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诗者多含蓄,他就不说他想你

  前不久,受朋友圈的影响,图书君也去看了央视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然后便停不下来了。

  “诗”“歌”本来就不分家,通过咏唱的方式,让经典再一次流行,可以说既延续了古代传统,又赋予了古诗词新的生命。正如开场词所说:“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经典永流传,我们的文化从未断流”。

  看了这么多期节目后,图书君的歌单里多了好多首新歌,重读古诗词的热情也日益高涨,而且还在小本本上记满了嘉宾鉴赏的要点。

  比如在4月6日第九期节目中,听完孟庭苇吟唱的改编版《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康震老师提到的“借物寄情”手法,通俗来说就是:“他就不说他想你”。

  你去猜吧,你要猜不到,那你就惨咯~

  “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思念”是中国诗歌中永恒的话题,古代诗人们可谓有一百种方式含蓄地表达“我想你”。

  作为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更是将思念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辗转反侧,尤其是“兴”这一表现手法,托物起兴,先言他物,然后借以联想,引出诗人所要表达的事物、思想、感情。

  用看似毫无关联的东西表达思念之情,他就不说“我想你”,可是穿越千年,我们依然能读出那浓浓的思念。

  “本君”整理了几首,大家感受一下:

  周南·汉广

  《山水》,张大千,年代不详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这是一首描写男子恋慕女子却无法如愿以偿的诗。犹如乔木不可止息、江河无法逾越,男子钟爱心上人却求而不得,想象着有朝一日姑娘能嫁给他。他刈草、秣马,为婚礼做准备,但现实仍如汉水之广、江水之永,令人瞻望难及。

  王风·采葛

  《幽林浮岚》,张大千,1969年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这是一首思念情人的诗。从一日不见如隔三月,到三秋,再到三岁,层层递进,以见思念之煎熬。

  与之相似的还有:

  郑风·子衿

  《溪山过雨》,张大千,1979 年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这首诗描写一位女子在城墙上踟蹰徘徊、思念恋人。纵使我不去会你,你就不能传个音讯过来吗?纵使我不去会你,你就不能主动来看我吗?

  郑风·风雨

  《松云晓霭》,张大千,年代不详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这是一首描写妻子与丈夫久别重逢的诗。风雨鸡鸣,本是凄凉、晦暗之景, 但此时竟然见到了日思夜想之人,喜悦之情可想而知。

  秦风·蒹葭

  《爱痕湖》,张大千,1968年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这是一首抒写思慕之情的诗。深秋的早晨,芦苇已蒙上薄霜,露水尚未干透, 诗人寻找心中的“伊人”,或逆流而上, 或顺流而下,而伊人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

  周南·关雎

  《萱草蝴蝶》,张大千,1981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这是一首君子思慕淑女并设法追求的诗。诗中的君子日思夜想、辗转反侧, 并以琴瑟、钟鼓来取悦她、亲近她。而《毛传》评价此诗为“后妃之德”,认为诗中君子、淑女当为贵族,此诗是表现夫妇之德的典范。

  《关雎》大家都很熟悉,在当时是首民歌,可以算是一首流行歌曲。在近两期的《经典咏流传》中,河北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副教授仇海平和他的留学生、歌手金志文与湖北房县的民歌爱好者也都重新吟唱过这首千古情诗。

  整理到这里,图书君已经情不自禁地要唱起来了。以后说起关于“思念”的歌词,除了“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行”和“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是真的真的好想你,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这样的歌词之外,想必更会想起这些穿越千年而来的大美诗歌了。

  当然,“思念”只是《诗经》的主题之一。《诗经》内容丰富,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

  孔夫子曾说“不学诗,无以言”。《诗经》是经典,但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它是令我们无限回味的精神源泉,更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活语言。

  祝愿祈福时可言“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赞叹美丽时可颂“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见钟情时可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心中悲凉时可叹“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首首雅俗共赏的曲调,让我们远离尘世喧嚣,回归最本真的情感。

  图书君读的这本《诗经选:张大千插画珍藏版》除了涵盖了大众读者耳熟能详的《诗经》篇目外,还收录了20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张大千先生的画作。

  画作中山水清逸、浓墨重彩,与诗经这一流传千年的璀璨文章交相辉映,更可全面感受诗经中的诚挚之情与悠扬之音。

  读最美的诗,唱最美的词,看最美的画,以歌和诗,乐以抒怀,快哉快哉。

  不说了,图书君学习谱曲去了,待到有一天歌(五)声(音)独(不)特(全)的我登上《经典咏流传》的舞台,再来与诸位把酒言欢。

  最后,借用一句《诗经》中的句子跟各位读友说:“岂不尔思?子不我即。”

  解析:此处引用这句诗表达了图书君对大家的思念和热爱,暗示了他在眼巴巴望穿秋水等待大家,以及希望大家不离不弃,永远相伴的美好愿景。概言之就是:本君甚是想你,你萌不来看我,我就会很哀怨。

  ▼

  本文摘选自《诗经选:张大千插图珍藏版》

  4.14-4.18期间购买有优惠,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关于“思念”的古诗词,你印象最深的是哪句?

  留言告诉图书君吧~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