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摄魂到卖萌搞怪:中国人照相脸型是如何变化的

  文 │ 稼三

  说到底,一个时代的照相脸型,与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公众生活水平、拍摄技术等方面紧密相连。

  从最初的担心被摄魂,再到现如今的耍帅卖萌,中国人照相脸型的变化,按着肚皮被填饱程度,一点点发生根本变化——这也是中国整体的变化。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中国人照相脸型是如何变化的。

  (新华社记者 李俊东/图)

  从照相机发明到现在人人用手机自拍,变化的不仅仅是照相技术,人的面容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着改变。

  如今看一百多年前的照片,多数人正襟危坐不说,脸上还带着一股忧郁之气,也难怪被今人称之为苦瓜脸,这其实也怨不得他们。

  僵硬的清朝人

  照相机自1839年被发明出来,其后传入中国的时间虽不确切,但清代诗人周寿昌在其所著的《思益堂集》里记载,他于道光丙午年(1846年)在广州时,第一次看见了照相机。彼时,他把照相机很形象的称之为“取影器”。当时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照相机能够摄取人的魂魄。不单单在大清朝,就连它的发明地欧洲,人们对它也是恐惧有加。法国摄影师纳达尔提及照相机刚刚流传的情景是这样的:

  “照相有如妖术,与怪力乱神沦为一谈。人们觉得摄影师如同巫师,借助冥王的力量,用相机摄取他们的魂魄”。

  不难看出,某种新生事物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它是避之不及的。如此害怕照相机,面对着它的时候,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相传清宫内最爱照相的,是光绪最钟爱的珍妃。不过大清朝第一个照相的官方人员,乃是慈禧的小叔子恭亲王奕欣。现在历史书中那张恭亲王的照片,就是在1860年的11月2日,由英法联军的随军摄影师费利斯·比托拍摄的。

  从照相机发明到传入清朝这段时期,能够照相的人都非富即贵。而且由于照相都是在正式场合,场面本身就很严肃,达官贵人们也要保持一定矜持。再者,当时的照相机曝光时间很长,需要几秒到几十秒不等,长时间的保持一种姿势,表情当然也就僵硬不自然了。综合来看,对照相机的恐惧、拍照者的矜持、拍摄技术不成熟等多方原因,共同促使当时拍出来的照片,个个都是一幅苦瓜脸。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外国摄影师跑到中国各地去采风,拍摄出来的其他人物不是大人物们的板脸形象。

  不过总体看来,一百多年前的清末,由于生活的重压和精神上的麻木,社会整体的“尊容”就是僵硬的苦瓜型的。照相,恰是时人内心的真实反映。

  干瘦的民国人

  到了民国时期,新闻和摄影在中国进一步普及,人们在照相机前的脸型虽然不再单一化,但是苦难确是民国时期贯穿始终的主题。由于战争和自然灾害不断,在镜头前的中国人,不单单哭丧着脸,而且还非常清瘦。

  比如1942年河南发生大饥荒期间,记者深入灾区拍摄了很多照片。照片上的河南人,无一例外都是干瘦、苦闷、麻木、哭泣和无助的。死亡近在咫尺,人们自然高兴不起来。

  (资料图)

  不过,偌大的中国不是没有高兴的人,在彼时的大上海,从当红明星再到平民百姓,还是有笑脸被定格下来的。

  照相脸型,浓缩了一个时代的整体特征。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全体气象焕然一新。不过,以1978年做分水岭,之前和之后,由于社会整体生态的不同,人们照相时的表现也有所差别。

  亢奋的大集体

  从一个旧的、战乱和自然灾害不断的时代,猛然进入新社会,而且整个社会向着全新的目标迈进,大多数人的喜悦都是发自肺腑的。

  于是表现在照片上,神情朝气蓬勃,而且感觉浑身充满力量。在1978年之前,社会的主流态度是劳动最光荣,所以当时很多照片,无论城市还是农村,表现的都是人们热烈劳动的场面。通过这些照片能够看出,那个时代个体以及社会的追求是什么。

  尤其在那十年里,以昂扬向上为整体基调的照片,更是充斥了全中国。

  不管是摆拍还是发自肺腑的,人们的整体神情都是激动且兴奋的。同一种基调下确立起来的相同脸型,在过去很难看到。然而在那个时期,即便两个人相隔千山万水,拍出来的照片也是貌离神合的,这不失是一种独特的风景线。只有在那种特定的环境里,才能拍出那样一致的效果来。

  差异化的时代

  当集体亢奋的基调逐渐冷却后,那就是1978年以后的事情了。此时再看人们的照片,兴奋和喜悦溢于言表,但已经打上了个体差异化的烙印,不再是集体式的了。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人集中爆发式的,出现了一波去风景名胜区拍照的热潮。翻翻你家的老相册,肯定能找出几张那个时期在的照片。人们脸上的笑容是灿烂的,洋溢出与集体时代完全不一样的兴奋和幸福。

  但外国佬不欣赏中国人的这种拍照方式,他们完全想不通的是,到一个风景名胜区拍风景照多好,干嘛非要傻傻的站在风景前,拍人的照片呢?那其实是老外不明白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就像古代没有相机的时候,文人墨客每到一处,都会手痒似的留下几句诗。现如今有了摄影技术,中国人更能通过这样更简单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到此一游”过。

  进入新时期后,人们的拍照更趋于个性化了。

  相机有了,手机也有了,随时随地可以快速拍照。过去拍照由于流程繁琐,是一件极其正式的事情;如今蹲大号都能拍个照,拍照已经彻底和人们的生活融为一体了。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照相时不再局限于微笑式的正儿八经,卖萌、耍帅、搞怪、无厘头…各种形式都会去积极尝试。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不能成为拍照姿势。

  说到底,一个时代的照相脸型,与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公众生活水平、拍摄技术等方面紧密相连。照一张相,是一件极其个体的行为;可照一张相,又是一件能非常隐秘的展示生活背景的行为。从最初的担心被摄魂,再到现如今的耍帅卖萌,中国人照相脸型的变化,按着肚皮被填饱程度,一点点发生根本变化——这也是中国整体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