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1、

  起床了,海子。

  是床头惹人烦的闹钟,而不是山海关呼啸的火车汽笛。

  你读过佛洛依德,睡觉的时候大脑会把听到的声音加工成梦里奇奇怪怪的幻象,对吧?所以闹钟响了,请坐起来。

  坐起来,海子。

  你知道么,妈妈等得着急了,她背下了你所有的诗,靠着她可怜的记忆力和大把岁月。

  告诉她为什么躺在家乡的土地上随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也告诉我。妈妈已经年迈而我还太年轻,但我们都相信,经过你耐心地讲解,人们会理解母亲的絮语里除了怀念之外更多的意义。

  向阳坡,海子。

  你种下的两行竹已经郁郁成林,我想请教你红筷子的制作方法。

  王尔德的童话中,高歌的夜莺将胸脯挺向尖刺,用鲜血染红玫瑰。你肯定有更温和的方法,因为除了爱情你还深爱着尘世的泥土、阳光和稻麦。

  晒晒太阳,海子。

  如今昌平的天气不好,阳光更加珍贵。

  我得向你请教许多问题,关于史诗的创作,关于罗马,关于蒙古,关于德令哈。

  请你亲口告诉我,晴朗日子的每一朵白云都是好的,雾霾是不好的;我也要告诉你,海子,过去日子里不被欣赏的每一篇史诗都是好的,气功是不好的。

  2、

  四姐妹中哪个最漂亮?哪个最令你心驰神往?

  海子,偷偷告诉你,我也有自己心爱的姑娘。

  写诗,你很老道;但是谈情说爱,真是,你还太小。把所有的热情都倾泻到纸上,大家都很替你担心,因为感情炽热,纸张又那么单薄。

  海子,现在会写诗的年轻人很讨女孩子喜欢,你一定会受宠若惊。不过这次你要和人家多说话。

  海子,现在有很多人读诗、写诗。

  你的好友西川、骆一禾、多多经常出现在诗歌征文的评委会名单上。你一定也很想读读现在青年们创作的诗歌吧,改一改,提提意见。

  我的一位语文老师快四十岁了,不喜欢顾城,偏偏就喜欢念叨你的“泥土飞溅,扑打面颊”。

  现在流行民谣歌曲,诗化的词句和流畅轻快的作曲,不乏优秀的作品,只是往往容易染上忧伤的调子,有“强说忧愁”的倾向,你怎么看?现在有的新诗晦涩到家了。

  3、

  对了,还有你睡前的枕边书《瓦尔登湖》,我特意找来读。

  梭罗临湖而居,自己搭起林中小屋,自给自足又不随遇而安。看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也是可以积极向上的。

  只是对于他和爱默生的超验主义我还不太理解,觉得有一些中国道家的影子在里边,不过和杨朱的一毛不拔不同,他们觉得通过人自己的行为、追求、钻研就可以获得真理,就像你提到的劈柴、喂马、环游世界。

  总之,还要你给我讲一讲。

  所谓“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很多朦胧诗我读不懂,觉得不亲近。但看你的文字我觉得亲密无间,觉得指尖触碰到的书页是有温度的。

  可能是因为你我走出来的村庄吧。中国乡下的土地都很相似,城市才各有不同呢。

  虽然我生于北方,但你我同是家乡最后一代农民的儿子,幼小的身体接受过烈日的暴晒和大雨的冲刷,春天泥土的味道到每一个毛孔里,这是祖祖辈辈的烙印。

  中国的大地上无数的村庄仍在繁衍,但你我远行到城市,行囊里都装着属于自己的最后的村庄。

  4、

  生活难免有各种各样的苦恼,海子。

  这个道理你告诉大家,如今我反倒要讲给你。我像很多同龄人那样,在一段时间里自以为忧郁,而且颇把这种忧郁当回事,在阴雨天气长吁短叹,觉得世事无常。

  你不要笑话我。

  后来,被你的一句话深深打动,或者说是被一种状态吸引,就是你说的“做一个幸福的人”。我突然觉得幸福多么简单啊,关心身边的人、热爱大自然的山川河流、和过路的人微笑着打招呼。

  海子,你教导我要做一个心平气和的人。

  现在我要把同样的话告诉你,睡醒以后,原谅你曾经憎恶的人。你还是适合做普通人,普通到尘世里数你最幸福,武林高手可就算了。

  海子,现在是四月,请你起床。

  请你们起床。

  作者 | NG

  图片 | 网络

  我们非常渴求高质量稿件撰写者

  稿费优,有意向者请加mu-mutong

  添加请备注:作者,且附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