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国产剧,我想给它9.9分

  前些时候,我们批评了原本很有爆款相却最终让人有些失望的《远大前程》。其实,这样让人期待又失望的例子还真不少,制片方要赚钱、电视台要卖广告、强势演员要突显自己……一部电视剧所处的产业环境本身就意味着艺术性上的折扣,这也是大多数电视剧的原罪。

  不过万事无绝对,在中国电视剧的历史上,还真有一些作品精雕细琢,其艺术价值在时间长河的侵蚀中证明了自身的分量。这些作品似乎忘记了“赚钱”才是第一要义,如果电视剧创作是个大家庭的话,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逆子”。今天要介绍的就是这样一部剧,想必很多人都看过或者听说过——

  《雍正王朝》

  《雍正王朝》改编自二月河的小说《雍正皇帝》,原分《九王夺嫡》、《雕弓天狼》与《恨水东逝》三部,共140余万字,是二月河“清宫三部曲”中的重要作品。除此之外,姊妹篇《康熙大帝》与《乾隆皇帝》也都被改编成了电视剧。

  看过《雍正王朝》的人们大多不会想到,这样一部气势恢宏、意蕴悲凉的作品,竟然是出自一位女导演之手,她就是胡玫

  有人说,“李少红拍的片子是女性主义的话剧,胡玫的作品却展现出了一种男子气概,是男权主义。”

  但我认识,这种看法有失偏颇。

  在《雍正王朝》这部剧里,胡玫并没有按照所谓“姿色”的高低去挑选女演员,片中演员大多相貌平平,假如她真是男权主义,用女演员的“美貌”去迎合广大男性观众,岂不是顺理成章?

  此外,《雍正王朝》也并非是一部气质上一味刚猛的作品,整部作品刚柔并济、松弛有度。表面上讲的是政治斗争,改革与反腐的一系列具体问题,但胡玫的精彩在于,她跳出了男性与女性、好人与坏人、胜者与败者的既定框架在剧情缓缓铺开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人类如希绪弗斯般往复,徒劳无功,人活于世,不过是学着领会一场永恒循环的悲剧命运。

  四阿哥胤禛的命运正是如此。故事开始之时,他不过只是个贝勒,在兄弟中也并不出众,康熙虽觉得他公正严明,但同时也认为他不近人情,过于苛刻。江南救灾,无人肯去得罪官绅大户,他义无反顾;国库空虚,无人肯去追缴,出头的仍然是他,可最终却被群起而攻之,黯然收场。

  他费尽心机登上帝位,却面对一张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眼睁睁看着母亲、兄弟失和、骨肉相残、亲人远去,却无能为力,心力交瘁地走向人生的尽头……

  当皇帝是苦差事,倘若只为揭开帝王高位背后的本相,表现繁复紧凑的宫廷斗争,这显然不是《雍正王朝》的最终追求,它想告诉我们的,是一种生而为人无可奈何的悲凉,这种悲凉不分高低贵贱,不分成王败寇,也不分正邪善恶

  八爷胤禩唯仁著称,却不得上意,夺嫡失败后,又心生不臣之心,企图以“周公”自比。八爷的心是傲气的,也是传统的,他与雍正的差别只是路线分歧,意气之争。

  但在他心里,却又始终自认为是爱新觉罗的正统传人,是祖制的维护者,他收买人心,颇多隐弊,但江山社稷危难之时(西北动乱),他一口拒绝了以此为契机夺权的建议,而且他也不愿名不正言不顺地篡位,只打算扶持弘时,做一个总览大权的摄政王,可惜费尽心机到头来却只换来被圈禁入狱的结局。

  十三阿哥胤祥,本是个忠义两全,身手不凡的血性男儿,可哪曾想到,为了义气,他却被多次圈禁,忠孝之人,老父临死前却不得见他一面,这是何等悲凉。待到苦尽甘来,大权在握时,他却又熬坏了身体,正当壮年竟油尽灯枯而死,唯有美人相伴,算是他一生的慰藉。

  《雍正王朝》写活了每一个角色,大爷的毒、太子的骄,三爷的迂,四爷的执、八爷的谋、九爷的阴、十爷的蠢,十三爷的义,十四爷的妒……又赋予这些人物性格中灵活的一面,譬如八爷最后与家人哭别的时刻,哪里像个十恶不赦的反派,明明是个有情有义的明主慈父;雍正在乔引娣面前哭诉的戏里,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上,而是一个受尽委屈不得赏识的孩子。

  在《雍正王朝》里,为江山社稷操劳是主线,你死我活的权谋斗争也是主线,而爱情是男人戏中的一缕亮色,无疾而终是爱情最终的命运。邬先生与秋月、十四爷与乔引娣、皇上与乔引娣、刘墨林与苏舜钦,他们的爱情,最终都在世俗中被渐渐磨灭,甚至不被外人所知,他们何尝不想勇敢,而对他们而言,勇敢又有何用?

