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贵妇、网剧教母和老赖

  就在甘薇被列为“老赖”天下皆知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贾跃亭已让出FF大股东地位,恒大集团成为FF第一大股东,投资3亿美元。

  本文共计3049字,阅读时间6分钟。

  图/视觉中国

  记者 | 唐亚华

  编辑 | 赵力

  “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白衣惹灰土,只需心如故!”这是甘薇3月29日在微博上写下的一句话。

  3月7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在与中泰创展的14亿债务纠纷中,甘薇、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均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民间所称的“老赖”。

  乐视危机爆发以来,甘薇受丈夫贾跃亭委托全权处理债务问题,甘薇也一直深表要与贾跃亭一起承担责任,如今终于和贾跃亭一样成了“老赖”。

  婚姻仿佛是一场“投资”,回报与风险并存。十几年前甘薇选择了创业者贾跃亭,享受了多年优渥安逸的生活,现在,甘薇对贾跃亭的押注已经到了兑现风险的时候了。

  有情人一起成“老赖”

  在替远遁美国的贾跃亭背锅前,甘薇最为外人所知的是她一手制作了一部现象级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并捧红了张天爱、盛一伦等一众演艺圈新人。

  2015年底,甘薇监制的《太子妃升职记》一经推出就大火,投资约2000万的网剧在乐视网播放量达26亿,收入4000万。甘薇成立的乐漾影视制作的第一部剧就冲向了网剧高潮,甘薇也因此被人封为“中国网剧教母”。

  一位曾经接触过甘薇的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她过去不喜欢在公开场合谈论丈夫贾跃亭,“《太子妃升职记》大火那阵子,她当时挺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的,不只是依附贾跃亭或者乐视”。

  据天眼查显示,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为甘薇,占股47.83%。2017年2月,成立不到两年乐漾影视获得了来自鼎辉投资、柠萌影业以及乐开花基金的亿元以上A轮融资,估值高达12亿。

  彼时的甘薇是令人艳羡的人生赢家:有一份一飞冲天的事业、一对双胞胎女儿、一个坐拥乐视生态版图的互联网新贵老公贾跃亭。

  巅峰紧接着就是低谷。

  就在一个月后,2017年3月,深交所出具监管函,质疑乐漾与上市公司乐视网存在同业竞争。随后,乐漾影视以对折的价格被乐视网收购。7月,贾跃亭和甘薇名下的12.37亿元资产被冻结,乐视网市值从1500亿跌至159亿。

  2018年3月7日,甘薇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应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币约14.03亿元。

  新京报报道,中泰创展和乐视系的一次交易发生在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为抵押物,以当时还在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借款主体取得一笔14亿联合贷款。腾讯科技曾报道,这14亿贷款并非由银行提供,而是由中泰创展提供,乐视只是借南京银行的通道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这一贷款数额与上述案件涉及的金额相符,所涉及的交易或为上述交易。至于甘薇为何会卷入其中目前尚不得而知。

  法律规定,对列入失信被执行名单的人,人民法院将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其中包括不得乘坐飞机、G字头动车组,在星级宾馆进行消费等。这意味着在国内,甘薇将在乘坐火车、飞机、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等方面受到限制。

  此前,贾跃亭已经7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乐视控股为6次,而一直作为贾跃亭在国内的公开代理人的甘薇则是首次被列入。

  至此,要“保护小薇”的贾跃亭和“力挺老贾”的甘薇夫妇一同成为“老赖”,当初的“一见钟情”成为了今天彼此的牵绊。

  时间回到2004年,甘薇还是一名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大二的学生,31岁贾跃亭是从山西襄汾来北京创业的小公司老板,二人在一场饭局上第一次见面,贾跃亭被穿着军大衣的甘薇深深吸引。在甘薇给媒体的通稿中,她提到看中了贾跃亭的“勤奋”,认定他是支“潜力股”。

  事实证明,20岁的甘薇眼光独到,至少在乐视倒下前是这样的。2010年乐视网上市,市值一度超1500亿。在2016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贾跃亭家族以640亿元财富,位列第八。

