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除霾塔”亮相引质疑 建造单位:地球上仅此一座 能否推广还需论证

  位于西安长安区的除霾塔,群楼间格外惹眼。

  中科院地环所副所长曹军骥详解除霾塔工作原理。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西安摄影摄像报道

  四周居民群楼间,突兀的矗立着一座圆柱塔形建筑,远远望去,惹眼更生疑:这是何物?位于陕西西安长安区居安路8号的这座塔,公众给它取了一个更接地气的名字:“除霾塔”。

  据其“属有者”——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简称“中科院地环所)证实,这座塔形建筑具有清洁城市空气功能。4月17日,中科院地环所在“除霾塔”旁的工棚里,召开了针对媒体的项目进展通报会。会上,除建造单位,还请来了两位院士:陶文铨院士和何雅玲院士。

  在中科院地环所党委书记、副所长曹军骥眼里,除霾塔却有着一个更科学的表述:大型太阳能城市空气清洁系统。英文名字叫“HSALSCS”。

  “目前,它仅仅是一次科学研究的落地成果。当然,这样的清洁系统,目前地球上仅此一座。”首次面对多家媒体记者介绍自己亲手缔造的“除霾塔”,尽管5亩用地系向西安机动车排气污染监督监测中心租用而来的,曹军骥的脸上仍露出些许骄傲之色。

  两个部分构成

  导流塔高60米直径10米

  从西长安街与居安路十字路口左转,远远望去,在几栋在建的居民高楼背后,由于高高的圆柱塔形、纯白色的塔身、头顶圆形的网状设备、塔底四面均附罩着玻璃等设施,“吸霾塔”肉眼可见。

  据曹军骥介绍,除霾塔主体由空气导流塔及玻璃集热棚两部分构成,建筑面积约为2580平方米 。导流塔塔体呈圆柱形,高60米,塔体内直径10米,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塔体5.5米以下设有4个洞口,可设置2-4台风机,而集热棚成矩形布置于塔体底部,南北边长60米,东西边长45米,采用轻型钢结构体系。

  走进吸霾塔,来到玻璃集热棚下,由于太阳当头照,相比空旷区,玻璃集热棚下要热一些。地上铺满了鹅卵石。“地上的鹅卵石,铺了很厚一层,是用来吸热的。到了夜间,鹅卵石散发的热能,会被转化为动能,供整座塔夜间使用。”

  来到塔内,直径10米的内部,除底部安装了两个大型风机外,再无其他显眼设施。

  三大工作原理

  首提城市空气净化概念

  当来到再次回到集热棚下,指着身后墙上安装的如网状设施,曹军骥说,这是过滤网。走过去,用手摸了一下过滤网,曹军骥手指上明显沾了很多黑灰色的尘土。“这些就是从空气中过滤下来的污染物。”

  在现场,曹军骥详解了工作原理。“除霾塔主要运用了热流理论、颗粒污染物过滤、光催反应降低成霾因子等三大理论。”他说,通过玻璃集热棚聚集空气并通过太阳光长波辐射对棚内空气进行加热,促进热气流上升。亦可以在底部加装风机,通过风叶片的运转加速推动空气的流动,从而提升重污染期间的净化空气的效率。集热棚下方设置过滤网墙,污染空气在流经过滤网墙时,被除去其中的颗粒状态污染物质,最终由导流塔排出干净清洁的空气。

  “与此同时,除霾塔还应用了当前科学界对空气大气污染控制最热门的化学技术。“曹军骥解密说,在集热棚普通单层钢化玻璃的表面两侧,喷涂化学光催化涂层。该催化涂层在光照条件下,通过光催反应可以有效降低空气中的成霾因子——一氧化氮及其它挥发性有机物的浓度,从而提高空气的净化效果。单层双镀膜玻璃夜间在LED光源下可以持续工作。另外,在集热棚边缘加装光伏太阳能板,可将太阳能转化为电能,对系统运行所消耗的电能进行额外补充,从而节省市政用电。

  工作人员手中滤网,尚未清洗。附着的黑灰色尘土极为明显。

  覆盖十平方公里

  重霾天最高可降霾19%

  据曹军骥介绍,位于西安的除霾塔,于2016年6月底建成。截止目前,该系统仍处于科研实验阶段。主体建筑建成后,即开始了实验阶段。通过前期实验,他所带领的团队得到了一个“极其满意的结果”。

  在这份实验成绩单上,曹军骥提供了这样几组结论:三面滤膜墙总净化风量:冬季平均每天800万立方米,夏季平均每天1600万立方米,重雾霾日平均每天可达500万立方米。从设计效果看,位于居安路8号的吸霾塔,可让面积10平方公里区域环境PM2.5浓度降低到10%至19%之间。

  数据显示,除霾塔所在城区:西安长安区空气质量轻度污染,污染指数111,PM10浓度166,PM2.5浓度73。

  站在过滤网墙前,面对神器说,曹军骥略显尴尬。

  科学实验还是“吸霾神器”?

  雾霾的出现,打乱了城市市民的生活习惯。与此同时,围绕如何有效“除霾”,各类“神器”纷纷粉墨登场。如荷兰人丹·罗斯加德创新发明的“吸霾馆”、很多城市街头穿梭的雾炮车等等。和前者一样,西安“除霾塔”的建成亮相,又一个“除霾神器”的质疑声四起。

  4月17日,在科研通气会上,有环保志愿者当场向科研项目领军者——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副所长曹军骥直接“发难”:除霾塔工作运行后,是否会将四周雾霾吸收过来?那么,附近居民是否会遭遇更严重的雾霾影响?

  曹军骥对此给予回应称,除霾塔是一次科学实验设备。是否推广运用到城市中,则取决于很多现实情况,需进一步论证。

  封面新闻:荷兰人丹·罗斯加德发明的“吸霾馆”在北京亮相后,有质疑声指出,其不过是行为艺术。西安除霾塔是否也是行为艺术?

  曹军骥:除霾塔对于我们研究团队来说,就是一种科学实验,探索这种方法的可行性和可能性,能不能通过这个办法,给治污降霾尝试新途径新方案。事实证明,也就是通过目前实验数据证明,这种方法是可行的。

  封面新闻:关于又一个神器的质疑,你怎么看?

  曹军骥:质疑是正常的。在做之前,我自己也在质疑。做完了,结果还是挺好的,达到了预期。因此,好的东西要坚持,不好的东西就不坚持。

  封面新闻:这座除霾塔造价多少?

  曹军骥:总投资大概有1200多万元。

  封面新闻:多久能推广并运用?

  曹军骥:作为科研团队,我们目前的任务已进行了一定阶段。接下来,我们还要进行一系列实验。具体要进行到今年冬季以后。通过实验,我们的这种治污降霾方法,具有可行性和操作性。至于推广运用,需要根据地理位置、运营成本等现实实际情况作具体研判。

  封面新闻:运营成本有多少?

  曹军骥:通过过去一年多的实验阶段,我们估算运营成本一年需要大概20万元左右。

  封面新闻:一座西安城需要多少个这样的除霾塔?

  曹军骥:粗略计算,西安全城面积1000平方公里,那么类似这样的除霾塔,大概需要建100座。不过,也可以通过建塔高200米、300米、500米除霾塔,让效率更高。当然,对于一座城市的完全解决方案,还要作进一步探索。