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鹃,一个为黛玉而生的女子

  紫鹃的原名鹦哥,容易让人想到鹦鹉学舌;而且黛玉身边,或许一开始就有一只鹦鹉,人鸟齐名,自是不妥帖。黛玉因此就给她改名紫鹃了吧。

  如果说,鹦哥一名,是贾母对于她忠诚的赞许,那么紫鹃一名,当就是黛玉对她伶俐与爱心的赞许了。因为这么一个丫头,一开始就让黛玉在异乡有了被爱的欣喜。

  第一次来到贾府,宝玉就因为黛玉而砸玉。而贾府一家子又是那么重视这块玉,当作宝玉的命根子一般。那玉要真是被宝玉砸坏了,黛玉岂不是从此难做人了。

  因此,黛玉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晚间,一个人的时候,就未免泪流满面。而雪雁太小,那嬷嬷又太老,均不能体谅黛玉的心思,也没有安慰,只有紫鹃一开始就悉心劝导,让黛玉宾至如归。

  这,还只是紫鹃对于黛玉最简单,最平常的关爱吧。紧接着,紫鹃做出的一件事,或会更加让黛玉感动。

  那回,黛玉久久不见宝玉,猜着他在宝钗那里,也就跟了过去。

  宝玉主动来探望宝钗,薛家母女正高兴着呢。想着怎么好好款待宝玉。而,黛玉却突然来了,当然是不速之客。

  薛家母女,只一心巴结好贾宝玉,黛玉自然是不会得到优待。

  果然,薛家母女一点基本的待客之道都没有,丝毫不曾对黛玉嘘寒问暖,整个重心都放在了宝玉的吃喝上。

  黛玉就这么样来了,紫鹃又为黛玉深深地感到揪心。毕竟,宝钗来了,样样都抢着表现得那么出色。明显是要将黛玉给比下去。黛玉如今单刀赴会,也就等于是赶赴一场鸿门宴——凶多吉少。

  紫鹃那时也没有什么说话的份,也不能直接去接了黛玉回来。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派人给黛玉送手炉了。她真心怕黛玉在薛姨妈那里冻着。

  果然,手炉一到,立马就让黛玉派上了大用场。她先是机带双敲,狠狠地酸了一把宝玉和宝钗。她说:“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你就依了,比圣旨还快些。”

  是啊,宝玉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突然在宝钗面前表现得那么乖巧。回想自己当初的同样的话,宝玉却慢慢地任性得充耳不闻,这是哪位女孩子都接受不了的。

  接着,黛玉又让薛姨妈哑巴吃黄连。当薛姨妈责怪她不该如此说丫头时,她又说:“幸亏是在这里,倘或是在别人家里,别人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了来。”

  这话,可谓是字字如绣花针,刺得薛姨妈心头、脸上都热辣辣的。

  其一,薛姨妈确实没给黛玉手炉,没有关心黛玉的冷暖,紫鹃这手炉送得及时,薛姨妈应当感到汗颜。

  其二,手炉送来了,薛姨妈也分明未恼,显然她是真心不关心黛玉,不是忘记关心。被黛玉一语道破。

  黛玉的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在这里既点出了薛家的冷漠,又从反面道出了紫鹃的温暖。

  慢慢地,在宝黛爱情里,紫鹃更是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因为宝钗的出现,宝黛之间本来情投意合的爱情,却开始相互试探起来,也就免不了吵闹。

  吵闹之后呢,彼此却又都是十分的后悔,宝玉不来安慰黛玉,黛玉更是没有理去求宝玉什么。他二人自然都会闷闷不乐,如有所失。

  紫鹃作为旁观者,又懂黛玉的心,对于这一切,她的心底,当然会如明镜似的。她也就劝黛玉说:

  “若论前日之事,竟是姑娘太浮躁了些。别人不知宝玉那脾气,难道咱们也不知道的。为那玉也不是闹了一遭两遭了。”

  "好好的,为什么又剪了那穗子?岂不是宝玉只有三分不是, 姑娘倒有七分不是。我看他素日在姑娘身上就好,皆因姑娘小性儿。”

  看看,黛玉正自后悔,紫鹃却全部把黛玉心底的话都给说了出来。这看似是紫鹃的直接指责,其实都是黛玉对于自己的指责吧,只是被紫鹃给说了出来。面对这些,黛玉确实悔不当初。

  这样,紫鹃的话,一时让黛玉哑口无言,也就等于是给了黛玉台阶下,让黛玉顺势原谅宝玉。接着,黛玉虽喊紫鹃不要开门,却依然是随着紫鹃。

  假如紫鹃只是一个木讷的丫头,任随黛玉外在的脾性,宝黛之家的闷闷不乐,恐怕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而,宝玉进来了。她却又不忘给撑黛玉面子,说:"我只当是宝二爷再不上我们这门了,谁知这会子又来了。”

  紫鹃这话前半句,自然是佯装说宝玉多么的小性,当初不该那么狠心对黛玉。后半句,则又是对宝玉诚意的鼓励。

  为了哄黛玉开心,宝玉也会答应,说:“你们把极小的事倒说大了。好好的为什么不来?”

  这样,宝黛之间,再次和好如初。我们也就不得不感叹,紫鹃的心理辅导,也是功不可没的。

  一直以来,紫鹃都是这么样一个聪慧的又有爱心的丫头,她的事迹,也不用我们一一叙说。只要记得,她时刻都能够读懂黛玉内心,想黛玉之所想,是黛玉内心认可的最好的姐妹。她就是一个为黛玉而生的女子。这样的好丫头,人人都应当为她点上一个大大的赞。请在文末留言,写出你的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