  前传:演员转型制作人,事业登顶

  翻看甘薇早期的事业路线,基本上由贾跃亭一手捧起。甘薇2006年出演手机电视剧《约定》、2009年出演刘镇伟执导的科幻片《机器侠》、2012年出演的悬疑片《十二星座离奇事件》以及2013年制作并主演网络剧《女人帮·妞儿》等,均由乐视直接或间接投资,但反响平平。

  尽管有贾跃亭斥巨资为其聚拢资源,但这并没有让甘薇走出一条自己的路,“相夫教子,顺便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在她看来并无不妥。反倒不如她“京城四美”、“泰迪姐妹团”(“假脸姐妹团”)的名号叫的响亮。

  “京城四美”指的是白冰、韩雪、甘薇、景田“冰雪薇甜”四人,四人神秘的身份与地位在民间流传已久,他们没有广受认可的实力却有胜人一筹的资源。甘薇身上的谜团很快在乐视老板娘身份的公开中得以解开。

  甘薇另一个广为流传的身份,是由秦岚、霍思燕、李小璐、熊乃瑾、甘薇、肖雨雨、杨幂等组成的“泰迪姐妹团”之一,编外人员有应采儿和极力否认的刘芸。

  除了一起开Party、参加时尚活动、互相站台外,姐妹团们也跟着甘薇贾跃亭正儿八经做投资。可以说,甘薇在娱乐圈的资源,为乐视带来不仅是知名度,更是真金白银。

  乐视影业吸引了张艺谋、孙红雷、郭敬明、孙俪、李小璐、霍思燕、黄晓明等19位明星股东,乐视体育也有刘涛、孙红雷、贾乃亮等11位明星入股。

  从豪门阔太到自我觉醒并没用多久。甘薇母亲一再提醒她:“女人长的多美、嫁的多好,青春总是昙花一现,最后还是要有自己的本事”。

  此时的甘薇已经放弃当演员,她认为“一个演员的价值和成就感,不如做一个制片人来的更扎实,演员被动又难做,寿命期短,而她向往的是充实,对自我价值实现的体验。”

  2012年甘薇开始转战幕后,制作网剧,作品虽反响平平,但迈出了转型的第一步。到2015年,甘薇成立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制作了现象级网剧《太子妃升职记》,登上了事业顶峰。

  以杜鹃、刘涛为榜样却“无力回天”

  与不少商人+演员搭档一样,贾跃亭与甘薇一手商圈,一手娱乐圈,风光无限。

  事实上,甘薇没有意识到的是,无论它是是豪门贵妇还是深陷泥泞,都是因为贾跃亭。

  早期的两人,郎才女貌,互相增色。20岁的甘薇,善于借势借力把一辈子的赌注押在贾跃亭身上,在接下来的十余年时间里, 她拿到了充盈的回报。

  但风险投资从来就是高风险与高收益同在,如今,正是被她的“潜力股”套牢。

  但是甘薇不后悔,她看好的是危机中替夫出山的杜鹃和为夫还债的刘涛。

  2017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以后,甘薇曾经给一条微博点过赞,内容是:“7年前黄光裕入狱,老婆杜鹃去监狱看他:‘没事,老公等你出狱时,我还你一个更好的国美。’第二年她就剪掉长发替夫出山,只用一年时间就把国美从巨亏8亿醉倒了盈利12亿,集团资产总计1490亿,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守于江湖。”

  同时,在网友评论她为“娱乐圈第二个刘涛般的女人”时,甘薇回复称,“我相信任何女人都会这样!”

  2017年的最后一天,甘薇带着贾跃亭的“使命归来”,为贾跃亭奔赴美国造车梦时留下的烂摊子收尾。

  然而,面对乐视的连环窟窿,再多的情怀恐怕也无济于事。

  如今的“泰迪姐妹团”与甘薇的豪华朋友圈已没有一人与其互动,剩下甘薇,只能频繁转发“一禅小和尚”的鸡汤微博:“是现实还是梦境?是真是还是泡影?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因为有你的地方,才是我此生唯一追逐的故乡。”

  事情的结局没人能预测——就在甘薇被列为“老赖”天下皆知的时候,有消息传来:贾跃亭已让出FF大股东地位,恒大集团成为FF第一大股东,投资3亿美元。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