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科米首次公开发声:特朗普“道德上不配做总统”

  美国华人

  第1091篇文章

  【第191期】图姐的快报 正解的美国

  2018年4月16日(星期一)

  本期编辑:图愚

  今日图姐要点

  解读科米昨晚的ABC电视访谈

  科米称:俄罗斯可能有特朗普总统的“黑材料”

  科米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处理表示歉意

  在刚刚过去的周日晚间,ABC电台播出了George Stephanopoulos对前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B. Comey)的访谈。科米的直言不讳都在预料之中:特朗普“道德上不配做总统”,而且俄罗斯“可能握有可以要挟特朗普的材料”。

  这是科米去年5月被特朗普总统炒鱿鱼后第一次公开露面,也是科米对自己即将出版发行的回忆录推销活动的先声。差不多刚好是一年前,正是特朗普总统炒科米鱿鱼这一事件,造成了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被任命为调查特朗普“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继而把“通俄门”的调查一步步不断逼近自己。

  Stephanopoulos对科米的访谈有近5小时之久。《华盛顿邮报》获得了整个访谈的文字资料。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该访谈的重点及重要细节有如下几个方面。

  1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

  科米特别谈到了一件事情的细节:特朗普总统非常在意一个说他2013年曾经在莫斯科一家酒店房间内观看妓女互相撒尿在对方身上事件的指称。科米强调特朗普曾经考虑叫科米调查此事以证明没有发生过,因为他不希望他的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相信这事是真的。科米说,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我记得我这样想:‘你的妻子怎么可能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认为你在莫斯科会与相互向对方撒尿的妓女在一起?’”他接着说,这让他相信特朗普真的这样做了。

  “说实话,我从来想象不出我的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我真的不知道现任美国总统是不是2013年在莫斯科与相互向对方撒尿的妓女在一起。这是可能的,我不知道。” 科米这样说。

  科米还说,同样难以置信地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还有俄国人手里可能有能够要挟特朗普的材料。

  2

  特朗普就像一个黑帮家族的头

  这是另一个科米对Stephanopoulos详细描述的细节。他告诉Stephanopoulos特朗普是怎样对他要求忠诚,而他的要求方式及其它事情使他回忆起以前在纽约做检察官时追捕黑帮家族的日子,因为黑帮家族强调的就是对头和组织的忠诚,这是他们唯一的价值。“那就是家族,家族,家族,家族,”科米这样说。

  特朗普否认曾经对科米要求过忠诚。

  3

  特朗普有可能妨碍司法调查

  科米再次谈到了特朗普总统2017年2月14日那天与他的一个谈话内容:关于FBI正在对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进行调查,总统说“我希望你能够放弗林过关。” 特朗普总统不同意科米对这事的说法。

  被Stephanopoulos问及这是否可被看成的妨碍司法调查时,科米说“可能的”。他还说,这是又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时刻:“‘这是真的吗?总统刚刚特意把司法部长赶出房间,然后要求我停止刑事调查。’天哪,这个世界越来越发疯了。”

  4

  特朗普上台前科米就已经有极大的担忧

  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日子里,科米告诉即将离任的总统:“我对今后的4年极为担心。但是从多方面来说,我也意识到(责任和义务)所给予的极大压力,我需要呆在这个位置,要努力保护我领导的这个机构。”

  5

  Rosenstein难辞其咎

  尽管科米主要矛头是对准特朗普总统,他同时也指责了副司法部长Rod J. Rosenstein。他说Rosenstein写那个指责科米对希拉里邮件调查的处理方式的备忘录,是一种“不光彩”的行为,并说这让他相信Rosenstein已经成为“家族的一员,我不再能信任他。”

  不过科米随后还是说如果特朗普要求Rosenstein炒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鱿鱼,他不相信Rosenstein会那么做,并说这是给Rosenstein一个机会重新建立其职业信誉。

  6

  科米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处理表示歉意

  不可避免地,Stephanopoulos请科米谈他自己对希拉里“邮件门”的处理。

  科米对自己在2016年7月宣布结束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而不给予任何起诉的决定表示歉意,说他现在同意他的批判者的说法,即他的言论把一些重要的事情搞浑了。

  科米还花大量时间描述了他与前司法部长Loretta E. Lynch的复杂关系。FBI内部有一个俄罗斯的情报,说Lynch有可能会保护希拉里。科米说,他不相信这个说法(FBI内部人士也认为该情报最多是将信将疑的不确定),但他担心几十年后这个文件被公开时,历史学家会提出问题,而这些疑问将会有损毁司法部和FBI信誉的危险。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他才跳过Lynch,直接做出了决定并对外宣布。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当初科米在2016选举前“重启邮件门调查”的处理方式是否被自己“希拉里会赢的假设影响到”?科米的回答也是非常有意思:“一定是的。我不记得我清晰、明确地这样想,但这一定是有影响的。因为我是在一个认定了希拉里一定会赢特朗普的世界中运作的。”

  看来科米内心也十分矛盾,也许背后还有内幕,但他不能讲出来,他自认为他当时是为了挽救FBI而采取的行动。在科米向国会写信称“重启邮件门调查”的三天前,特朗普的盟友鲁迪·朱利安尼已经公开预言了“FBI将有‘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指大选前的新闻爆料会影响大选结果)’”。把这些“点”连起来,或许能看清一些脉络。

  尽管对事情的处理表示了歉意,科米对自己的决定依然是好不反悔的。他在访谈中表示,让他重新再选择一次,也会公开新发现的希拉里邮件。他说,FBI必须是独立的、无党派的。只要你考虑到党派,就失去了司法的独立,就成了部落争斗。

  7

  不赞成弹劾总统

  在整个谈话中,科米反复强调真相的重要性。这也是他即将出版的书的主旋律。

  不过,特朗普总统在科米访谈即将播出的当天早上的推文就是说科米对国会撒谎了。

  科米则在访谈中说“这个总统根本就没有反映出我们国家的价值观。”但他不赞成弹劾总统。他认为这样会让选民失去了直接的责任。总统还是应该由选举来替换。

  图姐为您读报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图文解说,让您握紧时代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