  世间残酷之事,莫过于最美好的情感被强行掩埋,甚至连“撕碎给人看”的机会都没有。

  在《雍正王朝》里,人生是荒诞的,无常的,悲剧性的宿命不知何时就会降临在人的头上,坎儿和狗儿如孪生兄弟,两人都爱上了翠儿,可翠儿却更喜欢狗儿,命运恰恰就在这里开始分岔,狗儿一路平步青云,最终当上了江苏巡抚,从某种程度上说,他最后成了雍正唯一的家人。

  而坎儿,却就此堕入地狱,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这不得不让人惊呼一声:“命运不公!”同样的出身,同样的机缘,最终的下场却大不相同,这是人类命运的失败,却是艺术上的成功。

  《雍正王朝》里实际上有两个主角:康熙与雍正,前半段康熙帝的戏份极重,观众们对康熙赞不绝口,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而饰演康熙帝的正是我国著名的莎剧王子:焦晃。所谓“北于南焦”,北于指的是老艺术家于是之,而南焦指的就是焦晃。

  在这部剧问世之后,饰演雍正的唐国强的表演评价长期被埋没在焦晃的光环之下,我实在要为他叫屈,因为唐国强与焦晃的精彩,分属两个不同层面的。

  焦晃饰演的康熙极为完整,扎实的话剧舞台经历,使得他能够驾驭大量的长戏,并能始终保持着张弛有度的节奏感,该怒时怒,该慈时慈,全部都能在一个镜头内展现。而且他还赋予了康熙非常鲜明的性格特征:一个仁君,同时也是一位慈父。观众发自内心地喜爱他,亲近他所塑造的康熙帝。

  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康熙的“仁”恰恰是作为雍正的“苛”的对照而存在的。而这种角色扮起来挺吃亏的。

  首先,雍正这个角色并不讨喜,他不像个亲切的父亲,也不是友善的领导,他更像个理想化的脸谱人物,这种人物的塑造往往容易流于“伟光正”,因而让人感到厌烦。

  其次,雍正这个角色发挥的空间也更小,他的个性过于稳定,只有少数几个段落能够有多样化的机会发挥。这些机会唐国强全部意识到了,且表现得异常精彩。

  譬如畅春园夺位成功那集,邬思道与雍正在浅邸相会,两人一番温情脉脉的寒暄之后,雍正顿时眉头阴沉,语气意味深长道:“你的名份容朕慢慢安排。”此时不说动了杀机,至少已有提防之意,这台词表述之细微奥妙,正在与此。

  又比如年羹尧得胜凯旋那集,雍正让众将士卸甲,众将士竟不敢,只等年羹尧发话,此时镜头一切,是雍正乜斜着年氏,他对年羹尧心存极度不满,又不能发作,那个表情看得让我一身冷汗!

  待到就寝时,他变得暴躁不安,着年妃“卸甲”。

  此外还有数个小段落颇为精彩,一次是小太监给他梳头,不小心绞到了头发,他反手就是一记耳光;另一次是太监误将冷了的奶子送上,他喝了一口,随即怒道:“凉的!”瞬间的爆发似乎在提醒着观众,他虽不为难下人,但仍不失君王的威严。

  唐国强塑造的雍正形象的立体感,正是建立在对无数个碎片般细节精准的理解之上的,这基于他对影视表演特征的深刻理解,懂得需要在每一个短暂的镜头段落中,爆发出角色当下最真实的刺激反应。

  《雍正王朝》的精彩自然远不止于此,一部好的电视剧是雅俗共赏的,懒惰的观众看看偶像,享受剧情;积极的观众则从中感受到艺术本身的魅力,让精神受到一次“沐浴”。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雍正王朝》都做到了极致。

  (央视网可看)

  最快提高个人观影逼格的公众号。

  24楼影院movie24lu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