识的性别歧视问题。

  她是GirlsTeaching Girls To Code(教女孩编程) 项目的导师,教导旧金山湾区的高中女生如何编程。

  此外,她还致力于生物机器人的开发项目,该项目能够模拟脑部手术,她创建的程序还原了手术中的视觉、听觉和的触觉感受。

  BrandonHill

  学生会副主席,曾在白宫实习

  2012级政治科学&非洲人/非裔美国人研究专业

  在进入斯坦福之前,Brandon因为物理没达到要求而未被录取。后来他决定间隔年一年,通过获得“海上学府”的全额奖学金一边旅行一边读书,这段经历后来被他在TEDx演讲中提及。

  升入斯坦福后,他被任命为学校1600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学生会副主席。

  他十分关注有色人种的教育。他成立的一家Enza学院,通过举办黑客训练营,从创新、技术和领导力上训练了全国范围内的150个孩子。

  因为这段经历,他获得了在白宫美国教育部的实习机会。

  此外,他还曾在坦桑尼亚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YouTube明星管理团队实习。

  Cyerra Holmes

  领导着斯坦福最大的女性社团

  2012级科学、技术和社会学专业

  Cyerra是斯坦福最大的女性组织——斯坦福商业女性(SWIB)的联合主席。

  除了举办企业网络化活动和商业教育研讨会,培养了像Ruth Porat、Tyra Banks这样优秀商界女性之外,她还组织了第一次“女性领袖协会”,成功与其它名校的分会建立联系。

  她还是种族多样性的倡导者。

  2015年秋天,Cyerra举办了斯坦福黑人商业预科指导项目,让斯坦福商学院的研究生与本科生建立指导关系。

  毕业后,她将前往纽约高盛私人财富管理部工作。

  Estefania Ortiz

  鼓励拉美人学习计算机

  2012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生长在波多黎各的Ortiz,她主张将“拉美裔和拉丁裔人”纳入计算机科学的教学中。

  在大三那年,她创办并组织了拉丁裔程序员峰会(Latin@Coder Summit ),2015年5月该峰会在斯坦福举行了为期一天的活动,超过200名拉美人齐聚一堂,参与到网络互动、研讨会、产品选定推销中。

  这场活动得到了倡导高科技世界进步的多样性的非营利性组织——“CODE2040”的支持。

  Ortiz曾在CODE2040实习过两个暑期时间,还在微软和Facebook实习过。后来她和其他人共同为该组织的校友计划设立了管理机构。

  此前的两个学季,Ortiz在纽约和马德里学习,她还参与了斯坦福大学的“女性工程师协会”,担任了两年的外展服务联合主管,在那里她创建了一个为初高中女生的辅导项目。

  Ortiz在毕业后将加入谷歌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

  Lea Coligado

  为女性呐喊的硅谷工程师

  2012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2015年内,Lea Coligado为《财富》杂志写了一篇的文章,详细揭露作为科技领域的女性所面临的性别歧视。

  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并采访周围的女强人,发布文章在自己的博客“硅谷女性”上,帮助妇女提高知名度,为在性别主义泛滥、男权文化横行行业工作的女性争取话语权。

  如今,她拥有超过3万的粉丝,梅琳达·盖茨和切尔西·克林顿都是她的忠实粉丝,入选过“BBC2017年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名单”。

  Lea大一时就是斯坦福大学的GGTC项目(教女孩编程项目)的一员,该项目主要辅导对计算机科学感兴趣的高中女生。

  她还在Facebook实习期间开发了一款APP,在Spokeo创业公司承担全部的网络开发工作,并在苹果Siri项目担任实习生。

  毕业后,她会前往意大利为企业设计方案,2017年秋天回到美国后则加入谷歌,成为一名软件工程师。

  Priyanka PuramSekhar

  创办斯坦福第一个网络安全社团

  2013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Sekhar刚进入斯坦福的时候原本打算学医,大一时却被编程课吸引转而学计算机专业。

  在大二时她投保的保险公司遭黑客入侵,由此她对全球网络安全的好奇心开始转化为行动。

  于是,她创办了斯坦福第一个网络安全社团——Applied Cybersecurity。

  Sekhar是该社团的联合主席,她需要每周组织举办黑客攻击研习班,参与全国性的网络防御和政策的相关比赛。同时,该社团还在推动大型网络安全公司为本科生设立奖学金。

  Sekhar的其他兴趣在于缩小性别差距,她担任“斯坦福商业女学生”(Stanford Women inBusiness)社团的负责合作及赞助事务的副主席。作为高中校摔跤队的第一个女孩,她还曾是比特币计算课程里唯一的女生。

  2015年,谢卡尔获得了谷歌和微软提供的计算机学科女性奖学金。

  Stephany Yong

  前谷歌实习生,未来Facebook员工

  2012级毕计算机科学专业

  华裔女生杨兰怀着对市场营销浓厚的兴趣进入斯坦福大学。

  大一期间,她曾在初创公司Pixlee实习过。该公司是斯坦福大学的创业孵化器公司之一,通过追踪客户上传的照片和视频,帮助品牌商实现精准营销。她表示,这段经历让她“迷上了设计、制作以及销售人们喜欢的产品”。

  暑期期间的实习工作,杨兰曾在Mozilla担任公关、在Box从事产品营销工作。

  2015年,杨兰获得了谷歌“助理产品经理”项目的实习机会。由于参与了付费订阅服务“YouTubeRed”的产品设计工作,她的实习期延长到至秋天。

  在斯坦福大学,杨兰参与了学生创业社团BASES;2015年作为CFO管理着超过40万美元的预算;为学校做过两年的学生咨询工作,还担任商学院The Power of Story课程的教学助理,接触耐克和红杉资本这类的高端客户。

  毕业后,Yong将前往Facebook参与一个为期18个月的轮岗产品经理计划。

  Tony Bruess

  大受欢迎的Minecraft服务器开发者

  2014级计算机科学专业

  Bruess大一就开始在Dropbox实习,公司非常器重他,于是聘请他担任网站的兼职可靠工程师。

  2016年夏天,他前往Slack的运营团队进行实习。

  Bruess还是是斯坦福“CS Mental Health”的技术团队中的一员,该项目召集了很多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和研究人员,致力于共同开发一个基于网络调查数据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分析工具以及诊断躁郁症的可穿戴设备。

  过去几年时间里,Bruess一直在扩大他的初创公司Overcast Network,并开发了一款Minecraft服务器。他的站点每周有10万人在线,并提供开源文件,让玩家能够在游戏模式运行状态下制作游戏地图、编写XML代码。

  如今,Bruess管理着一小群开发人员以及100多名志愿者。

  本文由“壹伴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